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真男人也 一战可敢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372字
  • 2019-07-14 12:40:58

“咳咳!”月闲扶着霸龙枪,不断咳着吐血,受伤极重。

第一招大意之下,受创。

再次,左手持枪,战力锐减。

战败不可扭转。

“跪着求饶。”张嵩提剑悠闲惬意的走了过来,狠辣开口道:“或者自断一臂。”

“二选一。”张嵩继续紧紧压迫。

“我……”月闲脸色苍白难看,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求饶,还不如杀了他。

断臂,以后战力锐减。

台下的李如靖笑了笑,朝莫语开口道:“姑娘,如果以后跟李某,可保你同门弟子安然无恙,如何?”

“滚。”莫语霎时怒道。

楚浪也没想到月闲大意之下,居然败阵,再听到李如靖轻薄师姐的话语,火冒三丈,头发狂翻。

“滚你大爷。”楚浪遽然暴怒,指着李如靖破口大骂:“你有爷俊秀吗?这是你该说的话吗?帅气的人都没发话,你有什么资格发言。”

明明暴怒中的楚浪,言辞一道,令所有人一阵懵神。

还以为有什么狠话呢!

比如逆天云云话语。

大出意外。

耀星宗弟子个别忍不住笑声爆出,接着一群弟子跟着大笑起来,霎时前仰后翻。

再夸张的捧腹大笑,就差满地打滚了。

就如暴怒中的莫语都忍不住莞尔一笑,要不是顾忌淑女形象,都要畅怀大笑。

楚浪的话太解气了。

李如靖将眼前一幕尽收眼底,脸色阴沉滴水,冷眸狠狠扫向楚浪,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楚浪死上千百回了。

“皮囊有何用处?”李如靖冷沉道,转身朝台上的张嵩高声道:“打到他求饶为止。”

听闻,一群耀星宗回神过来,笑声凝固僵硬。

笑是过瘾了,可是苦了月闲师兄啊!

“师兄,放心。”张嵩点头,转身傲然盯着月闲,厉声道:“你没机会了。”

提剑直取月闲左臂,看架势是要断其一臂。

残忍狠劲十足。

“月闲。”楚浪朝台上厉喝道:“是个男人给爷站起来,站着死,不跪着生。”

“我……”楚浪的话语如天雷轰顶般,一个激灵将月闲激醒,虎躯一震,黑眸生出死志,霎时艰难站了起来。

“死,有什么好怕的。”月闲暴喝一声,体内一阵热血沸腾,体表霹雳霹雳作响,血气染红道袍。

两人再次厮杀一团,月闲虽处下风,但是依旧挡住了张嵩的猛烈进攻。

“师弟。”莫语美眸从台上收回,轻唤一声。

“怎么了?”楚浪疑惑问道。

莫语蹙眉说道:“月师弟燃烧了精血,即使挡住了剩下几招,恐怕根基大毁。”

“额……”这个楚浪的确不知,刚还纳闷月闲怎么突然爆发了。

原来如此。

不由敬佩月闲,宗门大有骨气的人在。

月闲真男人也。

“师姐,有人曾说。”楚浪轻声道,想起了一句诗句,不由豪气冲天,高声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声如洪钟,久久不散。

所有人安静下来,细细品味,深深震惊。

心间激起惊天骇浪,翻涌不止。

人生下来,谁能长老不死?

留着气骨在人间,比什么都重要。

有尊严而活,不为耻辱苟且偷生。

就连高台的大人物都暗暗点头,对楚浪另眼相待。

战台上的月闲听闻后,仿佛是打了鸡血似的,逐渐有占上风之势,招招要命,视死如归。

张嵩没有了之前的云淡清风,面如菜色,苦苦防守,暗骂楚浪小人,巧舌如簧蛊惑人心扭转战局。

“师弟真有你的。”莫语朝楚浪笑道,给了一个大大赞赏的眼神。

楚浪一时看呆,以为师姐春心暗许,霎时心猿意马,笑吟吟道:“师姐,别忘记了还有赌约呢!”

