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五宗发难 形势压迫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82字
  • 2019-06-24 18:22:54

眼看一张张血盆大口遮空袭来,诸人生出无力感,面色染尽苍白,一股死亡气息笼罩全身,两女不由靠近楚浪。

灵弹诚然倾空,九死一生时楚浪苦笑,紧紧抱着莫语,顺带拉着春凌冲进湖里,霎时湖面嘭嘭,无数巨口破浪袭来。

左右都是死。

楚浪选择了在水里,总比死在令人作呕的巨蟒口中好吧!

至少体面许多。

骤然如小山怪物激起千层浪袭来,似一口下去,三人便命丧巨口下。

十死无生刹间!

忽然三人觉有一股不可抗拒力量拉扯着,瞬间眼前景色一换,巨睁眼眸,湖畔占满等候的人。

呼——

三人心有余悸深深呼吸。

“吓死本姑娘了。”

春凌大呼小叫拍打胸口,随即庆祝大难不死,狠狠猛灌桃花酒。

活生生的小酒鬼。

然而此时。

一道愤怒的声音骤然响彻殴渡湖。

“冯长老,快抓住楚浪,他杀了李如靖。”

“什么?”冯子振惊讶回道,难以置信。

“爹爹,快抓住楚浪。”冯听雪急促声音传来。

“楚浪找死。”冯子振骤然火冒三丈,带着上玄宗一群人冲了过来。

人群惊恐瞬间让开一条道,楚浪暴露在视野中。

“拦住!快拦住他们!”

春凌焦急喊道,春家长老也冲了过来。

冯子振冷眸骤怒,沉喝道:“春风!这不关春家的事,别惹火上身。”

“冯长老,你说春家的人,跟我没关系?”春风针锋相对,毫不示弱。

“就算楚浪是你春家之人,又如何?他杀了我徒弟,你如何交代,不然这事不会就此了结,上玄宗也不会善罢甘休。”冯子振步步逼人,冷漠说道。

另一边商昆本看到楚浪和莫语出来,异常激动,但是一听这话,差点一个跟头,老血几度喷洒,这怎么回事?

楚浪又特么惹祸了!

这次麻烦大了,踢到铁板了!!

心急如焚!!

狂飞朝楚浪那边靠近。

楚浪看了冯子振一眼,说道:“辱人者,人恒辱之;欲杀人者,人恒杀之,李如靖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冯子振听闻此话,火气更盛。

今儿死了徒弟,凶手还冒出一堆理由,似乎洗白罪行。

简直可恶!

凝目而瞪,冷冷道:“楚小子,老子把话撂在此处,必杀你,恒杀之,不死不休。”

“老魂淡!”楚浪回怼道,气势丝毫弱:“人生苦短,爷奉劝你莫要自误。”

这番话。

在人群中引起不小的轰动,楚浪何许人也,敢直面名震一方冯子振。

莫要自误?

这……胆子太肥了吧!

“楚小子。”冯子振暴跳如雷,显然气得不轻,劈头盖脑怒骂道:“你找死,老子就等在争渡城,有种一辈子躲在春家。”

几人对峙间。

人群被排开,又进来一群人浩浩荡荡围了过来,纷纷冷声传来。

“楚浪,春季,杀害我苍龙教弟子,也需要一个交代。”

“我天武宗也有弟子被杀。”

“哼!我红莲教也需要一个交代。”

“我焚月阁损失也不少。”

“这……”霎时令许多人傻眼,直接石化。

天啊!

楚浪和春季都干了些什么?

五宗直接得罪了,就算春家都恐怕保不住了。

这可是五宗啊!

争渡城的庞然大物,惹一宗亦然难洗其罪,更何况是五宗。

春家最多能死保春季还有希望,耀星宗乃六宗之末的实力,跟第五的焚月阁简直不在一个档次。

差的有一大截。

楚浪必死无疑了!

“哼!不止你们五宗,我江家也有人被杀。”江家长老有人说道。

“怎么又冒出来江家?”许多人惊讶小声嘀咕道。

诸人惊愕时。

王家长老冷声传来:“还有我王家也有被杀不少弟子,这笔账春家要给个交代。”

诸人大吃一惊。

三大家族向来这明争暗斗,没少发生冲突,如今,两家怎么放过春家。

难道争渡城的格局因为两人而改变了吗?

“七家势力,天啊!这两人都干些什么?”许多人骇然失神,一下子将得罪的人都得罪了。

这两人天生的惹祸大神吗?

无疑是肯定的。

听着诸多势力跳了出来,春风等长老神色大变,狠狠看向春季。

春季挠了挠头,额头豆大汗珠横流,硬着头皮将事情说了一边:“三叔,事情是这样的……”

将抢夺宝物之事如实陈述,后面发生事片语不提。

“原来如此。”诸人恍然大悟,深深看向莫语,都好奇是什么宝物。

春风听闻,脸色难看,却不能发作,说道:“诸位,想必你们也听到了,抢夺宝物引发的血案,谁都是受害者,我春家损失也过重。”

“莽夫!”人群中有强者点评说道:“春季仗义相助,最终宝物花落他家,却惹了一身祸,不值得,还是太年轻了,太莽夫了。”

“不错!春家还有一线生机,毕竟夺宝引发血案,各凭本事,自古有之。”有人跟着回道。

“楚浪就算躲过几家的追究,但上玄宗那关,肯定过不去。”有人分析道。

与此同时。

冯子振早冷静下来,说道:“商长老,因你耀星宗弟子引发一系列的命案,是否给个交代,再者是宝物引发的血案,定然是不祥之物,交出来。”

冯子振也从千颂那里得知,冰雪精灵族一事,知道宝物定然不凡。

怎能流入耀星宗,一个楚浪已是妖孽,再加莫语获得传承。

待两人成长后。

还能有上玄宗的立足之地吗?

之前结仇根深已不可磨灭,恐怕第一灭的便是上玄宗。

这事必须防患于未然。

“冯长老说的,正是我等的想法。”四宗的长老也站出来附和道。

怎能让耀星宗崛起?

无异等于自掘蚊墓。

“无耻!”

莫语骤然怒道,气得娇躯猛颤,可是人微言轻,没人理会她,忽然有一只大手握着她的玉手,带来无尽的温暖。

转眸一看,是师弟略显云淡风轻的俊秀面庞,不由安心不少,恍若找到了归属感,手心传来的安全感,令人着迷恋,陷入不可自拔。

“师姐,有我。”楚浪自信一笑,安慰说道。

“嗯!”莫语不自觉点头道,紧握着楚浪的手。

人群中强者注意到这一幕,不由脱口而出:“觉人之诈,不形于言,受人之辱,不动于色。”

那名强者顿了顿,说道:“此子不简单,就凭借这份气魄,今逃过一劫远走乡的话,往后成就必定不凡。”

与此同时,商昆长老思索对策之间,楚浪站了出来。

语气平静且冷漠说道:“要交代吗?爷给你们交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