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戏谑对手 鼓掌之间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534字
  • 2019-07-14 13:01:43

常闻道,世上总有那么一种人,语不惊人死不休。

楚浪近来频频刷新了耀星宗诸人对他的重新认识。

此刻一番话,狂妄自大之极,在诸位大人物面前以“爷”自居。

不知该说何好。

然而。

耀星宗诸人渐渐习惯,面对盛气凌人的上玄宗,楚浪回怼着实解气。

不过。

宗主这回把楚浪给坑了,要是楚浪知道这一切都是由宗主而引出的问题,不知作何感想。

此刻。

冯听雪有些恼羞成怒,自己堂堂上玄宗的天之骄女,在哪都是人人敬畏,年轻一辈莫敢不从。

可如今。

有人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直面辱骂,这如何受得了。

何况爹爹就要眼前。

冯听雪秀眸生寒,愠怒沉吟道:“你就是他们口中的楚疯子,怎么如此没教养?这都是耀星宗培养出来的人吗?令本姑娘眼前一亮。”

诸人一阵反感。

恶人先声造势,刚刚不是你先骂楚浪的吗?

要说没教养,当我们瞎了啊!

楚浪感觉眼前这漂亮少女,说话有些带刺,该收拾一顿,吊起来鞭策,蜡滴成泪,同时也让自己一头雾水。

话说无风不起浪。

之前说自己配不上她?现在又说自己没教养,这莫名其妙,诡异得很。

总感觉被人给出卖了。

转眸扫向在场的人,上玄宗五人面带寒霜,当目光掠到首座的宗主时,发觉他似笑非笑的看向自己。

冥冥有种直觉,罪魁祸首就是宗主。

可是什么时候得罪宗主了?

楚浪只好将询问的眼神看向莫语,希望有何解释,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莫语会意将事情浓缩成三言两语快速传达。

听闻后楚浪释然一笑,黑眸幽怨的看向宗主,不带这么玩的吧!

躺着都中枪。

不过大家都是一家人,秋后再算账,眼前敌人先解决掉才是。

“姑娘!对不起,是在下刚刚有所冒失了,给你赔个不是。”楚浪抱拳一脸歉意说道。

所有人一愣,楚浪道歉了?

第一想法是楚浪被美色迷惑了心智。

莫语微微蹙眉,真想一棍子敲醒师弟。

丢人啊!

“哼!”冯听雪冷然一笑,厌恶看向楚浪:“不仅是疯子,还是登徒子,令人作呕。”

楚浪眉头微挑,早料如此,浅然一笑,温和道:“姑娘美貌如花,刚刚在下的确有眼无珠,过后细细思索,这一切并未是姑娘的错。”

“不过。”楚浪眼眸掠过一抹笑意,话锋一转,轻声道:“在这里谢过宗主大人的美意,求婚的事弟子很赞同,愿意娶姑娘进门,不过是……小妾。”

此话落地。

彻底刷新了诸人对楚浪的认知,此子不安常理出牌。

示弱再反击。

在你得意时,当头一捧。

之前误会了。

“混账。”

冯子振嘴角微抽,这赤luoluo羞辱他的宝贝女儿,不可饶恕,庆东原之前的话燃烧着怒气未消,又窜出来一个混小子。

娶他女儿为小妾?

真的活的不耐烦了。

要不是顾着长者风度,又处于耀星宗的地盘,早一巴掌拍死了。

“混小子,口下留德,不然哪天死了没人给你收尸。”冯子振冷冷说道。

“爹爹说的对。”冯听雪附和,随后朝楚浪冷嘲热讽道:“楚废物,本姑娘的你一招都借不下,谈何娶本姑娘?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接一招就可以?”楚浪笑道。

“无知。”冯听雪冷笑道,莫非蠢到不清楚开光境与筑基境的差距?

