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宵小之辈 通通归案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206字
  • 2019-07-14 12:21:00

多年办案经验告诉风执事,对于油嘴滑舌之辈,当以强势撼破。

果不其然!

咿扎——

门开了。

楚浪披着那件虎皮大氅,刚好合身,从中传来暖意慰籍了悸动的小宇宙,虎虎生威的出来。

风执事为之一愣,目光盯着那件虎皮大氅。

那可是一件了不得的防御皮甲,新月长老视如夫人般珍贵,却毫不吝啬的赠予楚浪,还真是大方。

“走吧!”

楚浪面对呈堂审问还是第一次,没有任何经验借鉴,这次开了先例,为以后打好基础做贡献。

抱着学习的心态去。

嗯!

爷心态蛮不错的,做任何事都要抱着积极的心态,定受益匪浅。

楚浪心是这般想,前路漫漫,上下求索,年轻是资本,是易消耗的资本,若将这些资本转化为资历,日后有助于闯荡修炼界。

“风执事,到底何事?”楚浪故作一脸茫然问道。

“无可奉告,等到了你就知道。”风执事面无表情回道。

“风执事,且慢。”

两人身后传来一道娇美急促的声音,楚浪不回头也知道是谁。

莫语身影一闪直接拦截在路中央。

“莫语,本执事在执行公事,请回吧!”风执事公事公办说道,目不斜视。

“为何抓我师弟?若不给个交代,我师尊饶不了刑堂。”莫语急忙威胁说道。

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态,英姿勃发,柳眉微蹙,俏脸生怒,美眸盯着风执事大有拼命的意味。

“自己看。”风执事将刑堂令牌扔过去。

“刑堂令牌。”莫语看着掌心一枚黑色令牌,从中传递微微冰凉的感觉,正面雕刻着“令”字,背后“刑”字,如假包换。

不知多少胡作非为的弟子倒在该令牌铁血神威下。

据传,被刑堂逮捕的弟子,无不是半死不活为轻,重则十死无生,仿佛是人间地狱般,不知真假。

莫语还令牌,痴痴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师弟挺拔身姿被虎皮大氅套住,显得威风八面,意气风发的表面下是清瘦的剑姿。

他天生傲骨,天级灵根。

十岁觉醒。

十三岁突破炼气境。

十五岁筑基境初阶。

十六岁筑基境巅峰。

十八岁刚突破开光境。

便走火入魔,修为尽失!

师弟太惨了!

但是。

如今神奇般一夜之间突破到筑基初阶,谁人能及?

须知人极期的炼气、筑基、开光、融动境等每一境界提升都难如登天,再加上师弟有天级资质才一路高歌猛进。

在资源匮乏的耀星宗有如此成就,委实了得,且是宗门排名年龄最小的天才,说是少年天才人物也不为过。

如今被刑堂带走,若师尊来了,该如何交代?

这如何是好?

莫语举头望明月,明月羞答答隐没云层中,再抬眸望尽山脚路,那一道挺拔身姿没影了。

回首看着那座破旧的院落,可笑又心疼。

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生活的少年,曾扬言征服天下,手掌生杀大权。

“唉!”

莫语一声叹息惊动了多少岁月的涟漪,心有感触,想起师尊醉酒时潇洒提笔狂洒的小词,谈论修炼世界。

修炼者,江湖路,是非是,红尘怨,今日欢,明朝亡,青冢草,百仞生,小楼月,凭栏久,飞花坠,引华胥,伤别离,人垂泪。

“师弟!望你豪言征服天下非虚,不然此刻凉相伴,暗生尘,贻笑千秋。”

……

天伐峰,刑堂内。

此间。

三名黑衣执事纷纷朝坐在首位的陶长老恭敬道:

“堂主,曹弛带到。”

“堂主,司马南带到。”

“堂主,宋哲带到。”

陶长老冷眸投向三名青年男子,年龄二十有余,清一色筑基高阶,在宗门来说虽是小天才般,但在外大宗门面前皆是废物一般。

不堪一提。

可恨的是还整天游手好闲,争风吃醋,不学无术,乃宗门上等蛀虫,委实浪费资源。

“将三人封住修为,每人拉去打二十大板,黄昏后初审。”陶长老冷声命令道,过后还不忘叮嘱:“必须皮开肉绽,不然你们三位执事自领五十大板。”

“是,堂主。”三人黑衣执事露出一丝笑意。

司马南等三人闻言,心惊肉跳,胆裂魂飞,稍胖圆脸的宋哲站出来抗议道:“陶长老,弟子不明,凭什么打我等三人,是否执法不公,以权谋私。”

陶长老看着宋哲一眼,淡淡开口道:“本长老处事何须你来指手画脚,宋哲多言加十大板子。”

“呼!”

台下的司马南和曹弛相视一笑,顿时幸灾乐祸起来。

宋哲傻不拉几的平时还自诩风流,拈花惹草无所事事。

再加几十棍打死得了!

然而。

宋哲苦着脸如菊花枯萎,人比人气死人。

心中郁闷之气憋屈得在膨胀,恍若身形又壮大了一圈。

就在这时,从大殿外走进来两道身影,一名黑衣中年男子朝陶长老恭敬道:“堂主,楚浪带到。”

陶长老鹰目射出锐利的光芒透过空气盯住楚浪,如老鹰锁定小鸡,虽然平日里见过不少面,关于他的流言蜚语也甚多,但多为负面,但今天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筑基初阶?”陶长老注意到这个情况,骇然疑惑,六日前楚浪修炼时走火入魔,人人皆知。

今儿怎么有修为?

不愧是曾经第九的后辈天才,天赋异禀,短短五日重修臻至筑基初阶。

此乃宗门栋梁之材!

“风执事,将楚浪安置在偏殿,黄昏后提审。”陶长老开口说道。

轰——

宋哲等三人听闻后不可置信,神色骇然。

这为什么啊?

他楚浪筑基初阶,即使重修也罢,筑基境一阶一重天,况且在内门是倒数第一,为何待遇如此的高?

这货比货得扔!

三人只能咬牙切齿的瞪着楚浪,不敢再言语,生怕施加重刑。

“三位仁兄为何愁眉苦脸?”

楚浪疑惑问道,这三人又是犯何罪了?

“怎么没惩罚?”宋哲等三人怨恨的眼神看向陶长老,但依旧不敢言语。

“哑巴了?”楚浪疑惑越深。

“都带走。”陶长老起身离开首位,似乎又想起什么,继续说道:“初审不过的,明日广场由宗门诸人来公审,以效敬尤。”

“公审。”

四人眼睛都瞪直,这可是最为致命的,丢人丟面子到姥姥家,陶长老果然如传说中一样,行事不拘一格,捉摸不透。

公审最为恐怖可怕的。

平时小偷小摸谁没做过?

宗门千余人随便站出来指责有几十人,那以后再宗门还怎么混下去。

多年积累的威信荡然无存。

我的一世英名啊!

陶老东西!

够狠!

够阴!

但却无可奈何,毕竟是宗门最有权势的大人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