第77章 爷孙劝说 容我想想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264字
  • 2019-07-14 12:09:41

楚浪神色如常,瞟了一眼,笑吟吟道:“能让凌儿进入春秋学院,老头子你说它能干什么呢?”

“就凭它?”春老爷子嗤之以鼻道:“你一个耀星宗份量比起春家之主份量,如何?他都不行,就凭你,做梦吧小子,看你就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若你那玩儿管用,老夫赠送你一百坛百年份的极品桃花酒。”

旁边的春凌听闻,瞠目结舌,石化当场,爷爷这赌注空前巨大,据悉库存不过两百来坛而已。

“老头子,可别后悔。”楚浪大笑一声,准备看老头子出丑,遂将庆东原的话再重述给春老爷子听。

后者听闻先是大惊失色,后才眉开眼笑,对楚浪的态度极剧好转。

凌儿的事有着落了。

随之避免不了。

春老爷子全身肉痛一般,沉着脸,从空间戒指划出一百坛给楚浪,眼巴巴的盯着楚浪将一坛坛装进戒指里。

最后不由叹息一句:“还好你小子不是一无用处。”

惹得楚浪俊颜立马黑了下来,老头子貌似嘴里没出过一句好话,尽是损人,不过懒得计较,这些没意义口舌之利的话语。

“老头子,该回头说说我的事了。”楚浪转回话题。

“楚小子,关于神武州你知晓几何?”春老爷子问。

“几乎空白。”楚浪如实说道。

“好吧!”春老爷子说道:”老夫知道的也不多,但是很多年前曾游历神武州一趟,将一些情况大致跟你说下。”

随着说着,旋即老爷子闭目陷入回忆中,滔滔不绝的将知道神武州世情。

一股脑倒给楚浪。

之后。

楚浪大致知晓,神武州幅员辽阔,以武立国,开疆裂土,州内称为国的大大小小数以万计,常年战乱,征伐四起,小有属国,大到帝国……

燕云州至神武州,隔着千山万水,要跨越凭借开光境的微末修为,估计得日以继夜要赶路需百年左右。

赶路需一百年!!!

委实令楚浪叹为观止,终究自己太过渺小,本以为修为至开光境虽不能上天入地,但行走四方还绰绰有余。

谁知。

听老头子一番话,相对于浩瀚天地面前而言,方知坐井观天,天地之大之广无法凭人力能想象的,想当初,伊始修炼时,曾大放阙词诸多逆天云云。

在经历诸多事情后,视野渐开阔,心智得到磨练,方知那时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口出狂言,略显幼稚。

当初,从炼气境重修至开光境可谓高歌猛进,一路危机重重,次次化险为夷,最后承命于危难之间,登上宗主之位,可好景不长终就亡宗之主。

如今,极致的危险并未解除,敌人四伏,布置杀局,逮到随时丧命。

回顾往昔。

譬如,原本因争风吃醋与柳家兄弟结仇,斩杀柳生后,引起一系列的恶果,被偷袭差点呜呼一命。

譬如,同上玄宗的世仇不可避免泯解,不管是否杀掉李如靖,千颂等人,最终结果都一样,时间不过迟早而已。

再譬如,原本同司徒家无冤无仇,按理说有东西之距,八辈子打不着杆,但因与五宗有恩怨在先,又坐拥其璧终引来觊觎,杀祸天降。

现在看来。

身为名不见经传的角色,楚浪都觉得修炼界危机惶惶,杀机处处潜伏,今有一日活一日,然,更加对极致力量追求,上升到痴心狂热。

唯有强者。

堪堪主宰自己的命运,如愿以偿的生存。

唯有强者。

当有狂傲的资本与资格,不惹人笑话,令人不轻举妄动。

“以现在的眼光回顾过往,终究是成长了些许,长大了不少,显然一个人成熟与否,同年纪无关,与经历阅历有关。”楚浪心里喃喃自语,心中微叹。

恍惚之间。

“怎么了。”春凌眨了眨晶莹的大眼睛,关心道,觉察楚浪透露的气息同以往迥然不同,但具体是什么,言不明。

“没事。”楚浪冲她笑了笑,摆了摆手道:“只是想起一些往事。”

再次转神,当前问题。

据春老头子所说,要想横跨漫长的路程,方法有三。

其一,坊间传言,超大型传送阵片刻可横渡无尽虚空,但所知甚微,或者已失传。

其二,强者缩地成尺,横跨虚空,这只是道途听说。

其三,目前可行办法,搭乘飞梭神舟前往。

搭乘飞梭神舟,需辗转各大古城之间,据春老爷子给出的一条路线,估计需一年左右的时间才到州边境,然离争渡城最近的便是晚舟古城和暮令古城。

不过,最后春老爷子奉劝楚浪趁早断了这个念想。

此路看似可行,实则一般势力难以撼得住,单单所耗费用,跨距离最短的两城池之间,以最低十万紫晶为基数,距离更长的费用高大百万也属常见。

可见所耗费以天文数字来计算,除非有不得已的必要,不然一般实力不会行此事,想想,这笔巨大的费用可以购置更庞大的修炼资源,用修炼更划算。

春老爷子虽从春季处得知,楚浪在九层妖塔处获得巨额财物,个人财物排在争渡城绝对是首富,甚至估摸着在晚舟古城也排上号的人物,完全不必舍近求远,逃命至神武州。

“楚浪,正好令牌有两个名额,和春凌同往春秋学院,不失为绝佳的去处,你们两人本是挚友,春凌还小且喜欢捣乱,有你照顾老夫也放心不少。”

春老爷子苦口婆心的劝道。

“爷爷你说什么呢!”春凌嘟嘟着嘴巴说道:”楚浪惹祸本事可比凌儿不知强多少倍,凌儿不过小巫见大巫。”

“是不是呀!楚大宗主!”

“咳咳!”楚浪一笑而过。

春老爷子看了孙女一眼,挖苦道:“楚浪可与你不同,看看每次惹祸的后果都能令对方损失惨重,你呢?”

“额!”楚浪和春凌相视一眼,尴尬一笑。

春凌走过来,娇滴滴撒娇道:“楚浪你就留下来,陪陪凌儿嘛!若是一个人去春秋学院被人欺负了,怎么办,你就忍心吗?呜呜……还说朋友呢?”

越说越控制不住情绪,最后激动指着楚浪骂道:“亏本大小姐还冒着生命危险同你出生入死,就这么不够义气,当初真是瞎了眼,呜呜呜……白眼狼。”

“咳咳!”春老爷子别过脸去,扶额揉捏,不忍直视,“楚浪,凌儿虽说过于浮夸,但道理相信你懂,再说了,去春秋学院,司徒家再怎么横,也不好明着对于动手,等修为强大了不仅可以复仇,天下任你们行。”

“容我想想。”楚浪扶着额头思忖,庆东原也曾类似这般劝阻过,并未放在心上,然而,老头子对神武州的一道介绍,眼前忽然打开了一道门似的,豁然开朗起来,争渡城终究太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