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一时之快 危机惶惶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761字
  • 2019-07-14 12:45:54

“哼!”花芳菲一声冷哼从鼻孔沉出,“楚浪!你……离死不远了。”

楚浪闻言。

霎时胸腔的怒气砰一声翻涌滚腾。

狂飙三百码……

还讲不讲理了?

这谁家的老婆?

怎么如此恶毒。

动不动就要人死。

太特么嚣张了。

难道就没有人管管吗?

这些话。

只能憋在心间,万万不敢说出来,那只有死路一条。

这时莫语也闪烁来到楚浪身边,伸手扶着他,满眼关切之情。

看到师姐到来。

楚浪虚弱的身姿恍若不堪重负,如被风吹一般顺势扑倒在她怀里。

双手拦腰直抱。

这感觉……

“师弟……”莫语俏颜绯红,师弟显然被吓得不轻,要是走火入魔了怎么办?美眸恨恨的投向花芳菲。

这该死的女人!

怎么这般歹毒!

稍微矜持挣扎下,发现师弟抱得太紧,根本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关切道:“没事吧!”

他只是我……师弟而已!

应该没事的!

莫语没有想太多。

“有……师姐……在。”楚浪特意努力下,虚弱且温和笑道:“就没事了。”

然而。

台下弟子。

顿时不淡定了。

狠狠盯着楚浪,咬牙切齿。

楚浪此獠绝对是故意的。

该死的登徒子。

明明上一刻还好好的。

这都……第三次了。

暗地里谁知道还有多少次?

特别是曹骏神色阴沉滴水。

此刻。

楚浪的怒火比诸人犹有过之。

堂堂八尺男儿。

竟然被这艳丽中年女人欺负了,这口气难咽下去。

这是莫大耻辱!

向来有仇报仇,没仇喝茶!

主动挣脱莫语温暖怀里。

抬手。

怒喝道:“老太婆,你嚣张什么,不就是比爷多早生几百年吗?欺负一个大好少年算什么本事?你不觉得丢人吗?我都觉得无地自容,这该是前辈人物说的话吗?”

“有本事找我师尊去,看他老人家不扇你几个耳光,我就不信楚,什么玩意?子不教母之过,技不如人母之过,到底是谁的错?还赖上本大爷了,不觉得羞耻吗?”

话音滚滚,如波涛汹涌淹没诸人,皆目惊口呆一片沉浮起来。

噤若寒蝉。

楚浪耸了耸肩。

痛快!

畅快!

浑身神清气爽,飘飘欲仙。

听到这番话。

花芳菲玉颜苍白,恍若万年冰山,下一刻就要倾斜下来,雪崩淹没一切。

“兔崽子……”

凤眸冷如万丈寒潭,像是看死人般盯着楚浪,发髻霎时脱束,散乱百千狂舞,如狰狞恐怖的夺命女鬼,捏人魂魄。

一股绝强的冰寒威压扫荡过去。

楚浪脑浆仿佛被冰冻,暂时失去思考能力,呆若冰雕,身体血液流速极度缓慢,几乎冻结般。

身旁的莫语俏脸苍白,稍微比楚浪好一些,毕竟修为深厚。

“破!”莫语娇喝。

功法狂转,周身一道道风力呈波浪般向外扩散。

但依旧难挡。

心惊骇然。

这就是融动境吗?

仅仅一道威压气息而已,却如此这般强大,动憾不得。

忽然。

“不好!”

莫语看到花芳菲抬手。

魂魄几乎破体而飞。

那掌心涌出无数的冰刃如飞絮般延伸至十丈之外,密密麻麻,寒气弥漫。

挥手间。

无尽冰刃飞絮旋斩而来,速度极快。

危险气息笼罩。

楚浪一个激灵醒悟过来,暗觉惹祸了。

爽是爽了一阵子。

这回玩完了。

“走。”

莫语一把拉着还发懵的楚浪极速朝后方夺路而逃。

周身有一股股风力加持之下,化作残影,但仍然被拉近距离,再加上楚浪这个累赘。

两者距离迫近。

莫语回眸而视。

那飞絮冰刃下一刻就要贯穿两人。

庆东原和几位峰主极速驰援显然来不及了。

同门弟子膛眸悲愤。

上玄宗弟子大觉畅快。

但是。

可惜了那美人了。

在极致的压迫下,莫语血脉沸腾起来,一只大鸟虚影从体内爆发,悲鸣九天,约有五丈长,振翅携裹两人化作一道极速的残影消逝。

那无尽的飞絮倾斜旋斩在两人刚刚的位置。

嘭——

伴随着剧烈响声,大地颤抖,尘土飞溅散后,五丈深坑呈现,冰冻三尺止休。

“花芳菲。”

随后一众长老飞奔降临,怒目而瞪,庆东原沉声道。

胸口起伏频率颇大。

还好莫语同楚浪没事,不然两宗关系彻底破裂,后果不堪设想。

“太好了……”许多人耀星宗弟子深深松了一口气,不解的看向莫语,那只大鸟是何物?

