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两人联手 无尽杀戮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93字
  • 2019-07-09 14:25:15

“楚浪,你给老子出来!出来啊!老子就不信了,看你做缩头到什么时候,等老子逮到你,必让你生不如死,生生世世受尽折磨。”武元嘉挥舞着宝剑,怒声回荡在整第二层内。

说来也怪,明明知晓是幻境却走不出来,让武元嘉等人怒火交加。

“该死的幻境。”武元嘉等人骂骂咧咧道,彼此的声音都依稀能听到,却看不见对方身处何方,真是怪哉!

“寒玉大人可有把握。”有人急忙询问道,若再耗下去恐怕凶多吉少,迄今为止,连楚浪一根毛的身影踪迹都难寻到,然而他却袭杀几人了。

如今,鬼知道那阴险的家伙,躲在那个阴暗的旮旯处伺机放黑枪。

“诸位。”司徒寒玉环睹四周,自信满满道:“不必惊慌,不要乱走动,注意警戒四周即可,给老朽半天的时间,定破之,届时楚浪必死无疑。”

“好!”诸人无奈的纷纷应声。

然而。

楚浪和庆东原两人已悄然离开第二层,降临第一层。

“他们绝对没想到我们会杀个回马枪。”庆东原笑道,对楚浪越发满意。

“速战速决。”楚浪祭出炼狱加特林,率先冲了出去,当冲出塔时,五宗首先发现的人跟楚浪对视一眼。

一瞬间。

“楚浪!”

那几人像是见鬼般惊呼起来,神情惧变。

“哒哒哒……”

楚浪二话不说,一梭子弹招呼过去,瞬间射穿靠近的几人。

听闻枪声响起,诸人反应过来。

“杀!大家一起上!”有人极力嘶喊道,顿时两万余人围剿楚浪,杀威赫赫,这些天受的耻辱今日一雪前耻。

没有人会相信楚浪,能凭借奇异兵器便抵挡住两万人的剿杀。

就算神仙下凡也不行!!

“来吧!蠢货们!!”

楚浪大喝一声,加特林十根枪管迅速动起来,如飞驰的车轮子一般,一排排紫幽火蛇呼啸扫射杀过去,靠近的人纷纷倒下,后继的人又涌杀来。

漫天五光十色的杀伐之光,缭乱齐齐倾覆杀来,覆盖精确到楚浪周身的每一寸土地,这必杀之招充满怒火。

有人冷笑起来。

楚浪显然自不量力,想凭借一己之力湮灭两万余人!简直异想天开。

然而,楚浪神色虽凝重并不慌乱,枪口依旧对着前方的一阵扫射,全然不顾头顶覆盖而来的万千道杀招。

“找死。”

庆东原从塔内冲杀而出,命宫浮现身后,炽盛而起,猛然拍出一掌,刹那间无数的杀伐之光尽数被拍碎。

“命宫境。”五宗近两万余人目露恐惧之色,留守外面的人最高的不过是开光境巅峰强者,岂能是庆东原对手。

“哼!”庆东原冷然一笑,只身横冲直撞的杀进人群中,大杀四方,如无人之境般,而后楚浪也独杀一方,紫幽火蛇所触之处,皆是一片片人群倒下。

两个活生生从地狱来的杀神般,不,修罗王一般,带给五宗的人绝对是举世的梦魇一般,瞬息斩杀近三千人。

“快跑!”

五宗的近两万人早已胆裂魂飞,恐惧升到极致,诚然呈现溃不成军的局面,心里只有逃离这恶魔之地的念头,双脚拼命的朝宗门外夺路狂奔。

楚浪和庆东原并没有打算放过五宗的人,在后面疯狂的斩杀,手段狠辣至极,对于反身求饶的人依旧不留情。

更可怕的是。

紫幽火蛇附带极强追魂的效果,只要触碰到的人皆是灵魂被吞噬,特别是修为低的人更为毫无抵抗之力,触之即死,骤时哀嚎遍野,异常凄惨。

“楚浪,求求你放过我吧!”

五宗逃不过的弟子跪地求饶起来,额头猛然磕破地面,鲜血横流,身形一直发抖不停,下身早屁滚尿流一大片。

“无耻!”楚浪大骂一声,显然杀红了眼,一排紫幽火蛇扫射过去,跪地求饶的人皆炸裂开来。

死不瞑目。

楚浪的狠辣令准备求饶的人,肝胆俱裂,被迫反击杀来,奈何飞蛾扑火,楚浪一人长驱直入横扫近两万余人出了宗门,死咬着不放。

然而,宗门外是一道狭长峡谷,而且还有一条极长的下坡路,两面被一座座高峰堵住,陡然绝壁。

“啊!该死的!”五宗跑到最前方的一群人还来不及松口气,却见庆东原御空降落到最前头,反身杀了过来。

前方的人纷纷调转回头,却见楚浪从后方杀来,和庆东原形成夹击之势,如两尊恶魔般将近两万人死死的堵在中间,前进也死,后退也死。

“拼了!”

“死了也要将楚浪乱刀砍死。”

“狭路相逢勇者胜,师兄弟们杀啊!杀啊!!!”

一道道呐喊声破空回荡。

顿时,人潮涌向楚浪杀来,每人抱着必死的决心,奋不顾身的冲杀过来。

“哒哒哒……”

拥挤的人群却给了炼狱加特林,创造最好的杀戮时机,每条紫幽火蛇贯穿七八人方休,才一个照面时间,几百人纷纷炸裂,鲜血顺着山路汹涌奔下去。

这场战斗。

呈现一面倒的之势扩散开来,没有人能靠近得了楚浪百丈之内。

五宗的死亡人数不断加剧。

一千,两千,三千……一万三……

直到最后尸骨堆满整个山路,鲜血如洪水般泛滥冲刷着峡谷,远处看显然是一条波澜壮阔的血河。

恐怖异常。

呜呼!肝髓流野昏鸦鸣,明年开春草木肥。

然而。

浓烈的血腥味弥漫于峰谷间,久久不散,天色忽然黑云滚滚翻涌,狂风撕裂者大地,顷刻间伴随着雷声,倾盆大雨与大地连成无数雨线。

倾泻而下。

暴雨冲刷着鲜血,驮着尸骨流去远方,终究难洗人类造成的罪孽。

楚浪扶着炼狱加特林,黑眸望着远方,暴雨早已肆掠全身,却浑然不顾。

欲望,孕育罪恶,

杀戮,以杀止杀。

两者往往分不开,若没有欲望的使然,必定造不成今日凄惨的局面。

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世上……谁又能左右自己的命运呢?

曾多少人扬言着,我命由我不由天,如今他们可好?

常言道。

一入江湖风云变,旧仇新雠死后休。

死后真的休吗?

“走吧!”

庆东原走了过来,扶着楚浪,两人身形摇摇晃晃在风雨中,有些落寞,有些无奈,但并不后悔刚刚所为。

人不为刀俎,即为鱼肉,在这肉弱强食的世界上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人心险恶。

敌人不一定你的善良而感恩戴德,或许是计谋,或许伺机而动给你致命一击,楚浪和庆东原要做的是,将这些通通湮灭在萌发之初,保全宗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