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一个杀戮 加特林出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492字
  • 2019-07-14 13:25:25

塔内二层。

一方幻境,一方三千红尘幻境,一方磨练开光境者的绝佳之地。

一道身影径直走过,毫无阻碍,这幻境相对于楚浪而言,如同虚设,灵魂本是何等的强大,完全媲美开光境巅峰,区区幻境怎能奈何。

透过塔窗。

凝视着新增的五名神秘人,若再加之前的两名神秘人,凭借七人联手布置手段破阵,那么时间将更快。

庆东原沉吟说道:“目前情势十分严峻!”

“嗯!”楚浪点头,忽然神秘一笑道:“五宗好日子过道头了。”

“哦?”庆东原疑惑。

“助我一臂之力。”楚浪收回目光说道,按小神灵的说法,下一把武器是“炼狱加特林”,威力无穷,是把大杀器,真正的战斗收割机。

所需的材料经过检测,原在九层妖塔便聚全,但是,眼前以兵工厂黑洞的能力,缺少一种作为足够的力量源泉。

无法运行铸造。

按理来说,必须到融动境才持有的武器,可刚刚和小神灵交流,讨论出一个提前可铸造的办法。

但需承担的风险极大,借助外力的引导启动兵工厂黑洞的运行,强行铸造加特林,若一步不慎,可能导致兵工厂承受不住,丹田跟着破碎变成废物。

风险可谓极大。

面对生死之际,更作为一代宗主,楚浪不可能放任近千条的性命陨落。

“如何做?”庆东原开门见山问道。

楚浪说道:“师伯,只需引导镇世九层塔之力进入我体内即可。”

“不行!”庆东原摇了摇头,认真说道:“力量过于庞大,以你体质扛不住,会爆体……而亡。”

“师伯!似乎忘记了我的体质特殊。”楚浪自信一笑,眼神坚定。

庆东原凝眸不动,郑重问道:“最低的力量都是融动境,确定没问题?”

“可以!”楚浪重重点头,其实心底却没有多少把握。

毕竟没接碰过融动境的力量,也不清楚该力量有多强,但今日不作挣扎,前方等着的是死路。

以七名神秘人的手段,恐怕不出几日即刻破阵,再次,楚浪得知为首的那名神秘人,修为步入融动境高级,这破阵的速度会有质的提升。

楚浪当即吩咐司马竹护法,两人席地而坐行动起来。

庆东原双手不断打着各种法印,霎时空间荡了一波,一股磅礴的力量涌入楚浪体内,异常霸道,撕裂处处经脉,却被兵字诀强大的生命力修复着。

然,楚浪忍着剧烈的痛苦,也来不及擦掉额前的汗水,如雨而坠。

庆东原都明显感觉到楚浪身形在颤抖,却依旧坚持着,为这份坚强的意志力暗暗吃惊。

忽然。

庆东原感觉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拼命鲸吞着引导的力量,不由一惊。

“啊!”楚浪忍不住痛苦撕吼,整个丹田似乎要炸裂一般,传来的膨胀感异常痛苦,急忙道:“小神灵,快运转……”

“楚大人,在执行了。”小神灵机械继续说道:“将多余的力量用来冲击黑木盒封印。”

“我试试!”楚浪说着,引导那股霸道的力量冲向黑木盒的封印,嘭嘭声声响在丹田内,楚浪陡然吐一口血。

着实将庆东原吓了一跳,准备停手却听到楚浪说道。

“不能撤。”

庆东原无奈的依计而行,可接下来在两人默契合作下,平稳而行。

六日后。

“楚大人,成功了。”

小神灵机械说道,楚浪甚至都觉得这道机械的声音充满了激动,兴奋。

一种成功的喜悦。

随即楚浪心念一动,一个大家伙出现在手里,比电视上见着都还大一倍有余,拿着如自己身体一般,没有任何沉重感,和98K不同是后者微有重感。

脑海骤现面板信息。

【名称】地狱加特林(9级)

