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人多势众 落花流水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476字
  • 2019-07-14 12:57:37

两方弟子碰撞瞬间,法力肆乱暴躁,杀伐招式尽出,才初次冲锋,便乱作一团,青龙学堂凭借人多优势,占尽上风。

人潮汹涌,澎湃激起数次翻滚大浪,来来回回,虽不至于死。

但拳拳相撞,道道碰撞爆声一浪接着一浪,连绵不绝,回荡诸天。

嘶喊声,咒骂声,求饶声,痛呼声等等嘈杂一片充斥这方苍穹,萦绕盘旋。

譬如一般门派火拼的场面,场面火爆熏天,令人叹为壮观。

多大的仇恨啊!

厮杀愈演愈烈。

气氛感染蔓延笼罩全场,所有人几乎打红了眼,双方越战越勇,群魔乱舞起来。

牙口好的不论男女,一概不顾,逮到就猛扑过去大块乱啃,双手灵动的不忘乎上下乱抓。

踉跄满地打滚成一片。

这么近的距离,肯定不是在接吻,而是在打架。

这还不止,甚至有十几人打滚乱做一团,不乏师妹师姐在其中。

但是。

没人在乎这细枝末节。

干翻对手才重要。

现在力量不力量显然没重要,如流氓干架一般。

着实生猛的紧。

楚浪暗暗震惊,碍于身为师者身份,不然早冲去,大吼一声。

“放开师妹,让我来。”

这场面。

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外敌入侵。

“师兄。”何可柔满脸绯红,轻声道:“是不是该收手了。”

再这么下去。

或许出人命,事态就严重了,后果在座没人承担得起。

曹骏也不行。

虽美名实战教学,但楚师兄在宗门得罪的人可不少。

柳元为最。

一定会抓住把柄落井下石。

“没事。”

楚浪收回眸光,瞧着一眼何师妹,俏颜娇艳欲滴,雪颈洁白如雪,紧束云髻黑丝飘飘洒落在秀肩后,睫毛微动,眼波流转,琼鼻下一片红唇诱人。

心间不由一荡。

这个女子美而温柔,如一口清泉般能洗涤人灵魂的魔力,远离纷扰尘世。

不知道将来便宜哪个魂淡。

虽容貌比起师姐,有少许的差距,但各有千秋。

师姐是那种身材火辣,婀娜多姿,柳眉黛墨,凤眸秋水,肌肤弹指可破,天生丽质,玉颜美而不艳。

一颦一笑,众生皆醉,又如御姐一般,温柔中让人沉沦。

想到此。

不由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何可柔早就发现楚浪盯着有会时间,随后又看到他嘴角那么笑容,不由低首暗喜。

这时一道怒声打破了两人的即将要接着的谈话。

“住手。”

“都给我住手。”

曹骏怒火中烧,声如暴雷,炸响天际。

奈何没有人管顾。

双方厮杀已经相交到不可分开的地步,原本只是带着一顿教训对方出口恶气为主。

力有保留。

谁曾想到,后来厮杀吃亏了,怒火燃烧炽盛,出招更是狂风暴雨起来。

不少弟子身受重伤。

地上血迹斑斑,极为刺目。

曹骏更是心沉深渊,己方受损严重,再继续下去,和楚浪铁定到刑堂不可。

楚浪现在一无所有,内门倒数第一,穷酸一人。

自己可不同。

宗门第四,宗门少主的位置可一直空着。

不能因此战进刑堂带来负面影响,师尊大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奈何心急如焚等待许久,仍然不见楚浪出手制止的意思。

自顾和何可柔就要打情骂俏起来。

那还了得。

“曹师兄。”

楚浪玩味喊道,颔首示意战场,意思昭然,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你的人不怎么样嘛!”

