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棋逢对手 此女奇葩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553字
  • 2019-07-14 13:08:26

老子亭

桃花坞里是一片一望无边的桃花林,每阁十丈里都座落一处亭阁,阁门左边的一根柱子皆挂一副对联。

楚浪所在的老子亭挂的便是“老子亭前老子人”。

这里桃花树一年四季都常于开花状态,并未结果,环境清新静逸,小桥流水,花香沁扉,不失为饮酒赏月的闲佳之处。

楚浪两人来此处并为饮酒而来,一路人和春凌也混了个熟脸,仅仅知道其名字。

楚浪拿起玉樽轻轻喝口桃花酒,入喉清凉满口生香,入腹波澜起伏的辛辣,似乎整个人就要焚烧起来,头顶冒烟,差点喷出。

这酒太难喝了吧!

一杯下肚整个人头重脚轻,楚浪自认为一斤白酒不倒。

可如今。

一杯几乎跪地求饶。

“春凌。”放下酒杯,楚浪想起正事,尽量语气温和道:“向你打听个事情。”

不温和不行,这姑奶奶吃软不吃硬。

楚浪自认为有几分口才,奈何在这姑奶奶面前,起到的作用不大。

何况是有求于人,不能硬碰硬。

月闲就别谈了,如老鼠见猫那般。

闷头喝酒。

“都是朋友了,别谈帮忙不帮忙的,太俗了。”春凌笑嘻嘻,随后斜着眼睛话锋陡转道:“不过,有条件。”

果然不出所料。

表面朋友。

“什么条件?”楚浪不动声色问道。

春凌露齿一笑,指着玉樽中的桃花说道:“你们两个喝赢我。”

“就这么简单?”楚浪惊疑道,爷虽酒量不太行,可手下有一员大将啊!

两个大男人。

还怕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丫头片子不成。

“你没听错。”春凌笑意渐浓,眼角都笑成月牙弯儿。

“不对劲。”楚浪扑捉这幕,感觉着了这十六岁丫头的贼道了。

明知道是个坑也要跳。

这丫头曾说她是这里大小姐,想必能起到一些作用。

把心一狠。

“怎么喝法?”楚浪硬着头皮问道,今天拼老命也要征服这丫头。

不然以后还怎么征服天下。

“呐。”春凌从乾坤袋中扔出三只大碗在桌上,旋转不止。

哐啷——

楚浪神色微抽。

还是铁碗,而且……这哪是碗,简直是小型的盆。

她还随身携带,不会遇到高手了吧!

人不可面相啊。

“来人啊!”春凌朝外边喊道,恭候亭外的小厮一个激灵小跑进来。

“小姐,请吩咐!”小厮低头战兢恭敬道。

“去。”春凌头也不回,迫不及待挥手道:“将极品的二十坛桃花酒搬过来。”

听闻,小厮如高山压顶,几乎吓瘫在地,两腿发软,小声说道:“小姐……老庄主有交代,这个……不允许给小姐拿酒,不然……小的就……完蛋了。”

“你去不去。”春凌抬眸狠瞪过去,不容置疑,“不去的话,本姑娘叫别人去。”

“小姐……”小厮露出如丧考妣神色,把心一横:“小的……去的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春凌露出一抹笑容,道:“这个月你的薪资加一倍。”

“谢谢!小姐。”小厮受宠若惊急忙谢过,准备离去被楚浪拦住。

“春凌,等着。”楚浪看着一脸摇摇欲试的春凌,这架势是躲不开:“你先安排人将我需要的消息打听了。”

“为何?”春凌蹙眉,脸色陡然一冷,直视道:“你想干嘛?”

“酒当然要喝。”楚浪凝视而笑,气势毫不示弱:“就怕等会大家都喝高了,误事了可不好。”

“哼哼!”春凌嗤笑,瞪着楚浪不屑道:“你真扫兴,先说好不许求饶,除非……”

“请讲。”楚浪失笑,懒得跟一个丫头片子计较了。

事情办好各自飞。

“以后做我护卫。”春凌抛出令两人意外至极的话语。

“不行。”楚浪摇头道,这开什么玩笑。

给一个丫头片子当护卫?以后不得被气死才怪。

“两年。”春凌咬牙伸出两根纤指。

“以后再说。”楚浪罢手推诿道,随后认真:“先将我的事查探清楚,我赢了,将结果告诉我,我输了,你将消息封锁起来。”

“你会后悔的。”春凌撇嘴不满道:“说说你的什么事。”

楚浪暗松口气,将事情始末说一遍。

听闻后。

春凌站起来围着楚浪打量,一手托腮,笑眯眯道:“没想到,你还有点魅力嘛!”

