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两人对话 血脉传承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55字
  • 2019-07-14 13:10:50

橘红的日头近沉西山,峰谷间氤氲薄雾渐渐下沉笼罩,朦胧迷茫,寒意袭蔓,苍翠树木荫荫花草附一层水珠,格外清新,如场过雨后。

楚浪漫步于山间幽径,一束束光线穿透浓密树叶缝隙间倾投,地面掩映着斑驳的昏暗,迎面晚风袭扑。

三天的课程画上了圆满的句话。

将两枚二品丹药赠予两女,两女推诿不下勉为其难的接受。

那春凌小妮子被忽悠,至今留在桃花坞,没有跟过来。

不知发现过后是何表情。

出桃花坞时从老头那里弄来不少好东西。

从桃花镇归来时,早叮嘱月闲购置部分桃花酒,少部分送给瘦猴,以示慰劳。

回来时据瘦猴透露,昨晚曹骏未在院落,不知所踪,独留曹弛在院落。

曹弛并无任何异常。

那么。

曹骏昨晚踪迹在何处,是个关键的点,是否有参与刺杀事件?

拨开云雾后,事件再次扑朔迷离。

若说曹骏之前故意在桃花镇放出消息,引诱自己出去,然后设伏袭杀。

步步为营,环环相扣。

最为关键的是,算计到我必定过去。

那么,曹骏这份布局算计能力太可怕了。

前两次和曹骏交锋来看,各有胜负。

怎么看都不像曹骏有此等心机之人。

难道背后还有人协助不成?

仇人就摆在那里。

柳元?

据悉,他最近行踪一直在镇世九层塔修炼,那会不会是他出来行刺了?

当然也不排除上玄宗的人,仇人多了,也不好判断。

楚浪摇头。

将此想这事先搁浅,如今在宗门暂时安全。

现在。

急迫解决的事,如何从铁面人那里弄到那块冰玄铁。

雷神ak47的必需材料之一。

势在必得。

一条条对策在脑海推演。

最后还是摇头。

那老头不好应付,软硬不吃,从他手里拿东西,如虎口拔牙。

这也是件头疼的事。

据悉,他那块冰玄铁来历非凡,第一代刑堂主意外所得,专用对付天字号的嫌犯弟子所用。

平时奉为至宝。

唉!

头疼!

不想了!

有些乏了,先回去睡觉再说。

楚浪释然一笑,明日愁来明日忧。

不觉间。

刚迈进院落,迷人的饭菜香味席卷扑来,顿时觉饥肠辘辘,楚浪温和一笑,看来师姐早备好一桌佳肴。

有口福了。

“师姐,我来了。”

楚浪高笑道,迫不及待登堂。

映入眼帘的是一场绝世的视觉盛宴,色味俱全的一桌佳肴。

“师弟来!”莫语笑着招手,那抹笑意温暖整个厅堂:“尝尝师姐的厨艺。”

“师姐,今天是什么大好日子,这么丰盛。”

楚浪瞧着一桌满满佳肴,口水欲涌,连连称奇。

八爪火爆鱼,剁椒野猪蹄,水漫龙头汤,红湖捞凤爪……

说着就要急着动手开杀。

“洗手。”莫语一拍楚浪伸过去的魔爪。

“好咧。”楚浪应声人早飞去。

过后。

一顿狼吐虎咽操作,大快朵颐,满嘴油腻风卷残云般消灭一干二净。

“啊!真爽。”

楚浪伸个撑腰,打个饱嗝。

也不吝称赞一番,惹得莫语飘飘欲仙。

“师姐。”楚浪想起来昨夜的事,好奇问道:“那大鸟虚影是什么?”

“不知。”莫语轻轻摇头,“师尊都离开有两年了,不知道去哪了。”

“师尊……”楚浪叫声有些僵硬,莫语并未注意到,开口道:“师姐,你近来经常不在山上,干嘛去了?”

楚浪下课后从瘦猴据悉,师姐近两个月下山较频繁。

“不妨告诉你。”莫语突然轻轻抬眸望着厅门的落日,目光露出些许忧伤和复杂,缓缓说道:“你我的身世。”

“身世?”楚浪惊疑道,还没去想这个问题:“那查到了吗?”

毕竟自己情况特殊。

“没有。”莫语轻轻摇头,沉默片刻后道:“但一定跟我身上的这只大鸟虚影有关。”

“不是功法的问题?”楚浪惊讶。

莫语说道:“功法只是一部分,这虚影是……血脉传承。”

“血脉传承?”楚浪一头雾水,不懂这是什么。

“简而言之,先祖将传承用绝世秘术封印在血脉里,后辈子孙有一定的几率觉醒并继该传承。”莫语想了想说道。

听闻后。

楚浪神色骇然。

居然有如此强横的秘法,能改变其基因,这……也太强大了吧!

惊愕道:“这么说,师姐的先祖应该很强大。”

莫语若有所思说道:“只是猜测而已。”

“走。”莫语突然起身轻轻挥手,碗盘筷皆席卷到厨房,轻步朝堂外走去。

“去哪?”楚浪跟上,随口问道。

莫语只身到院落,回眸而笑道:“陪师姐散步,不愿意嘛?”

“当然愿意。”楚浪笑着回应,脸上笑出了花。

机会不可多得啊!

伴随着夕阳洒下最后的余温,两人并肩踏上峰顶的山路,耳边晚风轻送,山间各种鸟鸣声渐渐稀稀落落。

享受着静谧的时光,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两人很有默契般选择没开口。

不觉间。

踏上峰顶,楚浪纵览群山,远方一座座山峰挨起如无数骆驼背般,视野骤然开阔起来,顿时心生豪迈,意气风发。

“师弟。”

“师姐。”

两人同时开口,发觉后相视一笑。

“师姐先说。”楚浪罢手谦让道。

“嗯!”莫语点头,美眸直盯着楚浪的双眸,语气严肃道:“师弟可是在谋划少宗主之位。”

楚浪微微惊讶,并未觉得奇怪。

月闲对自己唯命是从,且在昨夜以命挡住致命一击。

可见忠心诚度。

再加上瘦猴这档事,已有两人跟随,渐渐形成了小的党翼。

若有心人一经推敲便知,总之是瞒不住的,但楚浪依旧不想暴露自己的意图。

俗话说,枪打出头鸟。

但对于师姐,可倾心相告。

楚浪真心佩服道:“师姐乃慧眼如炬,什么都躲不过。”

“少贫嘴。”莫语笑靥如花,若那出水盛开的芙蓉,美而不艳,媚而不妖,清新脱俗,赏心悦目。

太美了。

楚浪一时情不自禁的看呆了,下意识的赞美道:“师姐……真美。”

“又来了。”莫语恍若笑骂,但笑容却灿烂生花。

见状。

楚浪非常肯定见过是最美的笑容,魂都要勾走了。

暗暗吞咽口水。

血液悄然在沸腾。

貌似鼻血差点不争气的狂涌。

发现楚浪直勾勾盯着自己。

莫语面泛桃花,脸颊绯红,师弟那样子恨不得将自己吃掉似的,急忙转移话题道:

“少宗主一事需要师姐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