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春老爷子 降临花邬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405字
  • 2019-07-14 11:28:44

桃花坞

春凌一路小跑,气喘吁吁的冲进院落里,猛然抓起茶壶倒茶,连连喝了几杯:“外面到处有五宗的人在搜索,还悬赏百万紫晶取你人头,怎么,你一点儿都不担忧,我都快急死了,万一被人发觉,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听闻悬赏百万紫晶,楚浪委实被吓了一跳,这价格也太狠了吧!

须知。

这绝对是天价般的存在,如耀星宗一年的收入不过两万余紫晶,看来是彻底惹怒五宗突破极限了。

“我师伯呢。”楚浪问,哪有慌乱的模样,反而兴趣央然,这完全是五宗看得起自己,值得给五宗点赞。

“八十万紫晶。”

春凌白了楚浪一眼,没好气说道,自顾喝着小酒儿压压惊。

“嘿嘿!”

楚浪浮现一抹笑容,开玩笑道:“师伯人头也不便宜啊!我两人加起来都可以买下数大十个桃花镇了。”

自从宗门逃出后同庆东原分道扬镳,楚浪硬塞给他如山丘一半的紫晶,供其路途盘缠,深深希望及时找到莫语,好有个照应,而此刻,应该启程前往大齐州的凤凰国路上了吧!

再相见,不知何年马月。

猛灌一口酒儿,春凌望着院落中盛开的桃花,悠悠叹声道:“家族这些天一直在找我,爷爷也特恼火,已从家族赶来的路上,估计不时会儿便到了这里,楚浪,届时我……就要回家族了。”

楚浪瞥见了一眼,笑道:“是为耽误去春秋学院报名的事吧!”

“嗯!”春凌撇了撇嘴,“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笑得出来,真不够朋友。”

楚浪给自己倒了杯酒儿,随后而饮,问道:“真的想去春秋学院啊!”

“当然。”

春凌神色忽然激动,说道:”做梦都想,那可是修炼者的圣地,且从春秋学院出来的人,每一个都是名动一方的大人物,这不仅是我的梦想,也是爷爷的梦想,可想而知爷爷这次来了……”

“轻则估计又挨一顿臭骂,重则估计要被关禁闭一年,以往这事可没少发生,不过最多才一个月而已,这次事情可谓捅破天,完了!真的完蛋了。”

说话间,门外传来咆哮声。

“凌儿,你的胆子越来越肥了,连爷爷三番五次的叮嘱置于不顾,眼里还有爷爷吗?要气死爷爷才罢休是吧!”

“是不是以为爷爷老了,管不动你了是吧!越来越放肆,得尺进尺。”

春老爷子怒气冲冲闯了进来,不看还好,一看还有个人在院落中,本怒火中烧,再定睛一看,猛错愕睁大老眼。

“楚小子……你怎么在这里。”

随后春老爷子话锋一转,皱着眉头道:“我说凌儿平时乖巧听话,怎么突然作如此出格的事,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在捣鬼,真特娘的欠揍,刚好外面悬赏百万,老夫现在将你拉出去领赏。”

“额……”楚浪瞅了瞅气得胡子都在发抖的春老爷子,深深蹙眉,这老小子要是敢来真,估计得完蛋。

思忖对策之间。

“爷爷!”春凌气哼哼道:“你咋呼什么,再说大声点整个桃花镇的人知道,我们春家窝藏楚浪,届时五宗将会迁怒于咱们家的,你就等着领丧吧!”

“死丫头!”春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就要上来教训一顿,不忘骂道:”还诅咒起爷爷来了,看来以前惯坏你了。”

春凌见状,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变化,笑脸相迎,甜甜撒娇道:“爷爷大人息怒,凌儿知错了。”

“哼!”春老爷子冷哼一声,火气消了一半,可气又可笑。

见爷爷

脸色缓和下来。

春凌脑中忽然灵光一闪,趁势说道:“此次凌儿可是为家族立大功一件哦,爷爷应该好好奖励凌儿才是,怎么还能加以相骂,这太不公平了。”

“嗯?”老爷子一怔,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坐了下来听听孙女能说出什么道道来,若敢忽悠……哼哼!

“爷爷啊!”春凌笑嘻嘻说道:”凌儿助楚浪灭了五宗三万余人,三万余人啊!说说,这算不算大功一件?”

“什么!”老爷子睁大老眼,惊得猛然腾一声起身,气急败坏道:“你这是惹祸上身,若是五宗的人知晓,岂能善罢甘休?完了!完了!”

“嘻嘻……”春凌背着小手,边说边转了一圈,“爷爷你想想啊!五宗死了三万余人了,实力一跌再跌,没有百年休养生息,岂能缓过劲来,这不正是我们春家发展的大好时机了吗!”

“额……”

春老爷子狠狠掐断了一根白胡子,想了想,终于露出一抹笑容,道:“好像是这个理儿!不过,这次凌儿你胆子忒大了,额?不对,肯定是楚浪这小子不怀好意在背后怂恿,说说是不是他盅惑,爷爷给凌儿作主,扒了他的皮。”

说话同时,春老爷子狠狠瞪了楚浪一眼,不怀好意的目光杀来。

看到这一幕,楚浪宽心笑了笑。

看来春老爷子乃德高望重之辈,并非和春家的某些人一样墙头草,说道:“老头子,虚头巴脑的咱们就不说了,你来的正好,正有要事相商。”

“商量个屁!”

老爷子猛灌几口桃花酒,不满嘟囔道:“即使凌儿跟你建有奇功,但毕竟耽误了春秋学院的招生日子,也耽误了她的前程,相比起来,老头子觉得“过大于功”,你小子难辞其咎。”

“爷爷!”春凌没好气的摇着老爷子手臂,说道:”你就别打击楚浪了,他作为一宗之主,宗门都灭亡了,心里比谁都难受,凌儿不一定非要去春秋学院,而且去了不一定被甄选到。”

“唉!”老爷子又猛灌一口美酒儿,叹息道:“凌儿长大了,胳膊学会往外拐了,坊间有言,女大不中留啊!”

“额……”春凌一愣,美眸一瞪:“爷爷你说什么,我们是要好的挚友。”

“好了凌儿,爷爷知道了,别再摇了,再摇爷爷胳膊都被你卸掉了,老了经受不起。”随后,春老爷子转眸看向楚浪,”楚小子,你刚刚说的什么事?”

楚浪饮一口小酒儿,笑着道:“在此之前,老头子先回答几个问题。”

“说吧!”春老爷子难得豪爽点头道。

“我想去神武州。”楚浪沉吟道:“可有安全的路线。”

“神武州?”春老爷子为之动容,神色严肃道:“据收到消息,目前情势,争渡城小范围内有五宗的人在搜寻你,外有司徒家布网千里,守株待兔。”

“可以这么说吧!将整个争渡城边境通往别城的交通要道封通通锁掉,围成铁桶一般,只要你过去,即自投罗网,可谓插翅难逃,难啊!难啊!”

说着不断摇头叹息。

春凌听闻后,神色遽变,急忙施展撒娇之术:“爷爷,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吗?行行好,就帮帮楚浪一回。”

春老爷子不为所动,含有深意含笑看着楚浪说道:“就看这小子拿什么东西用来换了,毕竟曾是一宗之主,想必有不少东西在身上。”

哐啷——

楚浪将一枚令牌丢在石桌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春老爷子瞟了一眼,脸色一抽,出声打击道:“宗主令牌顶个屁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