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末代宗主 亡宗之主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04字
  • 2019-07-13 17:39:16

“下一步打算如何?”

庆东原望着近在咫尺的镇世九层塔问道,神色颇为痛苦,眉头一沉再沉。

“师伯,其实你心中早有定计,何必在问我呢。”楚浪看了一眼庆东原,苦笑道,任由暴雨倾落在身上。

庆东原也跟着苦笑道:“谁让你是宗主呢!”

“难啊!”楚浪点头道:“与其苟且生存下去,不如散了吧!”

“真的要这么做吗?”庆东原沉着脸说道,连出气的粗重起来。

“嗯!”楚浪望着宗外山谷道:“坚持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且还会牺牲更多的人,留着宗门一些血脉,若哪位弟子日后修炼有成,想为宗门报仇就报吧!不想莫强求,反正这一仗我们不亏。”

话音落地。

“哈哈!”庆东原大笑一声,”我们的确不亏,这一仗下来,五宗出现断代传承了,一下子死掉三万余人,这可是七成的弟子,而且还是精英弟子居多。”

“不错。”楚浪点头道:“五宗主知晓后,估计肺都要气炸了,不过师伯你下手也太狠了吧!不怕死后遭报应啊!”

“臭小子。”

庆东原笑骂道:“刚刚估计你射杀都有二万多人吧!遭报应的人应该是你,然,就算死了也值了,不亏。

”等会散后,打算去哪?”

楚浪想了想,道:“其实挺迷茫的,争渡城经此一战后,显然站不住脚跟了,想前去凤凰国又不知如何去,路程太远,没辙了,请师伯指条明路!”

庆东原瞟了一眼,道:“师伯还是那句话,去找你大师兄,只要加入春秋学院,就算司徒家也拿你没办法,不失为多了一成保护。”

楚浪微微摇头,道:“还有别的路选择吗?”

去春秋学院这些天不是没有想过,春秋学院人多眼杂,实力错综复杂,关键是身上秘密诸多,不宜暴露。

庆东原看了楚浪担忧,郑重道:“师伯得提醒你,不要太依靠秘密奇异兵器,要师伯说,那是绝世凶器少用为好,尽量多学武技秘术防身,没有必要时别拿出底牌。”

“知道了,师伯!”楚浪点头道,以庆东原的说法,建议去春秋学院,“但是听春凌说,现在春秋学院招生时间过了,有办法能进去吗?大师兄行吗?”

“你大师兄不行。”庆东原摇了摇头,话锋一转:“在去之前,你得去暮令古城找到一个人,见到耀星宗宗主令牌后,他必然带你进去春秋。”

“什么人?”楚浪疑惑问道,想不出师伯还能认识这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花老头。”庆东原说道:“是以前很久的事了,他重伤时曾在宗内养伤一段时间,离开时曾留言,想入春秋学院可满足两个名额。”

楚浪想起春凌因为自己,误期了春秋学院招生时间,道:“我大师兄用掉一个名额了吗?”

“没有,匈尔是通过测试进入的。”庆东原回应道。

“如此甚好。”楚浪笑着点头道:“师伯,我还想知道还有别的一条路吗?”

庆东原笑骂道:“刚刚都跟你白费口舌了半天,到最后还不死心。”

顿了顿,继续道:“不过也罢,师伯就告诉你第二条路吧!这条路极其凶险,一不小心将葬送生命,但是好处也是伴随着,看你如何生存了。”

“师伯,请说!”楚浪听后来了兴致,急忙询问道。

“参军。”庆东原神色凝重说道:“燕云州东面是神武州,比燕云州不知大多少倍,神武州内百国林立,常年征战连连,民不聊生,换句话说,不失为好的去处,虽然充满凶险,但机会并存。”

“这个还可以。”楚浪双眸放光,有了炼狱加特林帮助,建功立业还不是随手而来。

庆东原瞪了楚浪一眼,早看出他心里小九九算盘:

“师伯再次提醒你,别想着用你那神兵,不然敌国会不惜一切来杀你抢夺,甚至己方军方也有想法,修炼一途人心险恶,要多加小心,谨慎为好。”

“不可像之前那么冲动和鲁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师伯可保护不了你,宗门的仇还指望你报呢。”

楚浪笑了笑,道:“师伯,本宗主准许你啰嗦最后一次,不然以后没机会了,权当最后谈话给你留个美好的念想,老了慢慢重温品味。”

“哈哈!”庆东原哈哈大笑:“这话怎么感觉酸酸的,放心吧!师伯活过小半辈子的人了,报仇的事就留给你们这些后辈,也算是一个奋斗的目标。”

“师伯打算如何?”楚浪笑着问道,挺好奇作为上一代宗主的庆东原会去哪里躲避灾难,须知道两人是五宗必杀之人,外加司徒家,争渡城同样呆不住。

雨停了。

庆东原转身望着远方的日薄西山,西山处氤氲的红光渲染着无比艳丽,他沉默许久,仿佛失神石化了一般。

须臾后。

“凤凰国。”

楚浪同样望着那轮即将沉下去的红日,脑海浮现着一道靓丽的身影,说道:“那……替我告诉莫语,我一定会去找她的,让她等着我前去……娶她。”

庆东原听闻后,神情一怔,随后大笑:“哈哈!臭小子,这话你怎么不去跟她说,多难堪的话都让师伯代劳。”

“谁让你欠着我一个大人情。”楚浪笑吟吟说道。

“人情?”庆东原一头雾水,弄不清楚浪葫芦里卖什么药。

“呐!”楚浪掏出宗主令牌,不满道:“耀星宗第十八代亡宗之主啊!楚浪是也,师伯好大的一个人情,唉!没想到师伯你一肚子坏水,坑我好惨。”

“额!”庆东原恍然大悟后,浑身轻松哈哈大笑:“说真的臭小子,耀星宗的确是灭亡在你的手中,这个是不争的事实,祖师爷责怪也不关我的事。”

“其实这也是一种鞭策,并非坏事,往昔看你修炼便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下好了,正好治住,加紧步伐修炼然后报仇,了却师伯得心愿。”

楚浪听闻后,叹气一声:“早知道就死命不接受,也不回来了,都怪本宗主太善良了。”

“你善良?”庆东原瞪着楚浪,一个杀人可谓不眨眼的魔头,凶神,这样的人说自己善良,鬼才相信。

“不说了,看看去。”楚浪说着率先走进了塔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