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楚老师也 为人师表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10字
  • 2019-07-14 12:52:09

天元峰,一处院落。

嘭嘭——

哐当——

从房间里传来各类东西疯狂亲吻地面的声音。

格外响亮。

一名锦绣华衣玉质金相的青年来回踱步,略显秀气的脸庞寒霜冰结。

如敷面膜那般。

青年开口道:“弛弟。”

“哥哥请说。”

另一名年纪稍小的青年颤抖声音敬畏回道。

青年抬眸看向自己弟弟。

“是你,该如何做?”

安静,两人沉默。

稍刻。

“哥哥,弟弟愚钝,实在想不出应付策略。”曹弛沉头低首说道,幽怨的小眼睛盯着脚尖,脸色在青灯照耀下异常惨白。

“嗯!”青年点头。

黑眸空洞无神的看向地面零七八落的陶瓷碎片,还有残肢断骸的桌具。

身后。

曹弛眼皮一跳,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努努嘴,又白白浪费我的钱财了。

因为,这是我曹弛的房间。

哥哥!每次生气请不要再来我房间,求你了。

真的求你了。

该死的楚浪,好好去授课得了,非得弄得大张旗鼓,满城风雨。

这回。

就我曹弛最可怜了。

内有哥哥欺压着,外有你楚浪镇着,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忽然。

曹弛身前的青年嘴角笑意渐浓,面目寒霜顷刻间融化,精神焕发,低语朝曹弛吩咐几句。

后者不断点头,眼眸愈发闪亮。

说完。

“走。”青年勾搭着曹弛的肩膀,开怀道:弛弟,去为兄那里,我们兄弟小酌两杯。”

“好!”曹弛眉开眼笑点头,“谢谢哥哥。”

“哥哥,只要我们两兄弟联手,何愁干不翻他楚浪一个人。”

“弛弟言之有理,先让他得意一时,到时候我们将他从高处推跌落下来,将是他翻不了身的地狱。”

“哥哥,英明神武。”

“少拍马屁。”

……

荡青山。

外门弟子聚居修炼之地。

院落成排林立陈列,错落有致。

此刻。

人去楼空。

外门有青龙和白虎学堂。

每月开堂为期三日,由内门弟子前来授课,是外门弟子眼中的盛会,是接受知识洗礼的圣地。

外门千人,只有三名长老,十名执事负责。

平时累成狗。

千人千个问题,解答都够呛。

这时。

累并快乐着,楚浪等人到来,大大减轻了接下来的负担,稍微负责秩序即可。

青龙学堂内。

方圆百丈人头攒动,摩肩接蹱,济济一堂。

特别是女弟子身边,明显挤着的人颇多,水泄不通。

人挤人,到底是人挤人,自然嘈杂一片。

“别挤啊!把人家的那个……都挤出来了。”

“师妹,对不起!我也不想啊!奈何人太多,他们老推我。”

“谁大爷的,听课还带着棍子,赶紧拿开,顶着老子难受。”

“两位师姐,怎么还没来?快到点了,都等一夜了。”

“楚师兄,我的梦中郎君,快来啦!你的小师妹在这里。”

“开堂钟声还没响呢!你急什么?”

在诸多弟子满目期待下。

咚咚咚——

三道钟声响彻荡青山,回荡在山谷中久久不散。

堂内弟子皆目光聚集在最前方的圆台上,从堂门走来三人,前方一名黑衣少年,俊美若妖,身后是两位绝色美女,赏心悦目,美丽动人。

“何师姐,蒋师姐,我爱你们。”

不知哪位调皮的弟子声音在人声沸鼎的中突破出来,随后哗然一片。

诸人笑声浓烈。

两女浅然一笑,习以为然。

讲台上。

楚浪表面看似平静,内心却有些忐忑,毕竟第一次面对近乎七百来人。

公开授课。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然而。

听到一名弟子调皮的话,心中好笑,到哪里都少不了皮的弟子。

“噔噔噔。”

楚浪指节轻轻敲着讲桌,欲让堂内弟子安静,奈何场面太吵,如菜市场。

根本停不下来。

”嗯?”楚浪挑眉。

连花长老爷都不怕,不信还镇不住你们这帮家伙了?

啪啪啪——

抓起惊堂木连拍讲台三下,霎时镇压了排山倒海的声浪。

堂内鸦雀无声。

楚浪满意浅笑,朗声道:“新年的第一堂课,师兄很荣幸来开这个好彩头,特意请来了你们两位漂亮的师姐。”

黑眸扫向众人,高声道。

“同学们,请以你们最热烈的掌声欢迎。”

满堂弟子面面相觑。

“什么是同学?还是同鞋?还有什么是鼓掌?用手还是用脚?还是用嘴?”

同鞋们?

指的是我们?

鼓掌?

同鞋们鼓掌?

难道师兄在考验我们?

难道。

这一句话连起来,叫我们用脚板猛然踏地发出猛烈的声音,来抒发情感。

欢迎师姐。

师兄真会玩。

有弟子领悟到,说做就做,在从众心理作祟,所有弟子皆效仿。

砰砰砰——

霎时,堂内如地震般,尘土飞扬,如满天黄沙世界般。

楚浪哭笑不得,说漏嘴了。

弄巧成拙。

准备出言纠正时,有一名弟子问道:“师兄,我们做的是否对?”

“咳咳!”楚浪尴尬一笑,随后正色道:“以后请叫我为“楚老师。”

“楚师兄?楚老师?”

“什么是老师?”有弟子不解追问道。

楚浪用眼神的赞赏看向哪位弟子,说道:“这位同学问的好,何为老师?”

“这前一个时辰,我们不谈修炼?不讲炼气境如何快速聚气,不说引导灵气入体,不论功法优劣。”

“就讲讲什么是老师?什么是同学?老师和学生的关系?”

话音落地。

有弟子反驳道:“师……楚……老师,我们是来解决修炼遇到的一些问题的,时间宝贵,讲的那些什么,我觉得没有必要。”

诸多弟子点头,认同此话。

楚浪不觉奇怪,忽然神色严厉道:“如果不将自己定位清楚,那接下来的课程将……毫无意义。

“不明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担不到该有的“责任心”,谈何修为?这是很可悲的事情,误人误己。”

“而我楚浪绝不会做那种人,既然站在这三尺讲台上,就该承接着”老师“这个角色,恪尽职守。”

楚浪边说边用眼光扫着堂内的弟子反应,皆侧耳倾听。

暗中点头。

毕竟内门弟子的威名不是盖的。

旁边两女沉默,眼前自称“楚老师”的师兄,威名炽盛。

纵然外门弟子有个别。

再皮,再狂,再疯。

还能有人能比肩?

他霸气指着玄宗弟子,曾说一句,“尔等都是垃圾。”

满堂谁敢?

平时哗众取宠的弟子,皆选择沉默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