【长度】1800毫米

【重量】500公斤

【弹盒】1000发

【射速】5000发/分

【口径】60毫米

【弹长】10毫米

【属性参数】

【攻击力】SD++

【穿透力】SD

【攻击特效】鱼翔紫幽焚魂火

【至射程】3万米

【弹盒数】20盒

【弹链数】10条/1万枚

【月产数】——

看了面板属性,楚浪倒吸一口凉气,窒息几个呼吸,呆如木鸡。

庆东原瞪大眼眸如牛铃,看着楚浪手中怪异全身漆黑的大疙瘩,长度有自己一般高,体表冒着淡淡紫色的幽火在燃烧,一见便知不凡。

身形颤抖,手中冒汗,结结巴巴的问道:“楚……浪!这是……什么?”

见状司马竹也凑了过来,反应如庆东原一般无二。

楚浪看了两人的模样,笑了笑,胡乱搪塞道:“这是师尊给的,刚刚解开封印,它叫炼狱加特林,这玩意威力等会拭目以待,五宗离灭亡不远了。”

“如此神奇?”庆东原上前试了试,惊讶道:“有些微沉,手感舒适,不过这是什么火焰,从来没见过,感觉融动境者的灵魂随时都有可能被焚烧的危险。”

“没错!”司马竹骇然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而且很致命。”

“紫幽焚魂火。”楚浪想了想说道,也不清楚这是什么火。

“紫幽焚魂火?”两人皱眉沉吟,满腹疑惑,最后还是轻轻摇头。

“师伯!”楚浪想起莫语等人的事,有些担忧问道:“鬼老头和我师姐他们会逃去哪?”

听闻,庆东原温暖看了楚浪一眼,并未回答,而是抬步走近塔口,沉默片刻,缓缓说道:“你师尊并非争渡城的人,这一点相信你也清楚。”

“嗯!”楚浪点头。

庆东又说道:“你师姐和是师尊同时来自一个地方,哪个地方很远相对于你现在来说,很遥远。”

“哪里?”楚浪不由疑惑问道,隐隐有猜到什么。

“这要从鬼老头说起,鬼老头和你师尊都是一个地方的人,且受了严重的伤,此次我们兵分三路,鬼老头和你师姐一路前往凤凰疆国。”庆东原道。

“凤凰疆国?”楚浪皱眉,并没有听说此国是哪里的。

“早年我游历在外,知晓东域分为九大州,然而每一大州听说疆土浩瀚无比,横跨一州恐怕我等是无法能想象的事情,然,凤凰国便是大齐州的一个疆国,你师姐便是凤凰国的人。”

“大齐州离我们燕云州有多远?”楚浪深深皱眉问道。

“不知。”庆东原摇摇头说道。

楚浪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脱口而出问道:“距离想必很远,他们怎么去,一路上危险可谓重重。”

“问得好!”庆东原苦笑一声:“这便是你师尊这两年做的事,具体什么不清楚。”

“也罢!”楚浪丧气叹道:“不知猴年马月才找到师姐……”

“哈哈!想她了吧!”庆东原笑了笑。

“师伯难道你就不是想她!”楚浪边说边走了上前,话锋一转:“师伯你不够男人。”

庆东原眸子不动,笑道:“知道你小子要说什么!”

“叫宗主!”楚浪不在意笑了笑。

“哈哈!”庆东原大笑一声,苦说道:“其实,早在六十年前和杜单那场大战后,对花芳菲早已心死。”

“师兄,你说真的?”旁边的司马竹难以置信问道,如若师兄所说,那么几人一直以来就误会了。

“嗯!”庆东原点头道。

司马竹听闻,有些生气追问:“那朱师妹对师兄爱慕这么多年,为何无动于衷,就算一块石头都会感动了。”

然而此刻。

一道声音急促声音破空而来,甚至充满恐惧。

“宗主,五宗破开一个缺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