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冲突骤生 射穿对手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556字
  • 2019-06-18 18:48:30

有人知道李如靖可是开光境高阶,而楚浪筑基境中阶。

不对?

才隔几日光景,楚浪怎么就开光境初阶了?

这……连连突破境界……闻所未闻。

这事人群中引起很大的震撼。

但即使是这样,依旧改不了事实。

“千颂,你想干什么?楚浪可是我春家的人。”春晖站出来指责道。

楚浪可是春家的长老,位居客卿阁长老之列,享受春家庇护。

要杀楚浪等于无视春家的存在,这如何能忍。

李如靖嗤笑一声,说道:“我师兄说过的话,你似乎忘记了吗?”

春晖咬牙切齿,怒不可遏:“你确定与我春凌为敌?”

千颂简直欺人太甚,丝毫不将春家放在眼里。

好歹也是争渡城三大家族之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存在。

如今同虚设般,三大家族看来这些年太平静。

似乎让世人忘记了它的威名。

“呵……”李如靖耸肩,一副无所谓模样,说道:“说的好像上玄宗惧怕春家似的。”

“师弟,你似乎废话有点多。”

身后传来千颂轻描淡写的声音,李如靖浑身一震。

回应一声。

冷眸锁定楚浪,以掌为剑,就要向楚浪劈杀过去。

“慢着。”

楚浪摆了摆手,眼皮都不撩正看李如靖,朝千颂说道:“千兄,非要如此吗?”

“楚兄。”千颂温和一笑,说道:“请安心上路,待楚兄走后,莫语自有我师弟来照顾,不必担忧。”

千颂这话,如若不清楚两人之前相互算计,恐怕都深信不疑两人是莫逆之交,生死兄弟般的感情。

但事实相背而驰。

两人生死之敌,都恨不得手刃对方为止。

“哈哈。”

李如靖高笑一声,掌间慢慢抬出,一股炽盛的雷球旋转,电蛇舞动,电光散发璀璨的光芒,如黑暗中一颗耀眼的宝石,讥笑道:“楚废物,你听到没?”

楚浪轻摇头,颇为无奈说道:“你不是我对手,何必要送死呢。”

话音落地。

李如靖笑了,冯听雪笑了,身后的上玄人笑了。

仿若听到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如蚂蚁对大象说,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一只脚便踏灭你。

“呵呵呵……”

李如靖讥笑一通,掌间雷球砸向楚浪,那雷球越发越大,刹那之间,如气球般膨胀到水缸般,迸散的光芒连白昼都要失色,雷蛇如手臂般狰狞乱舞。

狂暴的电流使空气一阵噼里啪啦作响,不绝于耳,恍若撕裂,破坏一切才罢休,极为恐怖。

“无知啊!”

与此同时,楚浪神色露出不忍之情,掏出金光灿烂的一把狂蟒左轮,往后“咔”声按压击锤。

“呼——”

楚浪往黑黝黝的枪口温柔吹了一口气,似乎吹去灰尘,当做乎宝贝般。

除了李如靖,在场的人第一次见楚浪手中那怪异的武器。

“砸核桃用的?”

有人惊愕道,似乎砸核桃对于修炼者而言,指头轻压即可,何需奢侈到用黄金打造。

十足的败家子。

“砰——”

楚浪扣动扳机,一道火蛇从枪口激射出来,顷刻之间,洞穿那袭来的雷球骤现碗口的一个洞口,迸溅不少雷蛇四处炸开,楚浪目光从远处穿过那洞口,见到头脚倒立成像的李如靖。

微微惊愕。

这是……小孔成像。

容不得楚浪多想,那雷球极速迫近。

砰砰砰——

伴随响声绽放,枪口连连激射如手臂般的三道火蛇,将雷球彻底洞穿,那雷球似若三颗炸弹般爆炸,在地上先后炸出三个大坑,顿时飞沙走石。

视线一片模糊。

靠近的人瞬间被掀飞如断线风筝,人群当即如惊弓之鸟四处逃散。

心间纷纷惊愕,惊恐的眼神死死盯在楚浪手中之物。

待碎土碎石簌簌如下雨般从高空落地。

只见。

李如靖面如土色,神色阴沉。

“还来吗?”楚浪悠然说道:“怂了可活命。”

随即,用枪口轻擦拭在虎皮大氅柔软的皮毛上,恍若刚刚弄脏他的宝贝。

这一幕映入李如靖眼里,那是赤luoluo的羞辱。

黑眸渐渐聚焦,如看楚浪如看死人般。

楚浪余光见状。

轻笑不语,男人的枪嘛!

