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滔天怒火 布网千里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444字
  • 2019-07-13 05:10:31

“花长老,你确定?”武元嘉眉头一沉,开口问道。

花芳菲蹙了蹙眉,道:“据我所知,第四层是火灵世界,只有掌控镇世九层塔的九极珠才能进入,目前仅庆东原一人能进。”

“之前楚浪施展的火龙,便是借助了第四层的少许火灵之力,但他并非融动境巅峰,是绝对不可能进入的。”

“故此推断出,楚浪虽掌控了九极珠,但没有能力让耀星宗的人进入第四层,显然携耀星宗的人逃走了。”

话音落地。

司徒寒玉冷着脸反问道:“花长老,你不是说进口和出口同一道吗?耀星宗的人逃走老朽定然会察觉,然而现在阵法却完整无缺,你作何解释!”

面对司徒寒玉的咄咄逼人,花芳菲却颓丧着脸,她至今求证了一个事实,喃喃道:“原来庆东原一直都没有信任过我,第二层一定有暗道出口。”

“哼!”司徒寒冷哼,皱眉望着第三层,失去了九极珠,灵气变得稀薄起来,如深深埋在地下的厅室般。

“糟了!”有人急迫惊呼道:“外面没有人是庆东原的对手,快!快!”

“九极珠。”司徒寒玉也朝外面冲去,九极珠在楚浪手里,一定要逮到他,不然这塔等同废塔一般,那九极珠定然是掌控的该塔的关键,必拿到。

若让楚浪逃走,所有的付出将打水漂,回到家族定被严惩罚,想到此司徒寒玉比任何都着急,脚下生风。

稍一会儿。

一群人冲到塔外时,皆被眼前的景象弄得大吃一惊,心魂俱颤,地上处处深坑堆着凌乱的尸骨,虽刚刚有暴雨冲刷过,但依旧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显然这里曾发生了一场残酷的大战。

“这死状……”武元嘉一眼扫去,阴沉着脸几乎能滴出水来,地上残骸尸骨的死状大致分为两种,尸体炸裂且正面朝地,显然是杀招从背后袭来,而受害的一群人呈逃跑之势。

除了楚浪那奇异的兵器,没谁了。

另一部分死状更加明显,被极强的力量镇杀而死,连反抗的之势都没有,除了命宫境的庆东原还有谁呢。

寻遍山野,发觉死的全是五宗的人,耀星宗一个人也没有,这个结果令五宗诸人难以接受,仿佛是晴天霹雳一般,心神惊骇,身形猛颤。

“啊!!”五宗有的人仰天长啸,心间有一团火烧的越来越旺,凶猛活跃,如火山持续喷发般,一发不可收拾。

“其他人呢!”冷静过后,有人估摸着此处人数不过两三千左右而已,那两万多人又去哪了,难道还追杀耀星宗不成,不过这个结果随后被否定。

“呼!!”

“应该还有两万余人逃走了。”有人深深吐了一口气说道,想必是楚浪和庆东原在前面开路,杀退了两万多人,那么五宗的弟子应该逃走了。

还好不是最差的结果,不由松了一口气。

曲火姬压着怒火道:“楚浪最后一次出声约过了两个多时辰,应该走不远,我们追过去还来得及。”

“好。”诸人点头,遂全部冲出宗门外时,彻底被眼睛的景象又震慑到了。

若说之前是心魂俱颤,现在便是撕心,裂魂,摄魄。

整个峰谷山路间堆满了尸体,前后数十座累累尸骨山丘,连落脚缝隙地方都没有,有的地方堵成血水池。

连一向淡然自若的司徒崇文,脸色也铁青,倒吸一口凉气。

眼前景象极为罕见,生平仅见。

“全死!”

“全死了!

”都全死了!”

武元嘉等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如行尸走肉一般,所有信念顷刻间崩塌了一般,三万余人啊!

全死了!!

宗门根基严重受损,传承断代,没有一百年定恢复不过来,这一战耀星宗未损一兵卒,却将五宗杀得损失惨重。

“楚浪,老子发誓到天涯海角也要宰了你。”武元嘉仰天咆哮,滚滚萧杀音波回荡峰谷间,惊飞无数飞禽走兽。

”他们逃走应该不远,我们分头行动,凡遇到到耀星宗的人杀无赦,一个不留。”武元嘉神色阴沉,每一句话都从牙口中蹦出来,杀气冲霄。

然而这时。

“慢着。”司徒寒玉出声叫住五宗诸人,俨然说道:“楚浪手里的九极珠和那奇异兵器,若被诸位拿到了,烦请交给老朽,老朽代表司徒家感激不尽。”

五宗诸人听闻不由停下脚步,神色一变再变,刚刚对楚浪的滔天怒火,霎时又被猛然浇油一般,腾腾燃烧得更盛,眉头一沉,再沉,冷漠横瞪。

己方死了三万余人不说,现在倒被司徒家反过来威胁,还要再霸占楚浪神秘兵器,而且赤裸裸以势压迫,己方抓到楚浪后还双手奉上。

天下岂有此理,许多人敢怒不敢言,皆不由看向武元嘉。

踏前一步。

“寒玉大人,这不太好吧!”武元转眸冷扫,语气冷酷说道:“当初承诺是镇世九层塔给尔等,却没有奇异兵器之说,如今寒玉大人擅自加上去,是否有欠考虑,更有些……欺人太胜!”

“哼!”司徒崇文踏前一步,道:“司徒家之前死了三名阵法大师,你们五宗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刚刚寒玉的要求一点儿不过份,正值合情合理。”

说完。

司徒崇文冷漠横扫,冷笑着:“武宗主,怎么,你有意见?”

语气极度傲慢,极具压迫力,五宗许多人皱着眉头,握紧拳头,咬牙一度酸至痛牙根,几乎崩掉。

司徒家果真厚颜无耻!

己方难道三万余人不是人?区区三个人好意思拿出来说是非!

曲火姬站了出来,冷冷道:“奉劝各位大人,胃口太大,往往会噎着。”

此刻五宗的人空前团结,不自觉的同进同出,统一战线。

“呵呵……”司徒寒玉笑了一声,说道:“导致楚浪安然逃出的,难道不是尔等的责任?是尔等的人挡不住不说,为何当初没留下命宫境强者防守外面以防万一,难道这不是疏忽造成的?”

“哼!”武元嘉凝眸冷笑,压着无尽怒火缓缓说道:“那司徒家的人呢!怎么没留下来防守,可是十名命宫境啊!现在出事了,尽数推向我们五宗的,莫非以为我等好欺负?”

“呵……”司徒寒玉神色一冷,道:“武宗主你似乎忽略一点,司徒家什么时候成为负责防守一方了?十名命宫境并不在当初约定的承诺内,且约定的任务只是破阵而,并非主攻,再者还有一条诸位也忽略了,便是负责我等安全。”

“如今呢?司徒家死了三人,尔等是否给一个怎么样的交代?”

听闻。

“老匹夫。”五宗的人脸色清一色铁青,岂能不知道司徒寒玉为了推卸责任的同时,又加大谈判筹码,都不由暗中骂道,无耻的老东西。

双方沉默片刻。

五名宗主暗中商量一番,最后由武元嘉道:“要楚浪手中奇异兵器不是不可以,司徒家再派人手加大搜捕,凡是抓到耀星宗的人,交给我等处理,特别是楚浪和庆东原两人要活的。”

“就这么定。”寒玉和崇文两人不露痕迹的相视一眼,随之崇文对身后的人说道:“将楚浪和庆东原的画像用秘法传回家族,附言请求封锁各处必经要道,同时布网千里来搜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