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师兄好坏 月闲选择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469字
  • 2019-07-14 12:47:17

天戈峰,藏经阁。

晨光微曦透过窗外厚厚的水幕晶石,倾斜洒向第一层空荡荡的阁内,格外明亮,如水晶世界般。

“第五天了。”

黑衣少年喃喃自语道,顺手合上一本厚重的书册,从古朴泛黄的封面抖落一地的灰尘。

悠悠叹气。

“书到用时方恨少!”

临时抱佛脚希望派到用场,讲堂上最好不要问太深奥的问题。

一两个问题无所谓了。

如果太多,肯定顶不住。

那就丢人了。

这时。

黑衣少年身后传来一道娇美的声音。

“楚师兄!早”

黑衣少年闻言,轻微转身。

两女手挽手,说话的正是何可柔,身侧是蒋霏霏。

楚浪眼前一亮,温和一笑。

“何师妹,蒋师妹,起得甚早啊!”

过后。

两女美眸注视到楚浪拿着一本《炼气境详解大全》的书册。

“噗嗤!”

蒋霏霏忍不住笑出声来,“楚师兄,你怕了啊!”

楚浪耸肩无奈苦笑。

何可柔盈盈一笑,“楚师兄,你这是备课吗?”

“嗯!”楚浪点头,这几天呆在这破地方着实浑身难受,精神压抑。

再如此下去,非得憋出病不可。

当看到两位漂亮娇滴滴的师妹时,有个想法,何不借来一用。

“两位师妹明天可有空?”

蒋霏霏露出不解神色,打趣道:“楚师兄,难道想约我们姐妹谈风赏月不成?胃口可不小啊!”

说话间,美眸眨眨看何可柔。

“师兄,我……有时间的。”

何可柔低头轻抿红唇说道,幸福来的太突然,霎时羞红了俏颜,如芙蓉灼红盛开,美艳动人。

忽然想到还约蒋师妹,心中哼哼,轻轻跺脚。

同时约两人?

怎么可以这样花心。

“那就好。”楚浪满意点头,又朝蒋霏霏问笑吟吟道:“蒋师妹呢?”

蒋霏霏直视楚浪双眸。

有些生气说道:“难道莫语师姐一个人还不够吗?还想要祸害我们姐妹俩?”

楚浪一脸郁闷,师姐刚突破不久,不正在巩固境界,没空啊!

不然也不会找你们啊!

或许是太唐突了,两位师妹没适应罢了。

既然这样。

那就用爷绝世的容颜征服你们,乖乖就范吧!

楚浪露出迷人笑容,开口道道:“这怎么说是祸害呢?是借两位师妹一用,师兄也好了却心事。”

两女一听。

明天借来一用?

而且还是我们两姐妹?

“师……兄。”何可柔依旧低头,声如细蚊,红云燃到耳根雪颈,低声道:“不……可以。”

然而。

蒋霏霏美眸欲喷火,气急败坏,叉腰指着楚浪骂道:“楚浪,你个魂淡,你个登徒子,你个流氓……”

一道道骂声锤击在楚浪心间,连连猛跳。

不就是邀请到外门学堂讲课吗?

至于骂得那么难听啊!

还流氓!

好像哪里不对劲。

忽然!

楚浪一拍脑门。

尴尬一笑。

误会了!

终究到底还是与两女不熟,做不到心有灵犀。

急忙解释道:“两位师妹,一场误会。”

闻言蒋霏霏怒火更盛,骂道:“无耻。”

仪表堂堂的美男子,内心怎么如此花心,不堪。

“他怎么可以这样?”何可柔虽不言语,美眸已厌恶的盯着楚浪,心中幽怨。

“我……”楚浪尴尬至极,连连摆手道:“两位师妹,我是邀请你们陪我到外门协助授课而已。”

“你……”两女瞳孔睁大,蒋霏霏瞪着楚浪,怒道:“那你为何不讲清楚?”

“是啊!”何可柔点头附和道。

刚刚还以为……

楚浪耸肩,笑了笑,“满以为两位师妹能明白呢!”

