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拜访陶老 峰回路转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351字
  • 2019-07-14 13:14:23

清晨。

晨曦如画漫卷滚来,瞒天红云后红日似一炉熊熊的丹火,喷薄而出,灼红半边天,洒下温暖的光芒驱散了飘荡在峰谷间的薄雾,又临徇烂多姿的早晨。

不觉间。

昨晚楚浪吻莫语的消息不胫而走。

如同一颗深海炸弹般,震起整个深海一阵摇摇晃晃。

一时风靡全宗上下。

哗然一片。

谁曾想到宗门第一美女终究花落楚浪手里。

断绝了多少人的幻想,除了咬牙切切,背后诅咒。

还能做什么呢。

午时有消息从瘦猴那里传出,楚浪与何可柔,蒋霏霏的绯闻纯属小人谣言之作。

小人意图离间楚浪与莫语的关系。

最终破灭。

这个消息过后,又有更重磅消息传出。

半年后宗门将甄选一名少宗主,确立众弟子之首,下一代宗主疯继承人。

修为至少开光境中阶的弟子都机会被宗门高层关注。

顿时。

耀星宗暗流涌动起来,有人选择观望,有人选择站队,有人选择中立。

毕竟少宗主关乎自己的利益,若支持某个有潜力的弟子。

他继承后,利益自然少不了。

徬晚时。

又有消息传出,九天后三大家族举行千年盛典,开启九层妖塔,只有不超过二十岁的人有资格进入。

据说里面充满了机缘,有人曾获得蜕变境强者的传承。

蜕变境强者。

争渡城多年不曾出现的强者,融动境之上的是命宫境强者,再之上便是蜕变境强者。

融动境强者在争渡城便是一方霸主,命宫境强者是否有无人知晓。

可想而知。

这个诱惑力是何等的诱人。

随后消息传出,宗门参加名额已确定,莫语和楚浪。

诸人震惊错愕。

莫语获得资格无可厚非,实至名归,十九岁,开光境中阶。

楚浪,十八岁,筑基境中阶。

后者这是什么鬼?

后来几天消息证实,是宗主亲赐,纵然有非议只能搁浅,

这几天没人再看到楚浪的身影,莫语身影也是。

两日后

高阳峰,莫语院落。

“啊!真舒服。”

楚浪从修炼状态出来,走出房间,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伸个懒腰,全身骨骼一阵霹雳劈啦作响。

“筑基境高阶大成。”

莫语院落余空几间厢房,楚浪被无情驱赶至西厢房居住。

原本还以为可以同居呢。

莫语则居主厅,两人相隔荷塘而望。

自那晚那个吻后,被暴揍一顿,回来后一直在西厢房修炼。

对外界的事一概不知。

明天便是启程去争渡城参加盛典,此前该是再办件事。

“师弟,你去哪?”

莫语声音从房间里传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去办件事。”楚浪笑了笑,迈步离去。

“哼!”房间里传来莫语不满的声音,可惜楚浪早走远了。

天戈峰,刑堂。

“堂主,楚浪前来拜访,可否应允。”风执事恭敬行礼道。

“可有说何事?”

陶长老不解问道,两人向来毫无瓜葛,关于决定宗门之事,刑堂从未掺合。

拜访何意?

风执事说道:“说是有要事相商,非见不可。”

“好,让他进来。”陶长老点头道,有些很好奇。

“是,堂主。”风执事退了下去。

片刻后。

刑堂会客厅

楚浪从殿外进来,朝首座陶长老行礼:“见过陶长老。”

“嗯!”陶长老抚顺胡须点头道,眼神灼灼的注视楚浪。

筑基境高阶?

心间骇然。

重修近一个月连突破七阶,这份修炼速度一日千里。

不可思议。

陶长老开门见山道:“楚小子,你找本长老何事?”

“哈哈!”楚浪大笑一声,令陶长老皱眉,随后听到:“长老如同弟子长辈一般,没事就不能来看吗?”

话已至此。

陶长老静默等着楚浪下文,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样来。

楚浪自顾找个位置坐下,如同自家般,没有丝毫见外。

取出桃花酒。

“陶长老,弟子前来找你小酌几杯。”

倒满玉樽给陶长老推过去,笑容可掬,让人忍不住接受他的好意。

生不出气来。

“没空。”陶长老准备推迟,奈何楚浪早推樽至自己案前。

“嗯?桃花酒?”陶长老两眼放光,这弥漫的气息太熟悉了,端起玉樽一饮而尽。

这口感……不对劲啊?

难道是……极品桃花酒?

“的确是极品桃花酒。”

楚浪露出一抹笑意,自出桃花坞后找那老头软磨硬泡弄来十坛,连瘦猴都不舍得送。

这酒修炼可大有裨益。

“怎么可能。”陶长老质疑道。

极品桃花酒可从未对外出售,但这口感明明很吻合。

和十年前的一模一样,那一次的记忆犹新。

“弟子和桃花坞老庄主有些交情,弄来一些这不是很正常吗?”楚浪笑着说道。

“哈哈!”陶长老摇头大笑。

这小子行骗都能行到刑堂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从那里弄来一坛便装神弄鬼。

这……胆子够肥。

“陶长老,你看。”楚浪边说边从乾坤袋中取出五坛。

陶长老瞠目一凝。

差点爆粗口。

这是真的……极品桃花酒。

“小子!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说说吧什么事。”

陶长老可不会相信这小子无缘无故的讨好自己而来。

楚浪取出五坛后,也不说送之类的,直接放在地上。

“明人不说暗话,弟子需要您老手上搁浅的玄冰铁。”

听闻后,陶长老连连摇头,拒绝道:“那可不行。”

那可是第一代刑堂创宗之时所留,有特殊的纪念意义。

怎可外送。

平时视为珍宝。

见状。

楚浪早料如此。

哐啷——

将一把左轮扔在案前。

“陶长老请看这个。”

“这玩意……”陶长老拿着左轮枪端详,甚是惊奇。

看不出什么材质所铸造,回想起这玩意威力可不俗。

有些动容。

楚浪看出他来了兴趣,趁势说道:“我师尊将它叫做狂蟒左轮,可以进化到下阶,就缺您手中的冰玄铁。”

“小子,果然不安好心。”陶长老看了一眼楚浪,回应道。

也没有应允。

楚了心中苦笑。

这老头果然不好应付,话都点到如此地步了。

居然还无动于衷。

表面依旧笑容和煦,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丢在案前。

哐啷——

“小子,别费心了。”陶长老叹口气,将来历说明白。

楚浪皱眉。

“陶长老,您留着它,也就永远只是有纪念意义而已,况且现在宗门外有强敌步步逼近,情况不容乐观。”

顿了顿,继续说道:“若玄冰铁到弟子手中将大放光彩,如虎添翼,若两宗发生战争,多杀几人,陶长老明鉴,勿需弟子多言。”

话语落地。

两人沉默。

空气凝重起来,陶长老深深皱眉,楚浪说的的确是实话。

留着又有何用呢?

还不如成就一个有责任心的后辈弟子。

陶长老叹口气,开口道:“唉!你拿去吧!”

“谢过长老。”楚浪行礼道。

随后在陶长老的带领下,将玄冰铁收下。

如今还缺余下的三样材料,楚浪清楚,绝对不好弄。

一来没有钱。

二来不知宝物存在哪里。

正好趁着盛典之际,先打听其下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