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难忘之夜 离别的夜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224字
  • 2019-07-14 13:30:00

大殿内。

半宇凝重说道:“师兄,五宗围困有五日之久,终究不撤,此事定有蹊跷之处,似乎在等待什么。”

身旁的朱玉蹙眉附和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总感觉有大事将要发生般,而且越来越强烈。”

“不错!”司马竹看了一眼朱玉,说道:“敢肯定五宗在研究破阵之法,这几天频频出现的几名神秘人,一直徘徊在阵法边缘,我们时间不多了。”

“哈哈!”半宇大笑一声,环顾几人说道:“不必着急,镇世九层塔是什么,想必都清楚,说是固若金汤毫不为过,岂是那么容易破的,任由神秘人琢磨吧!等时日一多便自然离去。”

“清师兄你呀!”朱玉没好气看了一眼,还真神经大条,责怪道:“一切要防患于未然,若真的发生了呢?我们该如何做?总不能等着宗门灭亡吧!”

“那师妹说怎么办?”清江引止住笑容问道,觉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那神秘人又是什么来历?

值得深思!

“不知!”朱玉微微摇头,看向沉默许久的庆东原,见他眉宇间拧“川”字,似乎在思索对策。

并未去打扰!

转眸。

“司马师兄,你有何良策?”

司马竹深深吐了一口气,道:“此次和五宗结的血海深仇,不会轻易了结,看架势誓要灭掉我们才肯罢休!甚至到了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地步。”

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须知,镇世九层塔的阵法并非牢不可破,若外围阵法破之,躲进塔内却不是长久之计,终究如笼中之兽,活活困死我们。”

“楚浪就是个祸根!”半宇在旁边不满抱怨说道:“我早有看破,曾多次劝导师兄无果,如今正中应验,唉!”

朱玉忽然美目一沉,不悦道:“所以你就指使柳元行刺!”

“没错!”

半宇坦然承认,随你又叹气道:“前几日楚浪回宗时,柳元偷偷溜出宗门,至今未归,恐怕早有料到。”

“走了也好!”

一直沉默的庆东原忽然开口道:“柳元终究心术不正,心机阴沉。”

“我知道……”半宇无奈苦笑一声。

事已至今。

什么少宗主之位都显得不重要了,甚至宗主之位摆在眼前都不会动心。

“师兄。”朱玉急忙问道:“有何良策?

余下几人都聚目侧耳。

“没有!”庆东原摇了摇头,叹了叹口气说道:“有个不是办法中的办法。”

“师兄……”司马竹沉吟,眉头一沉说道:“真的要这么做吗?”

“师弟早看出来了。”庆东原看了一眼,并未惊讶,能想到一块的除了这位师弟也没谁了。

“唉!”司马竹看了殿外,吐出一口气说道:“什么时候执行。”

“今夜!”庆东原说完,恍若虚脱一般,将茶水一饮而尽。

“嗯!”司马竹郑重点头,起身第一个离开大殿,身形有些落寞。

“师兄!什么办法?”几人意识此事非同一般,神色凝重起来。

高阳峰,院落内。

啪——

堂客内传来物体猛击地面的声音,

“宗主,恕难从命。”

楚浪激动红着脖子怒喝。

“我不走!这事因我而起,我要留下来同宗门共赴生死!我楚浪岂是怕死之辈!”

“哼!”庆东原横眉怒道:“你这是愚忠。”

两人大眼瞪小眼!

沉默片刻,庆东原语气柔和下来:“楚浪,你是本宗主最看好的弟子,留着何愁大仇不报,纵观全宗上下,唯有你和莫语能完成此大业。”

“今夜你必须走,鬼老亲自送你们两个出去,这是不容怠慢的命令。”

“出去后,去晚舟古城的春秋学院找你大师兄。”

说完,庆东原扔过去一枚玉质令牌。

“宗主令牌?”楚浪黑眸一凝,脱口而出。

“楚浪听令!”庆东原忽然严肃道:“本宗主现以耀星宗第十七代宗主之命,赐你宗主之令牌,传其宗主之位,以后你便是耀星宗第十八宗主。”

楚浪神情一愣,随即恭敬行礼道:“弟子楚浪领命!”

“好好好!”庆东原露出一抹笑容,说道:“滴血认主吧!”

“好!”楚浪应声照做。

等楚浪做好这一切之后,庆东原轻松笑了笑,说道:“大仇的事,量力而行即可。”

“宗主,你……”楚浪错愕,之前口口声声说报仇的事,现在怎么口风转了?

庆东原看出楚浪的疑惑,有些无力开口道:“五宗的强大,不是你能想象的,我希望你楚浪将来有能力便顺手为之,若能力不足,就搁浅吧!”

楚浪语气坚定说道:“宗主且你放心,弟子定灭了五宗。”

这时。

“宗主,准备好了。”

莫语匆匆从外面进来,看着两人脸色不太好,并未在意,今晚谁的脸色能好到哪里去呢!

“去吧!”庆东原拍着楚浪的肩膀,示意安心其离开。

“走!”楚浪扭头拉着莫语的玉手,走了出去。

“楚浪,照顾好你师姐!”

身后传来庆东原的声音,楚浪顿了顿,看了一眼院落内,郑重点头!

“把这封信交给……你朱师叔!记住,等我……死后再交给她!”

“好!”楚浪接过信封后毅然转身。

再也没有看向院落,身旁的莫语泪花轻轻滑落,紧紧握着楚浪的手,从手心传来的温度让泪止住不少。

两人落寞的身影朝山后走去,融入无边夜色间,渐行渐远,离开了这个生活近二十载的地方。

这里原本是家,相对于凶险万分修炼界的一处庇护之所。

如今……离去了!

当两人走到一处隐匿暗处洞口时,鬼老头,朱玉,龙秋等人都在等候。

同时。

整个主殿方向忽然亮起了冲天的火光,五大峰亦然如此,半边天都明亮起来,随后传来嘈杂激动的嘶喊声。

响彻天地!

在静谧的夜晚中很瞩目和刺耳!!!

楚浪回眸而望,宗门显然被攻破了,那宗主他们岂不是要遇难了?

虽宗主曾说躲进镇世九层塔内可保无忧。

但是楚浪知道,塔内终究会被攻破的一天,并且时间很快!

心痛万分!

拳头紧握!

指甲深深陷进肉里,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比死了还难受。

恨!

恨自己修为低下!

恨!

恨自己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

恨!

很这个世界人如随波逐流的浮萍!

命运半点不由人!

感受到师弟身上散发出来的愤怒,莫语不由反着紧紧握着他的手。

“师弟!”

“啪。”

忽然楚浪一掌拍向莫语后脑勺,顿时她晕了过去,心疼的抱,遂将一封无名的信交给龙秋,拜托道:“醒后交给她!”

“小子,你干嘛!”鬼老头最先反应过来,怒声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