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大放异彩 四座惊奇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220字
  • 2019-07-14 13:17:56

“师弟,你的呢!”莫语满满期待问道。

“玫瑰。”楚浪淡淡回道。

莫语会心一笑。

“怎么解释?”小丫鬟惊疑道,见公子小姐平易近人,胆子也渐渐放开。

楚浪解释道:“乌龟不见了,不就是没龟了吗?“没龟”便是“玫瑰”花。”

“哦!原来如此。”小丫鬟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公子请看。”小丫鬟捞起一堆灯蝶,有些被人拆过也有几份。

楚浪随意拆开一看,当即朝莫语笑吟吟道:“夫人何处去。”

“没正经。”莫语俏脸一红,瞪着楚浪,嗔怒道:“还没答应……嫁给你呢!别乱叫。”

哼!又想占便宜,师弟什么都好,就是油嘴滑舌。

着实无奈。

“师姐你可误会我了。”楚浪故装苦着脸,摊开纸张。

显出一行字。

“夫人何处去(打一字)”

“噗嗤!”莫语破颜一笑。

出谜题的人委实有趣。

随后板着脸问威胁道:“师弟,要是说不出来,哼哼……”

楚浪哈哈一笑,说道:“这”夫”字的人去了,剩下“二”字了。”

“算你过关了。”

莫语依旧板着脸,随后写上“楚浪”二字叠好,又拆开一谜题。

“播种,打一动物名。”

莫语蹙眉念道,这谜题难度有些高,怪不得有拆过的痕迹。

“这……”楚浪托腮,思忖须臾,播种有关的动物,牛?

“牛”似乎随跟播种有关,但与“播种”二字并不吻合。

播种在春季。

楚浪知道正是年初这个时节,同前世不同,现在这个季节类似春天,而不是冬天。

春天跟播种有关的,那不就是……

楚浪忽然抬头,说道:“布谷鸟。”

“不错。”

莫语黛眉恍然舒展,轻解道:那“布”便是“播种”的意思,“谷”即谷子。”

随后三人分工明确。

小丫鬟负责捞灯碟,莫语负责拆开和记录,楚浪负责解谜。

一道道谜题被解开,堆叠的纸张越来越高。

引得许多人纷纷瞩目。

有的人解不开的谜题流放后,极为关注是何人解开,随后目光聚集在楚浪所在小船。

越聚越多。

“楚浪。”

云上飞,李如靖,冯听雪等人认出来,先后叫道,声音之大,传遍全场。

霎时,楚浪成为目光投聚的中心。

楚浪循声望去,原来是老熟人也在,顿时哑然失笑。

“哈哈!几位老朋友都在啊!”

话语中透露着相见恨晚的味道,恍若多年老朋友乍见之欢般。

冯听雪冷冷道:“少攀关系,谁跟你是朋友。”

楚浪不在意,故作惊讶道:“哟!这不是上次主动扬言要嫁给我的冯妹妹吗?”

诸人错愕。

居然还有这等事,太匪夷所思了。

冯听雪柳眉倒竖,冷怒道:“楚废物,再乱说本姑娘拔了你的舌头。”

顿时剑拔弩张起来。

适时。

从甲板上传来一道声音,制止两人。

“两位暂且给我这个东道主薄面,如何?”

“当然。”楚浪笑了笑,话已至此,多说无益,遂不再理会冯听雪等人。

然而。

“楚废物。”冯听雪将手中的谜题推了过来,意思昭然,看你如何解,遂嗤笑道:“你不是很有能耐吗?”

“小妹,念。”楚浪示意丫鬟。

小丫鬟拆开一看,怯声念道。

“一只羊在吃草,一只狼从羊身边经过,但没有吃掉羊,猜一动物名,此题十分。”

所有人耸耳一听。

骇然惊愕,这道题居然十分。

随后连连皱眉,这道题难度已经升级到极高了。

为何狼没吃掉羊。

难道吃得太饱了吗?吃得太饱了又是什么动物?

或者他不是狼?难道是狈?

或者是吃素的狼?变异的狼?怎么变异得吃素了呢?

这道题十分都显得低了。

……

甲板上江子良满意一笑,这题便是他出的,没人答出来。

这说明什么。

自然不言而喻。

“楚废物,你行不行。”冯听雪看到楚浪左思右想,当即嘲讽过去。

“冯听雪。”莫语微微蹙眉,冷冷说道:“请你闭嘴。”

冯听雪一看,忽然发笑道:“咯咯!这不是莫语吗?我师兄未进门的媳妇,该叫你什么呢。”

“滚。”莫语怒道,骤然准备拔剑杀过去。

“师妹,要低调。”旁边的李如靖尴尬笑道。

诸人看着阵势,似乎又要干架起来。

“各位,请安静。”甲板上的江子良不悦说道。

声如冷窖。

顿时场面安静下来。

楚浪黑眸如射出冰冷的飞刀,看向冯听雪,已经宣布了。

两人定有一战。

师姐是内定的媳妇,岂能容忍他人亵渎。

楚浪此刻无动于衷。

有人催促道:“楚浪,你快说啊!”

“哼!”楚浪冷哼一声,朝冯听雪凝目冷道:“你听好了,瞎子。”

“你说什么?”冯听雪怒道。

“爷说什么,你居然不知道,真的是瞎啊!”楚浪饶有兴趣骂道。

“楚废物,你找死。”冯听雪怒气冲冲。

然而,诸人奇怪的是江子良为何没有制止。

忽然有人恍然大悟道:“冯姑娘,真的是瞎(虾)啊!”

然后发觉不对劲,急忙解释道:“是河里的瞎(虾)。”

再次看到冯听雪冷眸喷火后,那人战战兢兢说道:“是小虾米。”

诸人恍然大悟。

原来楚浪所说的是,那头狼“瞎”了所以不吃羊,不就是“虾”了吗。

随后纷纷被楚浪折服。

江子良微微错愕,不由多看楚浪一样,意犹未绝。

因为这道题不止一个,还有后续。

果不其然。

不远处的云上飞推出灯碟,便楚浪说道:“楚浪,这谜题还有后续。”

“念。”楚浪示意丫鬟。

小丫鬟念道:“又一只狼从羊身边经过,还没有吃羊,打一动物名,此题二十分。”

诸人一听,陷入沉思。

“哈哈!”楚浪大笑一声,不假思索道:“海虾。”

云上飞错愕。

“海虾”不就是“还虾”了吗?

刚刚楚浪答出上一题后,自己绞尽脑汁怎么没想出来。

怎么会这么巧合?

不可能。

此间。

“楚浪,我这里还有后续,有兴趣否?”冯听雪身前的一名手持白骨扇的少年温文尔雅说道。

“当然来者不拒。”楚浪说道。

所有人侧听,颇为期待,没想到这道谜题居然还有后续。

果然不简单。

随后小丫鬟念道:“第三只狼经过,羊冲狼大叫,狼还是没吃掉羊,打一动物名,此题三十分。”

诸人错愕,这道题答出来,楚浪很大几率完胜全场。

夺得此届斗魁。

与三大家族交好,这一飞冲天了。

可是这题既然是三十分,那么难度可想而知。

前面两只狼都瞎了,那么这头狼为何还不吃,难道也跟着瞎了?

难道是皮皮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