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大发慈悲 强取豪夺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280字
  • 2019-07-14 12:23:20

楚浪从刑堂偏殿出来,刚好经过主殿时,碰到宋哲等三人满身是血,步履蹒跚的出来,那痛苦的面容呼之欲出的扭曲。

看着令人心生怜悯。

楚浪微微有些惊讶陶长老的铁血手段,定是借机狠狠教训这三个败类。

解恨!

可喜可贺!

“楚疯子,你站住。”宋哲突然叫住即将离开的楚浪。

楚浪步伐戛然而止,不知道宋哲有何事?

“叫爷何事?”楚浪转过身疑惑问道。

“洪涛公子让我带话给你,离莫语远点,不然等他出关有你好受。”宋哲挺起腰板,傲然说道。

楚浪才想起。

宋哲的大靠山洪涛也是莫语的追求者大军中的一员猛将。

冲锋甚猛。

“啪!”楚浪陡然间抬手便是一巴掌,嘲讽道:“死猪不怕开水烫,形容的便是你这种人,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那一巴掌在空旷的大殿中格外响亮,刺激着司马南等人的神经,不由神情一紧。

宋哲捂着半边五指红印的脸庞,双眸怒火喷涌,身影些许颤抖。

楚浪敢出手打自己!

区区一个筑基境初阶都如此横行无忌,让身为高阶的人何以生存,刚才的确是始料未及才让楚浪有机可乘。

“老子跟你拼了。”

宋哲怒吼一声,霎时,拳头猛挥朝楚浪胸口轰去,誓要灭杀,法力稍蓄便萎了下去。

“身负重伤还如此嚣张。”楚浪上去便是一脚将其踹飞,撞在一根大柱上,发出剧烈的响声回荡在空。

“不识好歹。”

楚浪懒得理此等败类,遂将目光玩味的看向曹弛,笑吟吟道:“还有你曹弛,也有类似的话传给爷那吗?”

“没……有。”

曹弛支支吾吾说道,身负重伤如何是楚浪的对手,趁人之危的小人。

“我也……没有。”

司马南看着楚浪不怀好意的笑容,如恶魔一般,顿时不寒而栗。

“这就完了?”

楚浪骤然神色一冷,作为一个安分守己、知法守法的好弟子,当然看不惯这些平时飞扬跋扈的弟子。

前几日趁着没修为,没少被欺负。

“鉴于你们三人身负重伤,况且仇敌又多,爷勉为其难的代你们保管所有的丹药、灵石。”楚浪大气凛然说道,目露不善之光盯住身体僵硬的三人。

“楚浪!”司马南怒火中烧,指着楚浪暴喝道:我爷爷可是天痕峰主,你确定要这么做?”

砰——

楚浪雷霆般一脚踹在司马南肚子上,将其砸在刚从地上爬起的宋哲身上。

“啊呀!”

宋哲再次口吐鲜血,疼得龇牙咧嘴,伤势更重。

怒目横瞪楚浪。

“司马南,就你有靠山?比靠山爷的比你低?还要点脸吗?”楚浪一脸鄙视,突然冷道:“三个呼吸不主动上交者。”

“直接废了。”楚浪将“废”字故意咬得最重,大有不服从者直接废了之势。

“算你狠。”

三人低声怒骂道,拖着摇晃的身躯将灵石丹药恋恋不舍的上交,眼眸难掩杀意波动。

恨不得将楚浪生吞活剥!

看着手里才十枚聚灵丹,二十一枚白色灵石,楚浪笑颜逐开,谆谆教导道:“别什么人你们都可以得罪,这么好的资源给废物利用,浪费,这算是你们恶事做尽收的一点利息。”

心中暗忖,大发慈悲一次有偿的指点三人,希望以后改邪归正,做个好人。

“滚出去。”

然而,注意到三人眼里异样之色,楚浪骤然喝道,将三人的杀意波动全然击碎,逃命似的离开。

“妹的,想杀爷嫩着呢!”楚浪嘀咕一句,拉紧虎皮大氅大步离开。

此刻,主殿后方站着一道黑衣身影,将楚浪所作所为一览无余,无动于衷。

“堂主,楚浪太放肆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行不轨之事,为何拦住属下前去捉拿他。”陶长老身边一名黑衣男子不解问道。

“恶人自有恶人磨,况且楚浪说的对,好的资源要倾斜最有希望的人,宗门才能日益强大。”陶长老开口道。

“那堂主,宗主限令我等两日内将凶手缉拿归案,目前一点眉目线索也没有,明日如何交代?”风执事焦急问道,火迫眉头,堂主却安神悠闲。

能不让人焦躁不安吗?

“将此事件定性为复仇教训,并不是袭杀案件。”陶长老淡淡说道。

风执事神色遽愣,试探问道:“那没人信服,定认为刑堂彻查不力,偏失威信。”

陶长老揉捏额头,一连串暴骂道:“你猪啊!不知道将柳生往日的所作所为的罪行公布?仇人寻仇报复不是正常的吗?他柳生又没死,哪来的谋杀?”

“属下明白。”风执事双眸明亮,原来案件还可以这样处理,受益匪浅。

楚浪才走出刑堂主殿,拐过几个转弯,呈现眼前方的是诺大的广场,有许多弟子齐刷刷的目光聚集。

“初审都过了。”

有一些弟子不解道,那谁又是谋杀的柳生的凶手?

一群弟子微微有些失望,好戏没得看,柳生也没死。

“楚浪师弟!”

从人群中后方孤零零走出一道靓丽身影,她径直上前,美眸露出满溢关切之情。

“师姐,我没事。”楚浪笑吟吟说道,哪有一点儿进去刑堂的样子,似去游玩山水,满面春风。

莫语稍微放心,但总觉得师弟不太正常,以前师弟哪有这么乐观的心态?

难道走火入魔来个大彻大悟后,性情也大大的改变了?

这也行?

不过,满腹担忧心情早已紧绷一天,到头来却看他满面春风的样子,着实有种想扁人的冲动。

在一群弟子异样的目光之下,楚浪朝天伐峰走去。

“师弟去哪?”

莫语疑惑问道,天黑了难道不回高阳峰吗?

“师姐,我去闯镇世九层塔。”楚浪开口道。

“万万不可。”莫语神色微变,想也不想直接抗议道:“你筑基境初阶,根基未稳,会被绝强的重力压迫重创的。”

“去第重力外区没事的。”楚浪笑道,有九字真言法,刚好去试试效果,以前这具身体的“仁兄”也经常去修炼之地。

镇世九层塔层层不同,九层都是耀星宗开放的修炼之地,只有有足够的贡献点便可以进去,有能力的人修炼多久自便。

“师姐陪你去。”莫语不放心说道。

夜幕如画卷般漫卷而来,月儿和星星灿烂交织星空深处,安静令人遐想,两人并肩朝天伐峰走去。

然而,这一幕落在同门弟子眼中显得格外的夺目刺眼,女神与他人同行,霎时感觉有一种苦涩的东西蔓延心间。

修炼!修炼!

还不如有个好的师姐,比什么都重要。

有的弟子恨不得一脚将楚浪踢开,自己是莫语师姐身侧的那个人。

……

“刑堂找你到底怎么回事?”莫语疑惑朝楚浪问道。

“师姐,我说我是无辜的你相信吗?”楚浪浅然一笑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