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枪出如龙 惊起四座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350字
  • 2019-06-03 12:00:18

楚浪心念一动。

陡然间一杆98K出现在手上,黑黝黝体表发出幽暗光泽,森然可怖。

“狼牙棒?”

诸人神色古怪,这”狼牙棒”怎么这般怪异,头扁如一根老树根弯曲,握柄还有一个空洞。

不会是偷工减料的吧!

周所周知。

狼牙棒都是实心,且依靠其重量砸击爆发可怕的破坏力。

但是。

那个挨千刀的将“狼牙棒”铸造得如此丑陋。

还有没有一点职业操守。

诸人想法,楚浪自然无从而知,

也不想知道。

双手滑握紧枪口。

眼眸注视前方,伺机而动。

下一刻。

如拍击羽毛球般,将砸来那钢火环拍飞回去。

锵——

楚浪觉手上传来阵阵麻麻的痛感,啐一口水。

真的刚啊!

“这?”

看见变形成椭圆的火环飞回来,杜流尽一时惊愕。

这可是地心炎铁所铸,在配合自己长期的灵气淬炼,是一件威力极为恐怖的高阶灵器。

足以媲美一般的极品灵器。

然而。

楚浪手中“狼牙棒”轻易令其变形。

这说明。

至少是极品灵器级别。

了不得的宝贝,长老级别才拥有的灵兵。

顿时眼眸闪烁一抹炽热之光。

越盛。

“哼!”

杜流尽冷笑一声,即使是极品灵器又如何,这地心烈焰环可不是一般的高阶灵器。

“去。”

杜流尽紧接住地心烈环,纵使抛去空中,如一颗小金乌般,霎时从中倾斜一颗颗似人头的火球,细数之下居然有十二颗,烫红半天将楚浪笼罩住。

诸人痴痴看着。

隔着远远的依旧感觉到脸上有火辣辣的灼烧。

颇为难受。

“来的好。”楚浪不惧反喜,提起98K枪口对准倾斜而来的火球。

砰——

一束激光从枪口极速喷射,连连贯穿一条线的三颗火球,楚浪觉后坐力微猛,但对于筑基境中阶并无大碍。

身形稍微摇晃便止。

“嘶!”杜流尽几乎惊讶瘫倒在地,生生倒吸一口凉气。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砰——

声响再爆。

三颗火球又被贯穿。

杜流尽猛抹额头的汗水。

这什么鬼东西,怎如此生猛。

砰——

又三颗火球消失。

杜流尽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今天活见鬼了。

砰——

火球消失殆尽,只剩下暗淡的地心烈焰。

杜流尽目露恐惧之色,最大倚仗被楚浪轰击一空。

砰——

锵——

地心烈焰直接被击碎成数百片,四溅八方。

杜流尽吐血,心神受到重创。

眼眸里布满血丝,脊梁生寒,心地猛沉,颤抖道:“你……是……恶……魔。”

此刻。

高台上的花芳菲遽然拍案而起,神色遽变,盯着楚浪。

“恶魔?”楚浪快速填装五枚灵弹,扛起灵兵98K朝杜流尽走去,拍了拍长枪,笑道:“你想怎么个求饶法?”

诸人惊呆。

这不就是刚开始杜流尽的话吗?

楚浪尽数还回去,如一记响亮的耳光。

杜流尽如老树枯坐地上,身形颤抖飘摇,欲言又止。

“说话!”

楚浪温柔说道,看似轻轻一语却如沉山重击在杜流尽心间,耻辱感油然而生。

男儿膝下有黄金。

要跪?

这绝对是一个男人最大的耻辱。

而且众目睽睽,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遗臭万世。

以后在这一带还怎么混?

恐怕品质上乘的姑娘将与自己无缘了,那岂不是活脱脱的孤独终老?

我杜流尽死也不跪。

“我跟你拼了。”

杜流尽突然暴喝一声,咆哮如雷,博取生机。

干不过你也要吼死你!

