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浴血再战 统一战线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253字
  • 2019-07-14 13:23:40

“服从你……”

楚浪轻吟这句话,笑吟吟道:“不怕我背后捅你一刀?”

“签天誓。”

千颂淡淡说道,看到楚浪一脸不解,解释:“以本心对天发誓,即可。”

“原来如此。”楚浪释然一笑。

想必月闲曾发应该是此毒誓,那真的有效吗?

看着千颂一脸自信的样子,八成是真的。

“千兄,就说嘛!咱们兄弟是手足,怎能自相残杀呢,那不是惹人笑话嘛!”楚浪咧开嘴笑道。

“当然。”

千颂含笑看着,示意道:“楚兄,赶紧吧!待解决了那些人,好寻到宝藏传承,那时你我兄弟可图谋天下。”

“慢着。”楚浪单手摆了摆,问道:“千兄有几成把握。”

千颂自然清楚楚浪要说什么。

千颂轻描淡写说道:“楚兄,你似乎不认清自己的角色啊!”

并未正面回应。

楚浪早料如此,讪笑道:“不好意思,是兄弟我唐突了。”

随即单手举天发誓道:“我楚浪对天……”

还未说完。

砰——

右手猛然抬起98k喷出一枪。

“锵。”

千颂神色猛变,极速横剑防御,狂猛的撞击力直推他倒飞十丈之外。

心口鲜血翻滚。

楚浪暗骂,原来这家伙一直在万分的警惕,果然心思缜密之辈。

砰——

一道炽盛激光破空发出“咻”声音杀过去。

“洛书惊鸿。”

千颂怒火冲天,提着倚月剑边截边舞,速度变化莫测,霎时间演化一片片剑光悬空,如天降飘零的书页,媲美剑刃锋利般,寒芒绽放。

这方苍穹书页如漫天乱舞的世界,每书页表面光洁透亮如镜面般,吸收白昼光线投聚着一道道强光至深坑中,令楚浪睁不开眼睛的那一刻,黑眸猛闭。

短暂失明。

而在刹那,一片片书页从空中俯袭杀旋斩而来,密密麻麻,尽数覆盖楚浪所在的深坑,全方毫无死角,附带的劲风嘶嘶作响,搅动一方空气尽数袭地。

地上切割出数千百道细细裂缝,石头碎成渣渣裂开爆裂,异常恐怖。

楚浪瞬间陷入了九死一生的局面,所有人纷纷深深呼吸且沉眸凝视。

楚浪要死了吗?

“不要。”

春晖余光瞥见,不由心里一急,被冯听雪刺肩一剑,连忙猛退抵挡。

就在诸人以为楚浪必死无疑结局下。

只听见坑地传来暴喝一声:

“高阳卧虎。”

随即只见原本披在楚浪身上的虎皮大氅骤现,刹那之间,金光流转盘旋在空扩大起来,瞬间拦截片片杀伐书页。

砰砰——

猛烈沉闷的撞击声响彻,楚浪拼命施展法力催动,两者一伐一御缠着。

“死。”

趁势,千颂跳跃之间挥剑杀来,剑气从倚月剑迸发横扫而来,数道杀伐如箭矢掠空袭杀,拖着长长的残影。

楚浪黑眸一沉,举着枪将两颗灵弹纵然激射过去,当即崩溃数道杀伐之招,但依旧有一缕缕剑气冲袭入体。

噗噗噗……

身体被洞穿数道剑口,猛然倒砸在坑墙上骤现一个人形轮廓。

鲜血飙洒在空还未停。

千颂陡然冲杀到坑沿边,纵刺一剑直取楚浪脑门,剑气先至,楚浪都觉得脸上被划出数道细细伤痕。

破颜的火辣辣感觉。

“该死。”

与此同时,楚浪不顾残破身躯,再次疯狂运转三字诀,异象骤生,兵工厂黑洞如涌泉般,瞬间喷涌纯粹的灵气入枯竭的丹田。

霎时之间,团团金光从体内绽放扩散,整身金光氤氲流转,照耀整个坑底如金光灿烂世界般。

楚浪恍若一尊浇筑的神圣金佛般,数道神圣威压扫溃袭来的剑气。

同时,一股股浩瀚的生命力修复着身上伤势,眨眼间伤口以肉眼可见速度愈合。

这些只是电光火石间。

楚浪猛然纵刺一枪撞上倚月剑。

锵——

悦耳的金属撞击声骤响彻天地,枪口对上剑尖那一刻,枪口尽数吞噬凌厉的剑气。

枪身流转金光尽数化解掉。

撞击的剧烈冲击力使得两人差点相撞在一起。

四目相对刹那间。

两人分明看到了对方眼眸露着无尽的杀意,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没得选择。

楚浪忽然嘴角微扬,千颂暗觉不好,心地猛紧。

砰——

枪口骤然激射出一束绝强的杀伐之力将倚月剑冲飞,撞击在千颂胸口皮开肉绽,双手猛然后摇顺势倒飞出去。

“死。”

楚浪后蹬借力腾跃,枪托朝千颂胸口狠狠重击而去。

空中的千颂神色遽变,急忙祭出白骨扇横档在前。

嘭——

枪托猛击在白骨扇上,顿时炸裂穿透并轰击在千颂胸口上。

啊——

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咆哮声,千颂狠狠滚落下山去,如滚圆木般。

速度极快。

所过之处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趁他病要他命。

落地后的楚浪瞬间掏出狂蟒左轮,一阵砰砰狂暴激射下去。

可能是千颂滚的速度太快,激射的火蛇在他身后留下一排排不小的土坑。

未击中一枪。

楚浪轻轻摇头,边填弹边往山下冲去。

嗖嗖嗖!

这时从山下冲上来一群人拦截了楚浪,见面便横扫一片璀璨剑光。

“该死。”

楚浪怒骂一声,连连跳跃避开,片片剑光劈在身后,数道裂沟出现。

冷眸定睛一看。

不是云岚宗的云上飞还有谁呢。

“找死。”

云上飞冷漠骂道,身后的人将楚浪围杀过来,一场的战斗就要爆发。

“放肆。”

与此同时,山下又冲上来一群人,一名少年横冲直撞拍飞围着楚浪的人。

“欺我兄弟者,死!”

沉声如雷,滚滚扫荡八方。

“哼!”云上飞黑眸一凝,咬牙说道:“六宗与三大家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春季!你确定要插手我们六宗之事,后果恐怕你承担不起。”

“你特么的,聋了吗?”春季破口大骂,“楚浪是我兄弟,你敢动?”

闻言,云上飞神色异变。

看来春季死保楚浪了,动手是不可能了。

该死。

楚浪走到春季旁边,看向不速之客,冷道:“云上飞,最好别插手我和上玄宗的事,不然你下场千颂一样。”

“你很嚣张。”云上飞盯着楚浪,咬牙切齿道。

千颂的实力有大致的了解,比较之下,和自己不过伯仲之间。

未曾想到楚浪居然击败他,若不是及时赶到。

恐怕千颂便死了。

“嚣张吗?”楚浪眉头一挑,看着山下还被人救治的千颂,叹道:“居然没死,可惜了!”

随后转眸正视云上飞,说道:“同样嚣张,看看我和千颂的下场。”

“哼。”云上飞张口语塞,挥袖准备查看千颂伤势。

“楚浪不过是个叛徒。”

山下又传来一道不屑的声音,有一群人走了上来。

“红莲教。”诸人定睛一看,小声说道:“曲冰霄。”

同属六宗。

而且曲冰霄和云上飞平起平坐的人物。

苍龙教天之骄子,少宗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