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宗主之位 非你莫属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45字
  • 2019-06-30 22:47:41

“着火了!着火了!”

“快灭火!快灭火!”

近万顶挨着的单人营帐,顺着强劲的东风之力下,迅速蔓延燃烧着熊熊大火,如妖火燎原般扩散形成一片火海。

火海在黑夜中冲烧出一片天际,热浪熏天。

放眼望去,整个天戈峰恍若一座火山般,浓烟滚滚,弥漫充斥期间。

大多的弟子还在修炼中,放松警惕,面对突然的火海肆掠,整峰早乱成一片,有的人避之不及,身上衣裳被焚烧殆尽,其中不乏女子,场面火爆。

虽这点大火虽不至于受伤,但胜在迅猛汹汹,却没有人来得及阻止。

惊慌失措后。

纷纷出手灭火,奈何领悟水之道法术的人少之又少,杯水车薪。

努力终究无济于事。

然而乱成一锅粥的人群中,有两道人影朝镇世九层塔方向狂奔,一人口中大声骂骂咧咧,掌心显夹着一枚令牌。

“堂堂一宗之主庆东原,居然是阴险小人,偷偷放火,我跟你你拼了。”

“无耻之人,还偷写给情书给朱玉,你这种人不配拥有爱情。”

“青师兄!张师姐!快回来!”

许多人天武宗弟子看着失去理智的“师兄师姐”狂呼道。

塔内。

耀星宗一群人早已注意到五宗被燃烧成大火的情况。

疑惑间。

“宗主,有两个死活要闯过来了。”有人开口骂道,怒目凝视。

然而。

庆东原凝目望去,觉这道身影有些熟悉,且听到“情书”二字时,身形微颤,不由目光聚集在那块令牌上。

“楚浪!”

随后抬手间,一束光冲进阵法里,楚浪和春凌面前骤现一道门。

两人瞬间没入其中。

“那人是楚浪!”慌乱中有人看到这一幕,惊声大呼道。

“我们上当了!该死的楚浪!”无数的怒吼声响起。

奈何已晚,只剩下火冒三丈的五宗主,楚浪居然在眼皮底下阴谋得逞,还大摇大摆的逃进塔内。

“楚浪!”庆东原眼里喷火看着眼前的两人,神色难看,不禁怒吼道:“老子让你走了,你还回来干嘛?和我们一起死吗?显得你伟大吗?这是愚蠢!”

“闭嘴!”楚浪毫无畏惧的喝斥,亮起手中的令牌,直接开骂:“现在老子是宗主,你有什么资格骂老子,老子爱去哪就去哪!难道还用你管的着吗?”

“你……”庆东原瞪大眼眸,一时语塞,显然被雷到了,随后吐出一口气,语气缓了下来:“楚浪,你不该来的!”

见到两人对话。

再见到楚浪手中的宗主令牌,诸人神色各异,疑惑不解看着两人。

“诸位!”庆东原转眸扫视众长老,将事情简述后,接着说道:“楚浪继位,各位有何意见?”

“不可!”半宇第一跳了出来,脸色不好,沉声道:“师兄,若楚浪逃出去,继任下一代宗主我没意见,然,回来了,大局还是要需要师兄主持!”

“附议。”清江引出声说道:“楚浪天赋无可置疑,当初师兄的决定也无可厚非,不得已而为之,可以理解,但楚浪资历尚浅,不堪重任。”

“你呢!”庆东原皱了皱眉,看向司马竹。

司马竹将目光投向外头火海,沉默片刻后,沉吟道:“遵从师兄的决定。”

“师弟!你一向明达事理,今天怎么犯糊涂!”半宇脸色铁青,挥袖道。

“楚浪虽资历尚浅,但贵在天资聪慧,傲而不骄,遇事冷静,且大义面前不含糊,忠于宗门,不出几年,定成为一方人物。”司马竹盯着楚浪说道。

顿了顿,接着说道:“其次有我们全力辅之,不是一样可以主持大局吗?若楚浪不来,我们十死无生,然而此刻,我认为仍然还有一线生机。”

听闻,诸人不由重新审视楚浪,想想其的事迹,还真的如司马竹所说。

庆东踏前一步,转身对诸人说道:“废话就不多说了,楚浪从今便是耀星宗第十八代宗主,若不服从者,便是与我为敌,后果自负。”

再转身!

“拜见宗主!”

庆东原鞠身给其行宗主大礼。

“拜见宗主!”随后在司马竹率领下,近千人先后象征性行礼道。

然,楚浪一直屹立在原地,并未说话,眼神看向压压的一片人群。

“请宗主说几句话。”半宇,清江引等人不甘的看向楚浪,开口道。

“那就说几句话吧!”楚浪随意说道,踏前一步,徐徐说道:

“若之前宗门稳定时,宗主之位,或者少宗主之位我楚浪异常感兴趣,然而现在,对于这宗主之位,我楚浪一点兴趣也没有,真的一点没有。”

“诸位亦知,我们时刻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宗主之位是最大的包袱,责任重大,压力最重,弄不好便是亡宗之主,死后还要被”列祖列宗”破口大骂,这绝对是烫手的山芋。”

楚浪边说边绕着人群走去,忽然摇晃令牌说道:“诸位有人若谁想要,马上将宗主之位传给他,绝非虚言。”

话音落地。

安静!!

落针可闻的安静!

任傻子都看得出来,此刻的宗主之位的确如楚浪若说,烫手的山芋。

不甘心的同时又无可奈何!

楚浪绕一圈走回了最前方,淡淡开口道:“既然没人接受,那么我楚浪继位,不希望日后,若有人因为我资历尚浅为由,拒绝执行命令。”

“若违令……”楚浪笑了笑,说道:“诸位都知道,我楚浪在争渡城射杀李如靖等人,和在宗门外扫射近三百多名五宗天才等等事迹,眉头都不皱。”

诸人陷入沉思中……

有的人不禁倒吸一口寒气!!

忽然。

楚浪将令牌一举擎天,高声道:“现在还有人有意见吗?”

话音滚滚,如雷击深渊般回荡在塔内,亦回荡在诸人心间。

“我等愿遵从宗主之令,万死不辞。”庆东原率先喊道。

接着诸人异口同声复喊道,有不少的诚心弟子恭敬。

特别是外门弟子,有的激动落泪,这就是他们的楚老师,本该远走高飞,却不顾生死过来力挽狂澜,将宗门救离万丈深渊中,若此人不任宗主。

天理何在?

即使没有生机又如何,和宗主一死又如何?

此生无憾!!!

昔日。

楚老师谆谆教诲犹在耳边,“同样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

想到此,不由诚心歇斯底里的喊道,纷纷令诸位长老错愕,甚至比庆东原在位时,更卖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