砰——

楚浪比他更快,枪口激射一束激光贯穿杜流尽一条手臂。

血肉爆溅,触目惊心。

“啊!”无穷撕心裂肺的疼痛感瞬间爆斥全身,杜流尽脸色猛变,极度痛苦嘶喊。

如杀猪般。

听者惊魂,闻着落泪。

实在太惨了。

谁也没想到楚浪出手如此果断迅速。

然而。

楚浪继而抬起步伐,每一步如死神压迫一般,杜流尽捂着残臂,脸色极度扭曲。

惊怒不息,眸凝仇恨。

如果眼神能杀死楚浪的话,恐怕早命丧黄泉。

“住手。”

高台上传来一声愠怒的娇喝声,回荡耳边,尖锐冰冷。

“花长老。”清江引沉喝道:“这是晚辈的比试,还有六招,莫坏了规矩。”

楚浪听闻有人试图阻止,停下脚步,抬眸望去,发现那女人容貌与杜流尽有几分相似。

微微皱眉。

眼前这魂淡的老妈?

那有些棘手了。

进退两难之际。

记得。

一些小说里主角一般都是强势给眼前这货补刀,异常潇洒,霸气侧漏。

我要不要模仿?

后果是……

砰——

楚浪突然又喷出一枪,贯穿杜流尽另一条手臂。

“啊!”

杜流尽发出如杀十头猪般声音。

空气都似乎麻木不仁了,平静如常。

谁都始料未及。

许多人惊呆。

楚浪这超越了吃熊心豹子胆的范畴,在花芳菲出手阻拦后,不顾她颜面,依旧我行我素。

这是愚蠢?

还是失心疯?

“你找死。”

花芳菲含怒玉手虚空一探,陡然间一只恐怖的大手破空抓向楚浪。

来势汹汹。

压迫周围的空气尽数被排开,气浪滚滚。

荡漾八方。

修为低的人生不起反抗之心,霎时目露惊恐之色。

仿佛重峰压顶。

有的人倾倒在地,身体软绵绵,恍若被掏空。

“师弟。”莫语撕声喊道,然无济于事。

“这是什么力量。”楚浪脸色苍白,心沉谷底,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全身。

难受至极。

我要死了吗?

不!不!不!

我还可以抢救的!

“救命啊!”

似乎楚浪的话起了作用。

“放肆。”庆东原暴喝声传来,一道光芒一闪而逝贯穿那只大手,在空中炸裂消散。

硬生生将上路黄泉的楚浪拉了回来。

楚浪深深被镇住。

再也笑不起来了。

差点玩完了。

这……太恐怖了吧!。

“师妹。”庆东原尽量以平静的语气说道,当眼眸扫向杜流尽时,脸上肌肉一抖,“且冷静!且息怒!”

“冷静?”花芳菲嘲讽惨笑,随后滔滔不绝冷冷道:“你告诉我怎么冷静法?杜流尽是我爱子,我怎么能冷静?”

此话一出。

如刀绞般。

庆东原脸色猛颤,身形如摇曳在风中的千年腐朽老树,下一刻就要轰然倒塌。

“师兄。”朱玉眼疾手快急忙扶住。

满目幽怨。

那女人孩子都这么大了,还不死心吗?

男人为何能如此深情。

一辈子非要死爱一个人女人吗?

这对于别的女人来说。

太不公平了。

“尽儿……”花芳菲没看庆东原一眼,闪烁降临杜流尽身边,眼底怒火燃烧,连连打出数团柔和之气进入杜流尽身体。

两条手臂估计得废了。

随后塞入一颗灵丹入他嘴里,方休。

“你叫楚浪?”花芳菲仇恨的眼神盯着楚浪,如毒蛇般,令人寒毛卓竖,全身冒冷汗。

“爷……是……楚……浪!”

楚浪艰难开口道,感觉口干舌燥,异常难受,仅仅凭借她的一道气息就如此恐怖,若刚刚那道大手落下。

估计和阎罗王喝茶去了。

心有余悸。

这到底是什么鬼强者,未免太强了吧!

视规矩为无物。

随意践踏。

强者都这么蛮横无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