两女释然过后,没好气的白楚浪一眼。

何可柔不解问道:“楚师兄,往昔修为比我们高,难道还需要我们姐妹帮助?”

蒋霏霏似乎想起什么,粲齿而笑道:“何师姐,听说楚师兄上次在青龙学堂授课时,前来听课的弟子惨淡得可怜,而且女弟子居多。”

“不会吧?”何可柔疑惑问道。

师兄可是第九的天才,怎么会这样?

蒋霏霏眉开颜笑,款款说道:“同期排到曹骏师兄在白虎学堂授课,所有弟子都挤满了,剩下的自然只能落到青龙学堂来听课。”

“噗嗤!”

何可柔听后,解颐一笑,眼珠灵动一转,朝楚浪说道:“帮忙可以,不过不能白白帮你!”

“师妹请说。”

楚浪眉展舒颜笑道,能帮忙甚好,一切好说。

何可柔悄然笑道:“那下次……我的课程时,师兄也要来哦!”

“当然。”

楚浪笑应道,转眸看向蒋霏霏,意思昭然。

“我可没空掺合你们的事,不过,明天给你们捧场。”蒋霏霏促狭笑道。

楚浪谢过两女。

将书册归位。

转身迈步朝楼下走去。

有两女帮助,还浪费时间看那书干嘛?

这几天日夜兼程,委实有些倦意。

得回去补觉,养精蓄锐。

下楼时。

陆陆续续有弟子前来藏书阁,有不少外门弟子都朝楚浪打招呼。

有些敬畏。

这可是耀星宗的大名人啊!

当着上玄宗花长老的面,重创其儿子双臂,不知废了没有。

委实解恨。

当然还有一道壮实的身影值得关注。

楚浪含笑望去。

“见过楚师兄!”

月闲恭敬忙着打招呼。

楚浪点头,开口问道:“怎么样?”

“不乐观。”月闲黑眸闪过一抹暗淡之光,摇头苦笑道:“伤到根基,经脉大半损断,即使恢复起来,日后修炼一途进展必有影响,甚至……停滞不前。”

楚浪拍了月闲肩膀,在月闲惊愕中,语重心长说道:“你的伤在我这里根本不是事。”

“真的?”月闲黑眸瞪大如牛眼,深深质疑,随后苦涩笑道:“楚师兄,你就不要拿师弟打趣了。”

连通晓医理的司马峰主都摇头表示无计可施。

区区曾经第九的师兄能有何办法?

甚至微微有些生气,但想到楚浪曾鼓励过自己,准备不再理他。

拔腿就走。

“且慢!”楚浪笑着叫住,“我怎么走过来,想必师弟有所耳闻。”

此话一出。

月闲停下脚步,微颤转身,眼眸闪烁着希冀之光,激动说道:“我且相信师兄一次。”

“楚师兄。”月闲沉吟,眼眸凝视楚浪,“为何要帮我?”

“很简单。”楚浪洒然一笑,随后认真道:“我是有条件的。”

“请讲!”月闲点头,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但是。

如果能痊愈,这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呢。

月闲神色被楚浪尽收眼底,却哈哈大笑,止后郑重道:“我要你月闲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丧志,即使是废了也一样。”

这番话令月闲大吃一惊。

深深感动。

抱拳躬身行礼,语气坚定道。

“只要师兄治愈我的伤,我月闲以后愿意追随师兄左右,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差点就以泪洗面表示了。

“这……不太好吧!”楚浪转身背着他看向远方,为难说道。

“师兄莫再说,师弟这辈子就认定你了,不离不弃。”

月闲说完。

举手对天发誓,“我月闲此刻对天发誓,这辈子生是师兄的人,死是师兄的鬼,若违背之,天轰雷劈,不得好死。”

楚浪笑喷,一个踉跄。

这毒誓太狠了吧!

随后又叹气道:“唉!何必了。”

嘴角却微微上扬。

要混,要钱,要强大,要资源,要势力,要天下……

首先得要有自己的人才行。

爷现在也有自己的人了。

“走。”

招呼一声。

两人一前一后朝高阳峰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