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喋血不休 染尽高峰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76字
  • 2019-07-06 14:57:55

十名黑衣人全力轰击,各种绝强恐怖的杀招倾泻在阵法光晕上。

顷刻间。

嘭嘭嘭——

伴随着猛烈的震动声,整峰如塌,镇世九层塔的阵法应声龟裂蔓延八方,仿佛抗衡不住,下一刻便碎裂开。

而后。

再一次的十人联袂轰击。

阵法终不抵,如破西瓜炸裂。

骤时千丈的塔身暴露在视野中。

“杀!”

三万余人如海水般波涛汹涌而来,杀气腾腾,兵器尽出,凶威赫赫,从四面八方涌向塔门。

所有的仇恨今日了结!

所有的耻辱今日雪耻!!

以鲜血祭奠!

以楚浪正法!

以耀星宗除名!

堪堪解恨。

然。

三万余人冲至近处时,皆是一愣,唯一的那塔门敞开,隐隐约约有一人屹立着,定睛一眼,怒火直上云霄。

“楚浪!”

“活捉楚浪!”

各种愤怒声叠浪扑面而来,楚浪眸子不动,冷笑一声,炼狱加特林骤现。

“哒哒哒……”

无数紫幽火蛇”咻咻”激射横扫而出,瞬息一排排的人爆裂如草芥般,血肉横飞,尸骨碎裂,场面惨不忍睹。

“找死!”

十名黑衣人和五名宗主疾驰杀来,各种杀招纷至沓来,刹那之间,楚浪情势岌岌可危,但身姿仍旧岳立如峰。

“死!”

楚浪冷眸子一沉,轻喝一声。

霎时,从塔身聚集一头火龙有百丈长冲杀而出,撕裂各种杀招,触及之处,人、土、所有东西都焚化为灰烬。

“啊!”

刹那间,惨叫声连绵起伏冲破云霄,葬送近千人,十名黑衣人眉头一沉,命宫浮现,猛然杀向火龙之间。

嘭——

忽然,火龙爆裂开来形成火海又吞噬近千人,炽热气浪冲击波将靠近的人推至十里之外,近万人在空中翻飞。

后面的人见状,惊恐溃退,脊梁发冷,眼神骇然。

这……太恐怖了!

瞬息两千人没了!!

五名宗主更是火冒直上九千丈,命宫炽亮,死命的冲杀向楚浪。

不顾一切的轰杀。

今日对楚浪的怨恨上升到了极点,没有之一。

然。

一头巨大厚重的土龙从塔的第三层冲出,冲撞而来的杀招,一阵震耳欲聋的声响炸起,冲击波扫荡八方,地面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估摸近百丈深。

楚浪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意气飞扬,更是霸气凌然。

然而这时。

十名黑衣人从侧面围杀而来,十道极为恐怖的杀招从不同方向齐聚,目标只有楚浪,骤时杀至。

哗啦!

一条星河横跨而出,席卷而来的杀招将之推出,楚浪依旧安然无恙。

“怎么可能!”

十名黑衣人难以置信,这可是命宫境的全力一击,楚浪居然被轻松化解。

种种迹象表明。

这绝对不是楚浪的个人实力,而是他控制了镇世九层塔的力量,轻松抗衡数十名命宫境强者的合击。

凭借一点,可见楚浪此人手段诡异恐怖,这也坚定了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楚浪必须死,不然后患无穷。

同时,这些更坚定了司徒家强者的占其塔为已有的决心,若居之,家族实力将提升一个档次,稳坐晚舟古城第一家族,指日可待。

面对楚浪强势化解的一次次危机,司徒家强者只是骇然,并非畏惧。

“天尊无量阵法。”

为首的黑衣人司徒崇文轻喝一声,司徒寒玉等三人靠拢过来,十三人围着司徒崇文而站,形成一圈其拱在中心。

十二人掐着各种法印,骤然法力涌冲向中心,只见司徒崇文身形拔地而起,膨胀变大起来。

刹那间。

他的身形拔立有百丈之高,如一尊天神降临般,威风凛凛,伟岸赫赫,气势汹汹,杀气惶惶,令人寒毛卓竖。

生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心。

“哈哈!”

“司徒崇文”狂笑不止,楚浪在他面前显得极其渺小,可以忽略不计,仿若一根手指头都比出大百倍,更别提战斗起来如何抗衡了。

“楚浪这回总该死了吧!”诸人看到这一幕,惊骇司徒家的手段通天,如此可怕的阵法力量,闻所未闻。

楚浪这回绝对死定了!!!

“楚浪受死!”

“司徒崇文”大喝一声,声如兽咆,尽数压向楚浪,楚浪猝不及防之下,震得口鼻出血,脑海震荡,只身摔在墙壁上,血迹斑斑,趴伏地面。

“楚浪!”

庆东原看到这一幕,十万火急疾驰而来,当即扶住他。

“没事!”

楚浪揉一揉脑门,兵字诀运转,瞬间脑子清明不少,黑眸一扫,“司徒崇文”踏步而来,地面被踏出一个个深坑,如地震一般震动开来。

距离不足百丈时。

“司徒崇文”二话不说,一拳携裹万钧之势轰向楚浪,破空的气浪先至,楚浪觉面部被强劲的冽风撕裂般,头发翻飞,黑衣猎猎作响,鼓鼓的欲撕裂般。

“啊!”楚浪忍不住狂退数十步,才堪堪稳住身形,神情骇然,脸色铁青。

这仅仅是一股风浪便如此强横,若一拳轰击在身上,有可能成肉饼无疑。

“走!”

庆东原神色遽变,一把拉住楚浪往塔的深处狂奔。

嘭——

狂猛的一拳轰击在塔门间,顿时整塔身摇晃起,一圈圈流光从塔顶激发而下,化解冲击力,塔身堪堪安然无恙。

然而。

塔内二层的耀星宗的弟子大多口鼻出血,倾倒在地,头晕目眩起来。

若不是楚浪提前开启二层,以目前修为低的弟子只能在一层,那么在刚刚一拳轰击下造成的冲击力绝全军覆没。

没有任何侥幸而言。

“哼!”

“杀进去!”

“司徒崇文”沉眸一哼,若不是楚浪当即被庆东原拉走,恐怕一命呜呼了!

五宗的人应声而动。

近五千之众先锋涌入第一层塔内,这回五名宗主学聪明了,先投石问路。

镇世九层塔历来神秘莫测,若一下子全部进入,事出有变等于一锅端了,诚然得不偿失,也不敢冒险。

然。

近五千之众刚踏至第一层时,放眼望去,空荡荡的一片,什么也没有,似乎和外面一般别无二致。

据悉第一层是重力层,五宗的人大多清楚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可是。

如今一丝重力也感觉不到,如同外面一般。

有人不禁问道:“莫非楚浪将塔的力量消耗殆尽了?”

“有可能。”有人分析道:“从刚才形态看出楚浪明显不敌,狼狈而逃,或许跟塔的力量有关,塔的力量经过一个多月的运转,消耗的能量必巨大。”

“怎么没有二层的入口?”有人四周环顾许久,仍旧不见入口,疑惑问道。

然而此刻,异变突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