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设局鸿门 惴惴不安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00字
  • 2019-07-14 12:50:09

赤日万丈光芒恍若蘸辣椒水般洒向大地,高阳峰苍木成荫的茫茫一片森林皆低首无声呛着,无精打采。

连知了哀嚎不停,格外扰人清净。

屋内。

楚浪双手抵着月闲后背,“兵”字法诀高速运转着。

一团团柔和金色光芒如暴虎冯(ping)河般狂猛涌入月闲体内。

后背生风激荡流转。

“嗯……”

月闲咬牙几乎崩断,忍着剧痛,汗水横流,如奔腾的长河,而体内的经脉缓缓愈合着。

即便如此。

他依旧不让自己出声,这种痛苦只有历经的人方深有体会,他的这份意志力着实令楚浪暗暗佩服。

深深赞许自己眼光毒辣。

捡到宝了。

少顷。

楚浪渐渐觉得体内法力消耗得厉害,有种虚弱感涌入心头,眼睛聚焦力有些涣散。

“今天到止为止。”

楚浪收手抹掉额前的汗水,随手将一枚灵丹扔进嘴里,思索片刻后说道:“估计需要五次左右方可痊愈,经脉甚至比之前宽拓五成左右。”

“谢谢师兄。”

月闲起身激动拱手行礼道,眼里藏不住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这可是经脉扩宽啊!

没有人不兴奋。

众所周知。

十五岁之前经脉将固化,多拓宽一丝,运转的法力越多,施法威力更强。

若提升五成,想想都让人激动,估计夜不能寐。

楚浪摆手道:“这些繁文缛节以后不必施行。”

“是!”月闲茫然点头,看到师兄此刻有些虚弱,更加坚定了追随左右的决心,“师兄,你没事吧!”

楚浪笑道:“并无大碍,休息两日便可。”

没想到。

“兵”字法诀主体魄,强化体质和恢复精力,居然还顺带疗伤作用,这等奇效,堪比神丹妙药还管用。

随后又想到什么,正色道:“月闲,此事不可透露。”

“是!”月闲重重点头,知道其中利害关系。

楚浪起身后,吩咐道:“我先歇息半日,你先下去,徬晚时将瘦猴带来。”

“师兄!这?”月闲不解道。

似乎师兄跟瘦猴八辈子没怎么接触过,疑惑霎时涌上心头。

然而。

楚浪不做任何解释,开口道:“就说我请他喝茶。”

月闲点头,迈步离去。

天垣峰,一处院落内。

一道瘦小身影悠闲躺在一颗长青树下的摇椅上摇着破旧的羽扇,时不时抬头望着毒辣的太阳。

觉有些刺目。

遂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凉水。

“这鬼天气真特么的热啊!连猴爷都没心情修炼了。”

过后。

再低首看着空见底的水杯,不知何时,凉水喝没了。

凉水?

咦!

他忽然眼眸一亮。

这么热的天气,师姐们应该在洗……

“嘿嘿!”抚掌一笑。

“师姐们,我来了!”

顿时如打鸡血般,精神焕发。

刚起身。

便看到一道壮实的身影踏着山阶,噔噔而来。

这道身影比自己近乎大一圈,高出一个头,面目略散刚毅之气,虎目神采奕奕,步伐稳重。

看到瘦小青年后,他重步而立。

“月师兄!”瘦猴扔下羽扇,急忙笑脸迎上,随后又搬来椅子安好,笑容可掬道:“师兄莅临寒舍,蓬荜生辉。”

月闲看了一眼瘦猴,大马金刀的坐下。

“师兄。”瘦猴殷勤再添一杯凉水,恭敬道:“请喝水。”

“嗯!”月闲淡淡回道,伸手接住。

瘦猴看到月闲并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一时不解,不知是何事?

但可以肯定。

来者不善。

“师兄威名远播,如雷贯耳,师弟早神交已久,一直想去拜访却怕扰乱师兄清修,如今师兄亲自降临,实在令师弟激动的同时诚惶诚恐,三生有幸。”

“一定是祖坟冒青烟了,不,冒烟花了,才换来师兄的大驾光临,不知道师兄有何吩咐,师弟愿赴犬马之劳。”

瘦猴滔滔不绝献媚道,唯恐表达不到位。

然而换回来的是,月闲不咸不淡的眼神。

“嗯!”月闲点头道,喝着凉水,将霸龙枪拍在石桌是。

哐当!

委实吓瘦猴一跳,顿时忐忑不安,急忙问道:“月……师兄,师弟没得罪你吧!”

月闲道:“没有!”

“那这……为何?”瘦猴更加局促不安,没有的话才是更可怕的。

月闲不语。

瘦猴又试探道:“师弟近来也没有得罪师兄身边的人吧!”

月闲摇头后,又点头道:“得罪了!”

瘦猴见状。

暗道这回完了!

肯定是得罪哪位师兄的红颜知己了。

报复上门来了。

顿时脸色煞白,头晕目眩几乎倾倒在地,战战兢兢问道:“请问……是哪位师兄?师弟这就准备登门赔礼道歉。”

“坐下!”月闲颔首示意。

瘦猴几乎声泪决堤,“不了,师兄,站着习惯了。”

这师兄太特么……太折磨人了!

沉默寡言不说,还不道出原委,神神秘秘的令人浑身难受。

还有抓狂!

恍若拳击棉花。

无处着力。

“等太阳快落山了,我带你去。”月闲说一句最长的话语,之后瘦猴无论如何好说尽道,都闭口藏舌。

瘦猴内心早把月闲祖宗十八代问候N遍。

这都什么师兄啊!

打又打不过,骂也不敢骂。

此刻。

谁能知道。

大宝宝心里苦啊!

时间在瘦猴度日如年且忐忑的气息笼罩下。

赤日终于近沉西山。

“走!”

月闲提霸龙枪,起身朝山下走去。

瘦猴如丧考妣跟在背后。

高阳峰一处院子里。

久经风雨侵蚀的圆石桌面,略显凹凸不平,之上摆着破旧的紫砂茶壶,表面斑驳着坑坑洼洼,从中还涌出氤氲热气,旁边陈列着三个边缘缺角的陶茶杯。

坐着的黑衣少年随意夹取一个茶杯,倒入滚烫的茶水。

有几片臃肿的嫩叶顺着壶嘴慵懒的浮漂而出,略显调皮。

夕阳懒洋洋的从敞开院落栅栏木门中送来两道身影,在微风下,有一道身影摇曳不止。

最前方的青年快步上前,恭敬道:“师兄,瘦猴带到。”

“坐!”黑衣少年笑着看两人,抬手示意两人坐下。

“见过,楚……师兄。”瘦猴神色苍白,两腿似干架,撞击不止。

这位师兄的事迹自然不多说。

了不得。

可是。

我瘦猴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疯子加狠人的楚师兄。

欲哭无泪。

宁愿得罪一头母猪,也不要得罪他啊!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太可怕了!

瘦猴几乎崩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