楚浪不动于衷任由打量,笑道:“没有点魅力,都不好意思出来混了。”

“哟。”春凌心不在焉,吩咐那小厮道:“去告诉刘掌柜,两个时辰内必须办好。”

“是!小姐。”小厮飞奔离去。

春凌兴趣缺缺说道:“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这简直是破事。

“呵呵!”楚浪干笑一声,有了春凌介入后,查探起来如鱼得水。

只要在桃花坞里传出的。

想必幕后黑手以为桃花坞势力大,即使自己知道也无济于事,干瞪眼。

万万没想到。

阴错阳错的遇到桃花坞大小姐,这事儿变得简单了。

稍刻。

有几名小厮搬来二十坛桃花酒,堆叠小阁内,几乎占满,显得拥挤起来,美味佳肴有婢女一排排的端来。

月闲也倒吸凉气,师兄之前悄悄问自己,有没有信心。

回答说,有九成把握,留下一成由师兄来承担。

虎眸不由看向这小妮子,真的是从娘胎就会喝酒不成。

“来。”春凌兴致勃勃,率先拍来封泥,满亭清香弥漫,琼鼻凑到酒坛口,深深呼吸一口,笑靥如花逐绽放。

活脱脱的小酒鬼。

两人笑容凝固。

“我先来。”春凌直接仰起小脑袋,猛灌牛饮,如饥渴了十万年。

咕噜……

楚浪膛眸直瞪。

这……这……女汉子……

即使是水都不能这么喝吧!

这小小肚皮怎么能装这么多……

吧吧——

才十几个呼吸,小妮子抹掉嘴角残留的酒滴,吧吧着嘴巴。

意犹未绝。

“你们谁先来。”

小妮子笑盈盈看向两人,玉颜露出浅浅的小酒窝,煞是可爱。

“不用这么麻烦。”楚浪抓起一坛,拍来封泥,道:“你喝你的,最后清算。”

“好。”小妮子爽快答应。

月闲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两个男人对付一个丫头。

奈何师兄一脸像个没事人那样,真心佩服其涵养。

说白了,是脸皮的厚度。

难道没看出这小妮子是女孩子吗?

一场大战上演。

推杯换盏,昏天地暗,愈演愈烈。

咕噜——

牛饮声充斥老子亭,话说小妮子委实了得,一人独战两人,还领先两坛。

楚浪喝半坛后,头晕目眩。

眼前迷迷糊糊觉天旋地转起来,人影重叠。

试着用法力化解,发现无济于事。

早到烂醉如泥的地步,双腿一软,下一刻就要倾倒在地。

“你……”春凌余光瞥见,一阵无语,急忙过去一把扶住他。

月闲才喝完,目睹师兄这么快便醉了,心间一惊。

“不管他了,继续。”春凌将楚浪扔在一旁,囔囔道。

“好。”月闲醉眼微醺,再拍来一坛,目光落在小妮子身后,地上凌乱的空出六坛。

吓了一跳。

什么时候又多喝两坛了?自己才两坛加楚浪的半坛……

惨不忍睹。

春凌见月闲速度越来越慢了,嘟嘟嘴道:“你怎么也不行。”

一脸的不尽兴。

“我……”月闲憋红了脸,狠劲窜来,狠狠的抓起一坛猛灌。

不知觉间。

三坛没了。

月闲感觉如楚浪那般,不行了,倾倒在地。

“你们……”小妮子挥舞小拳头,几乎抓狂。

才三坛就倒下了,好意思接受挑战。

恨恨的上去往月闲虎躯补了一脚。

顿时撅着小嘴,念念有词,闷闷不乐起来。

这时。

久违的机械声在楚浪脑海里响起,唤起了沉睡的灵魂。

“滴!楚大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