猪头一般。

没有智商还敢站出来,可惜了那一副好皮囊。

上玄宗一群人也嘲讽冷笑连连。

楚浪毫不介意,罢手笑道:“即使能接住,爷也不会接,娶你的人,皆是眼瞎了。”

“你……”冯听雪一时气绝,画风转化太快,有些措手不及。

这废物说话真的很气人,让人抓狂不止,恨不得吊起来打个三天三夜。

想到此。

冯听雪秀眸闪烁一抹笑意,嘴角微微掠过一丝弧度,开口道:“爹爹,这婚事我同意了。”

这番话如晴天霹雳般,让人灵魂一颤。

楚浪惊愕。

这是唱的哪一出。

看上爷的美色了不成?

冯子振脸色一抽,训斥道:“胡闹。”

话音沉怒。

冯听雪吓了一跳,爹爹生气了,顿时默不作声,狠狠瞪着楚浪。

冯子振不动声色的叹了口气,自己的弟子婚事固然重要,但若是把女儿赔进去,这买卖绝对不划算。

何况此次求婚,意义非凡,看来今天任务完不成了。

“回去。”冯子振拂袖准备班师回朝。

“哈哈!”

庆东原大笑,饶有兴趣看向这对父女,开口道:“冯长老意下如何?”

“此事可行。”清江引帮腔道。

“哼!”冯子振冷哼一声,“庆东原,你好自为之,不要后悔今天这个决定。”

说完。

率先迈步离去。

花芳菲冷冷看了一眼庆东原,李如靖不甘的看了一眼莫语,冯听雪狠狠看了楚浪一眼,还有一个执事模样低头提着聘礼离去。

一行人灰溜溜的离去。

“莫语,楚浪留下。”庆东原颔首示意,挥手说道:“其他人都散了吧!”

“是!宗主。”诸人恭敬行礼后尽数退去。

庆东原目光注视着两人,缓缓开口道:“知道为何唯独留你们两人吗?”

“不知。”两人想了想,没有任何头绪,异口同声回应道。

庆东原点头道:“你们与众不同。”

“请宗主明示。”楚浪故作一头雾水,询问道。

莫语隐隐猜到。

“莫语体质特殊,连本宗主也看不透,想必你自己也不清楚。”庆东原说道。

莫语一如平常说道:“师尊片字未提。”

“嗯!”庆东原点头后,眼神灼灼的盯向楚浪,开口道:“你的那些奇异灵兵可否让本宗主一观?”

楚浪暗觉不妙。

这目光怎么如此饥渴,爷又不是女人。

不知宗主是善意还是恶意,但表面平静如常,不能露出破绽。

这可是自己最大的秘密,师姐威逼利诱下才让她看一次。

“宗主,这……”楚浪露出为难之色,一本正经瞎说道:“是师尊给我的,叮嘱说万不得已不能显露,更不能让第三人观摩,还请宗主不要为难弟子。”

心中庆幸。

有师尊好啊!

先拉出那便宜的师尊这块挡箭牌,忽悠过去再说。

莫语心中好笑,上次回答不是说在后山捡到的吗?

但也没有责怪,谁没有一点秘密呢。

“也罢!”

庆东原失望的调整坐姿,从怀中摸出一只巴掌大的黑色布袋扔给楚浪,有些肉痛说道:“赠你乾坤袋,免得你掏出奇异灵兵时被有心人发现破绽。”

“谢谢宗主大人。”

楚浪拱手示谢,爱不释手的摸着手中乾坤袋,质感柔软舒适,这可是了得的宝物,宗门能拥有的不过巴掌之数。

有了乾坤袋后,的确解决了一大隐患。

连看向眼前的中年男人眼神,都格外顺眼,发出内心的感激。

“哈哈。”庆东原大笑,再次从怀里摸出两枚令牌丢给两人,说道:

“十日后便是三大家族成立千年的典礼盛会,开启九天妖塔,里面有数不尽的机缘,只有年纪不超过二十的人方能进入,刚好你们两人适合。”

“是,宗主。”两人示谢道。

楚浪知道三大家族是共掌争渡城的大族。

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好了,回去准备吧!”

庆东原微微点头,不忘重重叮嘱道:“记住,量力而行。”

“是,宗主大人。”两人告别退去。

目送两人离去。

庆东原拿起案前的一杯茗茶,一饮而尽,喃喃自语:“时间不多了,希望你们尽快成长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