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老师理想 来者不善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478字
  • 2019-07-14 12:53:47

“师者,其闻道先乎己,无乎生前生后,无乎贵贱之分,承解惑也,皆为师。”

“今,满堂年纪稍长老师大有人在,今,师占此位,并非天赋决定一切,往昔付出有目共睹,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一劳永逸那是自欺欺人。”

说到这里。

楚浪故意停顿,知道只有交流式的教导,同学们才有兴致。

不至于走神。

人群中。

有一名弟子似有明彻,忍不住出声道:“怪不得楚老师的院落有些破落,原是用来警醒自己,弟子受教了。”

老师果然用心良苦。

楚浪笑了笑,“这位同学一点便通,悟性极佳,良木可造。”

当场褒扬。

那名弟子喜出望外。

诸人羡慕。

楚浪抬步走下台去,目光覆盖之处。

十八岁到二十五岁的炼气境大有人在。

这已经算很惨了。

越往后筑基,以后成就越低。

这帮弟子太惨了!

楚浪感叹。

外门弟子大多自力更生,得到的修炼资源甚少,今以老师身份授课,有些心疼,爱心泛滥开来。

原来。

我是一名有大爱的老师。

他们如同我的孩子般,是我的学生,我希望他们听到我的教诲后,潜心修炼,磨掉浮躁气息,成栋梁之材。

若以后有人骄傲的说,我是楚老师的学生。

便心满意足了。

这种情感很复杂。

一声“楚老师”不仅仅是白叫,更多的是一种责任。

随后缓缓开口道。

“我们共同的老祖先曾说“一日为师,终身如父”,你们父母生育你们,是你们的亲生父母,老师谆谆教诲你们,是你们的再生父母。”

话音落下。

有弟子不解道:“楚老师,你说后一句话无可厚非,能无悔帮助弟子的师者,胜似父母,但是,弟子颇喜先辈留下的名言警句,为何没有听说我们哪位老祖先说过上一句话呢?”

“不必在意谁言。”

楚浪笑了笑,“重要的是话意,作为弟子,你们可以对我这个老师不敬,我并未在乎,但是对待其他授课的师兄,定尊敬之,因为尊师才能重道。”

满堂弟子点头。

楚浪不知何时已转回讲台,继续开口道。

“老师没有拔苗助长的神奇手段,也没醍醐灌顶的秘术,有的是一个鞠躬尽瘁,蜡烛成灰,一日为师,一日尽职的心。”

“在老师眼里,无论恶贯满盈的,心地善良的,学霸学渣的同学,都是小可爱,小仙女。”

老师的职责是‘千教万教,教人求真’;你们的任务是‘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老师苦心婆口说这么多,是希望你们将来成材,栋梁之材,桃李满天下春晖遍四方。以我耀星之名,纵横天下。”

楚浪严厉的声音回荡在堂内,恍若长河,时湍时缓,滔滔不绝,句句沁扉,诸人如聆听圣人洗礼般。

满堂弟子热泪盈眶,有个别弟子低泣。

楚老师人真好,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架子。

“老师。”有弟子想起楚浪之前的话语,何为老师,出声问道:“这就是您所说的老师吗?”

楚浪点头道,“也是老师的理想。”

“理想?”许多弟子露出迷茫之色。

有弟子问道:“楚老师,我们修仙,但是何为仙?仙又在哪里?”

此话一出。

堂内恭默守静,渴望的眼神盯着楚浪。

他们很想知道。

楚浪心中苦笑。

若以往有人问,他会毫不犹豫说。

不知道!

但是今日。

身份不同,若说不知道,定会影响这帮莘莘学子心中一直追求的修仙梦,谁修炼还不是为了有一天能成仙?

可是仙又是什么呢?

然而。

楚浪哪里知道仙在何方。

抬眸。

望向窗外的无尽虚空,闭目沉思,两女同样望向楚浪。

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仙,是长生,生活在很遥远的地方,是我们的终点,他们高高在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搬山倒海,无所不能。”

楚浪闭目沉吟道。

语气坚定,让人一听,如真似的。

但是只有他清楚。

这是画饼!

这是给这帮弟子的希望,为梦想而活,无疑是目前最为正确的说辞,答案。

转身。

“同学们请谨记,高峰之巅,积于毫土,海洋广阔,不择细流。修炼要脚踏实地,步步为营,方是眼前该做。”

“谨遵老师教诲!”所有弟子应声道。

有弟子又问道:“老师,口声称我们为同学,到底何为同学?老师和学生又是什么关系?”

老师说的,似懂非懂。

老师和师尊一样吗?学生和弟子一样吗?同学和同门一样吗?

“同学们都坐好,老师慢慢道来。”楚浪说道。

然后。

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一阵口若悬河,声情并茂且有条不紊的道出。

半个时辰后。

堂内弟子尽数点头。

原来如此。

这是一个新的定义,与想象中有些不一样。

随后楚浪又补充道。

“哪天你们累倒了,告诉老师,老师就如一杯解乏的茶。”

“哪天你们失恋了,告诉老师,老师就如一杯忘情的水。”

……

诸人热泪盈眶。

楚老师对我们太好了。

体贴入怀,关怀备至。

外门弟子。

宗门向来不管不顾,来授课的师兄大多敷衍了事,哪有楚师兄这般关心过我们。

简直天差地别。

而且。

楚老师还不嫌弃我们身份实力低微,还当我们当成亲人一般。

别说话。

什么也别说了!

我想嫁给楚老师!

给楚老师生一堆大胖小子。

楚浪被气氛感染,慷慨激昂,适时开口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番话。

堂内弟子细细品味。

几息后。

如鸡血灌顶,群起激昂,斗志高涨,这句话像是一柄大锤,砸碎了心间的自卑。

这种感觉……如去掉心病般,恍然飞一般的感觉。

太爽了!

往昔。

他们因为天赋平平,被人看不起而自卑,潜移默化的自信被一点点的焚烧。

慢慢坠入自卑的世界。

甚至颓废起来,开始堕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大有人在。

混日子,得过且过。

刚刚。

楚老师的这句话。

深深穿透内心,震撼灵魂。

人,可以欺负现在的”我”无能,废物,一无所有。

只要。

“我”将勤补拙,夜以继日,持之以恒。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那么。

多载后的“我”,谁还敢大声说出来那一句“废物”?

天下谁还敢?

楚浪暗暗点头。

能不能领悟全凭这帮弟子了。

言已至此,该指名方向的都说尽,该鼓励的都说透。

毕竟修行还靠个人。

作为一名临时的“老师”,自认为恪尽职守,尽心尽力。

不辜负“老师”两字该有的责任和付出。

希望你们将来翱翔九天时,莫忘记老师此时的教诲即可。

原来,老师很容易满足。

这时。

堂外传来沸沸扬扬的吵闹声,如闹市般,嗡嗡作响,令人生厌。

楚浪抬眸望去。

是对面的白虎堂的弟子尽数出动,有近二百人左右的朝这边走来。

来势汹汹。

原来维护秩序的长老和执事不知去向。

“师兄,来者不善。”蒋霏霏蹙眉说道。

“嗯。”

楚浪点头,有些不悦,作为一名老师,授课时最讨厌被打扰。

但又心生疑惑,

对面白虎堂不就是曹骏授课吗?

他这是要干嘛?

难道要干群架吗?

堂内一群弟子,注视到那边情况后,惊疑不解。

“蒋师妹,麻烦你去查探下,看看什么情况。”楚浪说道。

“好。”蒋霏霏走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