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老吏断狱 柳暗花明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221字
  • 2019-07-14 12:22:39

离开主殿后,楚浪还好,毕竟两世为人心智早熟,大风大浪虽没见过。

但也知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道理,该来的躲不掉,那么安静的享受半日时光,最为妥当。

享受的同时,思应对之策,不过楚浪一点儿也不担心,灵弹是灵力构造,射出去早已消散于空气中,毫无蛛丝马迹可寻。

杀人越货必备神器。

况且自认为半夜作案,神不知鬼不觉,可谓天衣无缝。

反侦察手段高明。

这个世界没有监控,没有录指纹,也没有警察蜀黍。

怕个鬼!

想到此。

楚浪争分夺秒的在偏殿修炼起来,以应对十日之后生死战,增加胜算。

而在刑堂主殿后的院落里,时不时有人影来回穿梭。

“堂主,有最新新消息。”

“关于司马南的。”

“关于宋哲的。”

“关于曹弛的。”

“关于楚浪的。”

……

星耀宗一大早上,晨光熹微,旭日东升,山间的湿气渐渐散去,宗门上下此刻人声鼎沸,七嘴八舌津津有味的谈论着楚浪等四人于黄昏后被初审的事情。

若是初审不过,公审那就有意思了。

“早就看不惯这四人了,个个都不是好东西。”

“宋哲喜欢调戏外门女弟子,早就该好好惩罚了,最好判死刑,五马分尸方能解恨。”

“曹弛同样如此,欺软怕硬的东西,经常来外门以比武为名,敲诈勒索外门弟子的修炼资源,凭借他兄长宗门第四,背后是天元峰的峰主撑腰,肆无忌惮。”

“司马南一直纠缠着何可柔师妹,死不足惜,但是司马南身后他爷爷可是天痕峰主,看来初审这事有些棘手。”

“当然除了楚浪狂妄之外,平时倒没有做尽坏事的前科,怎么也中招了?”

“他唯一不该做的事,是对莫语师姐有非分之想,难道不知道排名靠前的一大堆师兄等着呢。”

……

莫语同一时刻,也接到了楚浪被初审的消息,顿时心事重重,一直将自己闷在高阳峰上,纵情修炼。

转眼间,日薄虞渊,有人欢喜有人愁。

刑堂一间封闭的房间中,有一少年身披虎皮大氅面对一名黑衣老者从容而坐,黑衣老者旁边还站着一名黑衣中年男子,面无表情。

楚浪刚坐下。

觉椅子上传来冷冰冰的寒意,贴肉的屁股甚是难受,楚浪听说过这是玄冰铁打造的椅子,为被审问者作而备。

况且修为被封住,抵抗能力更差。

“还是站着吧!”楚浪嘀咕一声腾的站起来。

“坐下。”风执事冷不丁的来一句。

楚浪无奈只好悻悻的坐下。

“楚浪,接下来的话如实回答,免得接受公审,惹宗门上下人的笑话,本长老已经掌握你铁证如山的罪行。”

陶长老极为仔细的盯着楚浪脸上细微神情,只见他先是显现意外后又不解的神情。

一切正常。

接着陶长老继续公事公办问道:“楚浪,凌晨四更时你在干嘛?”

“在修炼。”楚浪不假思索答道。

“从昨日戌时一更到丑时四更皆在修炼吗?”陶长老继续问道,眼里锐光迸聚在楚浪脸上,似要看破一切。

“是的。”楚浪感受到陶长老的凌厉目光,心间一紧,但表面人依旧装作无所事事,补充道:“从风执事将爷,不,弟子带来时皆在修炼。”

“可有证明?”

“有,苍天作证。”

“可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你于昨日亥时二更,并未在高阳峰,你如何解释?”

“难道是试探?这么准?”楚浪心中嘀咕道,顿时紧张起来,难道真的露馅了?

“楚浪,请回答。”

“弟子的确在修炼,一直在巩固筑境界。”

“我们有证人你相信吗?”

“不知。”

“将证人带上来。”陶长老示意道,须臾有男女弟子各一名被刑堂弟子带来,两人皆低头看脚尖,面红耳赤。

“左岸!梨花!”

南宫楚认得两人,左岸是天元峰的弟子,梨花是天宫峰的弟子。

不过奇怪了,怎么会是同时被两人发现呢?

而且两人神色感觉不对劲啊!总有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

况且昨天靠近天元峰时,可是非常的小心翼翼,连一株草都不惊动。

“将你们两个的所见所闻如实道来。”陶长老不容置疑说道。

“是,长老。”左岸艰难的启齿说道,而旁边的梨花身影忍不住颤抖,面色顿时煞白,觉无地自容。

“昨晚,弟子……和梨花……在高阳峰脚下,探讨……修炼……问题。”

“说实话,不然大板伺候。”

“回长老,我们行……男女之事。”

“额,说重点。”

“弟子很勇猛。”

“厉害。”楚浪玩味笑道。

“滚,老子让你说这个吗?老子让你说昨晚到底看到了什么?”陶长老气不打一处,怒骂道。

“是,长老。”

“昨晚亥时二更,弟子和梨花看到楚浪趁夜色朝山下走去,并未知道他的去向。”左岸一口气将事情始末道来。

“楚浪,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弟子不明白。”

“梨花,你来说。”

“是,长老。昨晚……我们……在隐匿……符箓内,楚浪并没有发现我们。”

原来如此。

楚浪顿时明悟。

这两人去哪里不好,偏要来高阳峰下行苟且之事,还真会挑幽静的地方。

“将两人带下去。”

“是。”

“楚浪,你为何说谎?出于何种目的?”陶长老冷冷说道,双目直勾勾盯着楚浪,如一柄冰剑。

“弟子的确在说谎,昨晚弟子修炼觉得异常烦躁,想起多年积累的修为付之东流,不知道落后于多少同辈人物,顿时觉得胸腔异常难受,遂不自觉朝山下散步而去。”

“弟子只是绕山脚而行,从山背后的小路直上高阳峰,看那诸多夜幕下的景物,顿时豪气冲天。”

楚浪激动无以言表,双眸明亮,突然站起来手舞足蹈的说道。

“雄心热血冲苍穹,我辈志高屠天下。”

横剑三尺荡天下,百战不死终为雄。”

“拔剑猛挥万骨枯,不枉日月照今古。”

“这就是弟子昨晚领悟到的,也是弟子的志向。”

说完,让楚浪意外的是,陶长老表现令人捉摸不透。

“哈哈!”陶长老大笑一声负手出门而去。

在风执事一脸茫然无措时,传来一道声音。

“楚浪无罪。”

“这?”风执事不解。

“楚浪,你可以走了。”风执事开口道,遂出手解封楚浪的修为。

“陶长老果然断案如神,明察秋毫,是我辈的楷模。”楚浪笑吟吟说道,遂朝外面走去。

背脊早已汗水湿透。

这个世界的人太可怕了。

还好在地球时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