话中带刺,虽不明着说。

“住手。”曹骏敏捷能感受到,霎时目呲欲裂,红着眼怒吼声中裹挟着法力,穿透厮杀中的弟子,震撼灵魂,遽然纷纷激一个灵。

停手罢战。

双方虽然都鼻青脸肿,衣裳褴褛。

但是。

青龙学堂弟子扬眉吐气,意犹未绝。

而白虎学堂弟子怨气满腹,心间那团怒火还在燃烧。

太可恨了。

挨千刀的楚浪,这所有一切拜他所赐,恨不得食肉寝皮。

但又无能为力。

落后就要挨打,敢怒不敢言。

很憋屈。

“别停啊!”

楚浪故作深深失望道,好似错过了几十个亿那般可惜,甚至伤心欲绝。

但也知道。

作为群架发动人,若出事后,必定承担责任最为严峻,显然曹骏也明白这点。

两人一直在博弈。

最终。

曹骏应该有所顾忌,不敢背水一战,一战到底。

虽然楚浪不明白他的顾及在哪。

但肯定有。

“楚疯子,算你狠。”曹骏怒骂一声,拂袖离去。

此刻,多说一句话都毫无意义,自取其辱,还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

待日后卷土重来。

白虎堂听课的弟子紧随纷纷离去,有少数的弟子望着楚浪,欲言还休。

楚浪含笑目送。

首战告捷,心情自然畅快,欲高歌庆祝。

但转想,如今是为人师者,必须注重师表仪容,不得纵意放肆。

树好榜样。

须给同学们留下伟岸的身姿背影。

“同学们,你们好样的,今天表现甚佳,大大出乎意料,令老师刮目相待,颇为欣慰。

奈何老师一生清苦,视钱财为粪土,家徒四壁,两袖清风,没有什么奖励给你们,等会让两位你们的师姐给你授课,略褒表彰。”

听闻后一群男弟子雀跃欢呼,刚刚干架时,因为有师姐在后方观战,故特为卖力。

希望给漂亮师姐留下美好的印象。

可一群女同学顿时不乐意,撅着小嘴,本来就是冲着楚师兄授课才来的,一睹俊容。

有风度,有知识,有容貌,为人和蔼可亲,相对对手,霸气凌然,不畏强权。

多优秀的楚老师。

有少女上前怯声询问道:“楚老师,你什么时候给我们上课吗?我想……听你的课。”

楚浪表面依旧波澜不惊,内心有点慌,自己几斤几两,心知肚明。

要说耍嘴皮子,信手沾来。

要说授课,知识有限。

虽继承记忆,但不等于继承境界的领悟,这是属于个人的东西,谁也带不走。

如果简单的几个问题,依靠四天在藏经阁的大致浏览,结合自己对炼气境的理解,勉强作答。

仅仅限于炼气境弟子。

筑基境弟子怕是顶不住,一般提出问题的岂能简单?

都是解决不了的问题。

“会教的。”楚浪笑了笑,如沐春风扑向诸人,“这几日里,老师负责炼气境的弟子,你们的师姐负责筑基境弟子,一对一的指导你们。”

“同学们,今天全面大致的讲解,课程结束后,回去把不懂的问题罗列出来,明天进行一对一讲解。”

……

一番叮嘱后,诸人先回堂等候。

何可柔美眸看了楚浪几眼,欣然答应前去授课。

此时。

堂外剩下楚浪和蒋霏霏两人。

蒋霏霏目送何可柔的背影,不满道:“师兄,你懒得无药可救啊!”

本来说好协助的,如今一不小心变成主战。

楚浪心中苦笑。

这不是懒得问题,毕竟教不来,误人子弟的事做不得。

这不是辱没老师这层身份吗?

“温故而知新。”楚浪笑说道,发现蒋师妹细细品味这句话时,继续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过后。

“有道理。”蒋霏霏舒眉点头,眼眸闪烁亮光。

“师兄,何师妹漂亮吗?”蒋霏霏忽然停下脚步,漫不经心问道。

“若天上的月儿一样美。”楚浪不假思索回应。

蒋霏霏面泛桃花,半开玩笑问道:“那何不收下呢?”

楚浪准备作答。

身后有一道急促的声音传来,打住了。

“楚师兄,不好了,莫语……师姐……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