从未见过。

这时。

庆东原深深看一眼楚浪和莫语后,转眸朝花芳菲开口了,语气柔和不少。

“芳菲师妹,烦请不要破坏六宗间的友好关系。”

花芳菲渐冷静。

“友好关系?”收回吃惊的目光,盯着庆东原,冷笑道:“我今天就是为友好关系而来。”

诸位长老闻言。

暗觉不妙,终究还是要来了。

“大殿见。”

花芳菲将杜流尽交给众弟子,抛出一句话,仿若东道主般径直走向天伐峰主殿。

诸多长老敢怒不敢言。

花芳菲欺人太甚,好歹耀星宗是她曾经的宗门,可还如此无理。

要不是有个强大的夫君。

早弄死你了。

“宗主……”有长老开口道,被庆东原抬手示意不必说。

庆东原走在最前方,吩咐道:“商昆长老,盛会已结束,后续的事交给你去办。”

“是!宗主。”商昆恭敬道,招呼一帮执事离去。

上玄宗弟子则被安排去落脚。

李如靖还不忘朝莫语所在方向深深看了几眼。

莫语厌恶的目送上玄宗弟子离去,转头怒目瞪着楚浪,沉吟道:“师弟,以后行事能不能不要这么鲁莽,差点葬送我们性命,师尊知道后,该有多伤心。”

虽是怒气冲冲,但还夹带着关爱之意,楚浪心间一暖。

刚才。

的确冲动了!

但是就是忍不住,那种快意恩仇的胸怀无法抑制。

“师姐。”楚浪轻声唤,望着落日的余晖,温柔中有些歉意说道:“我以后会量力而行。”

“知道就好。”莫语点头,怒气消散不少,继续教诲道:“我们还太弱,在强者面前,什么都不是,一个念头便可剥夺我们的生命,修行一途,谨慎为上。”

沉默片刻,凝重开口道:“今日比试,彻底得罪了那个狠辣女人,她不会那么善罢甘休的,明着她不敢来,暗地里恐怕少不了一番动作。”

“为什么她明着不敢来?”楚浪疑惑问道,以上玄宗庞然大物的姿态,花芳菲当面抹杀自己,恐怕耀星宗拿她也没办法。

“跟一件事有关。”莫语回想起师尊有次偶然提起,“建宗第五百零一年,第七代宗主意外失踪,宗内派系斗争爆发。”

“上玄宗趁机联合四宗,挥兵杀来,耀星宗毕竟底蕴尚在,依靠镇世九层塔,双方僵持不下,最后签订六宗之间五百年内互不侵犯契约,那一战后,上玄宗奠定六宗之首位置,自那以后,宗门日渐衰落,究其原因,师尊未言。”

楚浪没想到,还有此等秘辛之事,之前未曾听闻,那怕只言片语也没有,算算时间契约还有两年到期。

不知到时会发生什么事。

看来这是属于高层间的秘密。

再者刚刚注意到花芳菲和诸位长老的神情。

隐隐感觉,宗门情况不容乐观。

老天啊!

爷刚刚过来不到一个月,不会摊上这么倒霉事吧!

楚浪猜测。

今日花芳菲过来,不仅仅是盛会观礼那么简单。

携弟子前来原本想立威,没想到却被打脸。

估计得把她气个半死。

在两人转身准备离去时,却被两道身影拦住。

楚浪定眸看着两人,无奈摇头苦笑。

出乎意料的是,两人并非来找茬。

“莫师妹,且慢!”洪涛看一眼莫语,提醒道:“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楚浪……终究是泛泛之辈。”

话语落地。

留下一道略显失落的背影慢慢消散在夕阳中。

渐行渐远。

莫语神色依旧,不起涟漪。

“楚疯子,五日后外门学堂见。”

曹骏丢下一句话,身影也消逝了夕阳下。

五日后?

外门学堂?

楚浪有些懵了。

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忽然想起。

内门弟子每月初有两人前去外门为期三天的授课,并且奖励五枚二品灵丹。

这规矩历来已久,也是份肥差事。

授课?

楚浪苦笑,这不是将自己往火架上烤吗?

哪里会讲课!

这不是惹人笑话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