“什么……”莫语俏颜红云燃烧到耳根,如灼红的芙蓉盛开,美艳动人,话锋一转,威胁道:“不知道有什么赌约,再乱说回去有你好看。”

“额,我了个秋。”楚浪哭丧着脸,垮了下去,低迷道:“师姐,你欺骗我幼小纯洁的心灵,从此衍生心魔,修为会停止不前,这辈子算是完了,不止是我,师姐也是一样,师尊说过,言而无信,心魔不离。”

莫语听闻,半信半疑道:“真的?不会是你自己编的吧!从来没听师尊提过?”

“师姐。”楚浪苦涩一笑,异常郑重说道:“这是真的,师尊曾说有一位强者因为不履行承诺,从此心魔缠身,修为不进还退,最后堕落魔道,死得那个叫惨,……”

楚浪滔滔不绝,振振有词,在莫语看来假不了,不过……

这羞死人了。

美眸不敢看向楚浪,躲躲闪闪几个呼吸后,突然急中生智,眼眸闪出一道睿智精光。

嘴角促狭一笑,觉察到的楚浪心间“咯噔”一声。

果然。

莫语开口了。

“什么时候我说要违约了,这赌约一百年后执行。”

“额!”楚浪一时无语,机智如师姐,找出漏洞了。

白白浪费口舌了。

但是就这么放弃?显然不是我楚浪性格。

“师姐,以前有那么一个故事,话说一位王者为博红颜一笑,烽火戏诸侯,导致……”

……

在两人展开唇枪舌剑拉锯战时,丝毫不亚于战台上的火热,莫语最终在楚浪猛烈狂轰滥炸后,步步为营,徐徐诱导,莫语招架不住做出最大让步,将赌约延迟一年后执行。

然而,战台上厮杀也渐渐进入尾声,月闲遍体鳞伤的坚持到最后第十招,立马认输,早已有一群弟子冲上去扶持去治疗。

月闲过楚浪身边时,虚弱致谢道:“谢谢你师兄。”

诸人惊愕,月闲还认楚浪为师兄,可见楚浪的一番话深深震撼到了。

“无妨。”楚浪爽朗一笑,开口道:“师弟好好养伤,虽败犹荣,再说了,师兄不是也过来了吗?”

然而另一边。

张嵩受伤也不轻,瘸拐走下战台。

“可恶……”李如靖满脸寒霜,虽胜犹败,冷眸盯着楚浪,冷声朝身后同门道:“第二轮你们谁上,点名挑战楚浪。”

“我来。”

张嵩出列说道,丢面子了,怎么也得自己找回来。

出乎意外。

李如靖却冷然摇头,楚浪此人灵兵古怪无比,击败过柳生有目共睹。

同等阶恐怕无人能敌。

总不能以筑基境巅峰去碾压他吧?这不是让巧言令色的他抓住把柄,自取其辱吗?

为难之际,楚浪趁机笑声传来。

“哈哈。”楚浪负手而立,指着上玄宗一群弟子,傲气十足说道:“说尔等是垃圾,还不信?”

上玄宗弟子皆怒目圆瞪,怒发冲冠,但却无言以对,上去不就是自取其辱了吗?

但是,上玄宗弟子走出来一道清瘦身形,长像同花芳菲有几分相似,面如冠玉,眼眸明亮,手里盘转着如烧红的钢圈。

引人注目。

清瘦青年走到李如靖身边,并没有跟其打招呼,而是朝楚浪淡淡说道:“你曾经打败筑基境巅峰,实力定为筑基境巅峰名副其实,刚好我也是此境界,是男人的话,来一场可敢?”

“就你……”楚浪嘲讽一笑,随后轻声道:“难道没看到爷辉煌的战绩?确定挑战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