就要经常擦亮,要经常保养,才能保持持久的战斗力,时刻保证巅峰的状态,金枪不倒,才能征服天下。

以后吃饭还得靠左轮呢!

“楚大人,狂蟒左轮不需要保养。”

小神灵恍若看穿了楚浪的意图,出声提醒道。

其实,狂蟒左轮时刻在兵工厂黑洞中都处于蕴养状态。

“哼,有几分本事。”

李如靖皱眉冷道,瞬间在原地消失。

随即八方出现十道残影,神态一模一样,每道残影手间都涌出一个雷球,同起手一个动作,向楚浪砸去。

让人眼花缭乱,分不清真身或假身,除非楚浪猜出真身或有三头六臂。

不然……死。

“雕虫小技。”

楚浪放开灵识覆盖,抬手便是朝前方“砰”然一枪。

随后五声连着,“砰砰砰……”

第一个雷球被瞬间被洞穿炸散,火蛇眨眼间又袭来,李如靖神色连变,但早有后手准备,暴喝:

“死!”

掌间连连挥出两个狂暴的雷球狠狠砸了过去,在空中连成一条雷蛇电线,沉闷的噼里啪啦的雷暴响个不停。

拦截了那道火蛇。

两个雷球之间雷蛇电线,越发再次分裂,霎时分裂成一张巨大的雷蛇电网,向楚浪罩扑过来,如扑鱼般。

这一切完成之后,李如靖冷笑,清楚楚浪只不过对单点破坏力超强,若对上大面积的撒网,那只有死路一条了。

忽然。

楚浪身后出现九颗散发炽热的火球,每一颗都有脸盆般大小,似乎九颗燃烧的火炉般,陡然砸穿狂暴的雷网。

“破。”楚浪轻喝,两者碰撞间,相互抵消散去。

“你……”

李如靖火冒三丈,速度提升到极致,一柄通体闪耀着寒芒的宽刃剑在手,剑气砰声爆发,剑体嗡声微颤,平错划出数十道雷电剑光劈杀过去。

雷电剑光交错掩护在前,李如靖迅速跟后,即使楚浪洞穿交错雷电剑光,那自身必定近身,一剑刺穿其心脏。

面对杀势汹汹的李如靖。

楚浪取出98k纵射,一束如手臂般的白炽激光线激射过去,比上次激光颜色更盛,霎时贯穿交错的雷电剑光。

锵——

李如靖横剑格挡,剧烈的冲击声爆发,震得宽刃剑留下龟裂开来。

砰——

沉闷声再度响起,李如靖仓促之下挥手笼聚雷电防御,奈何那束白炽激光势如破竹般,洞穿雷电防御击穿李如靖的脑门,刹那之间,如西瓜般炸裂八方,鲜血迸溅,血肉横飞。

李如靖成了一具无头的尸体在惯性下倒飞出去,空中洒出一条血线。

李如靖。

享年十九。

卒。

诸人惊魂,震撼,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开光境初阶斩杀了开光境高阶,这从未听说过,不亚于刚新婚当夜,新娘就生娃了。

如若不亲眼目睹,谁相信?

“唉!”

楚浪重重叹口气,肩抗灵兵98k,看远处李如靖的尸体觉有些反胃。

遂偏头过去,无奈说道:“都说你不是我对手,怎么就不听话呢!这下好了,凉了吧!”

扫视诸人,楚浪自顾自说道:“要是你怂一下,说不定爷一时心软,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和,我们做不成朋友,也不要做敌人啊。”

说话同时,神色露出悲伤之色,为李如靖的死觉得无尽的可惜和无奈。

“师兄。”冯听雪大喝一声,打破了平静的场面,就要冲杀过去。

“师妹。”千颂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上去不是找死吗?

楚浪手中灵兵诡异莫测。

连一向神色平静如水的千颂,此刻都苍白如纸。

楚浪此人不除,后患无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