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吻都在 可赌初吻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416字
  • 2019-07-14 12:16:49

“这不是玩人吗?早说嘛!”

“哈哈!”

“贼老天果然对地球人不是一般的好,当做爹一样供养。”

“楚浪师弟!你醒了。”莫语看着怀里俊颜贱笑的楚浪,顿时惊喜问道。

“我,醒了吗?”

“师姐,谢谢你,我太爱你了。”

话语落地,楚浪就要往莫语俏脸亲去,以形容无以言表的激动心情。

“滚开,不正经。”莫语柳眉倒竖,一把嫌弃将楚浪推开,嗔怒道。

“大胆!楚浪。”

此间,两人身后传来一道不合时宜且愤怒青年的声音。

“柳元之弟柳生。”楚浪脑海深处记忆传来愤怒的波动。

前五日趁着楚浪从筑基境突破到开光境,由于第一次“楚浪”没经验枪走偏锋,导致境界极度不稳定,在恍惚迷离间。

柳生从暗处突然扬手一挥,无形无色的毒雾瞬间将“楚浪”包裹,导致其走火入魔当场暴毙,死不瞑目。

同时也造就地球人的楚浪有机可乘来个借尸还魂,匪夷所思。

不知该感谢柳生呢?

还是恨柳生?

应该是爱恨交加。

不过,既然他柳生不识好歹再来招惹自己,楚浪岂能尽如人意。

之前豪言壮语岂能白放?

“柳生,你算什么东西,敢对爷指手画脚?”楚浪冷声道,站在莫语身侧觉格外的安全。

“不知死活的东西,有些人不是你能伸手染指的。”柳生嗤笑道。

“那爷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耐本事,居然比爷还狂!”楚浪笑道。

“废物,十日后是年末内门弟子测试,达不到筑基高阶,等着滚蛋去外门吧!”柳生嘲讽说道。

“哈哈!”楚浪双手负后,遽然大笑道:“汝宵小之辈岂能搅动风浪,十日后将你柳生踩在脚下,绰绰有余。”

“十日后生死台一决生死,可敢否?”楚浪继续说道,只有为前任仁兄“楚浪”报仇,才能完美的使灵魂融合本具身体。

“师弟,不可。”莫语急忙阻止道,生死台可是宗门唯一解决弟子之间恩怨的地方,上台不死不休。

一般没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般的深仇大恨,很少有弟子发起。

显然是楚浪年少轻狂,满腔激情。

“好,我答应你。”柳生豪爽答应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楚浪笑吟吟说道,转身迈步朝山下走去。

“说完了还不快滚。”莫语怒气升腾朝柳生骂道。

“莫师姐,我这就滚。”

“兄长闭关前,让我带话给师姐,等着他出来。”

话未落地。

柳生早脚底抹油朝山下冲去,速度史无前例的快。

面对宗门第五的天才,岂能坐以待毙。

“柳生,别让本姑娘碰到你,不然废了你。”

莫语的声音回荡在高阳峰上。

山脚下。

有一名耳朵机灵的弟子将山上三人的对话添油加醋的传给诸人。

“十日后有好戏看了。”

“瘦猴,你说真的?”一群弟子半信半疑问道,楚浪五天前修炼走火入魔,修为尽失,要重修提升到柳生筑基境高阶,万万不可能。

“我瘦猴以祖宗第十八代名誉作担保,难道还有假?”瘦猴拍胸脯信誓旦旦说道。

“上次你就用到第十七代了。”

一群弟子眼里闪出明亮光芒,这假不了。

曾经第九的天才同柳生生死台一决雌雄,颇为令人兴奋,给修炼乏味的时光,增添少许活跃的气氛,谁人不期待?

该消息如波涛汹涌般扩散至耀星宗上下,震惊三日不绝。

高阳峰山腰,破旧院落。

楚浪在一间年久失修的房间里,午后阳光透过屋顶的几处斑驳漏洞,向房间里无私的洒下温暖。

楚浪目光穿透过屋顶的漏洞,蓝天白云依旧高高挂在虚空,顿时心中百感交集余绕,喃喃自语。

“家!回不去了。”

“还好!家中有大哥续楚家香火,不至于断了血脉。”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有人的地方哪里都是家。”

在楚浪胡思乱想时,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师弟,你千万别想不开,不要做蠢事。”

莫语担忧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咚咚咚——

门外又传来敲门声。

“师姐,放心吧!”

“爷还没娶媳妇呢!怎能出师未捷,先挂了。”

楚浪开门朝莫语笑道。

“能不能正经点。”莫语白了他一眼。

“给你。”莫语玉手在楚浪面前摊开,掌心出现五枚黑黝黝,散出浓郁药香的灵丹。

“这是聚灵丹。”楚浪微微有些惊讶。

耀星宗是方圆万里诸多宗门中较小的门派,资源匮乏不说,像最低品级的一品丹药。

聚灵丹!

在这里不是一般弟子能拿到的。

全宗上下约一千人,内门弟子五十人,每月才拿到三枚。

须知道炼化一枚聚灵丹,在筑基境比拟半个月的苦修。

谁人不眼红。

一下子莫语拿出五枚聚灵丹是多大的手笔,差点把楚浪感动得泪流满面,师姐不仅人漂亮,对自己也很好。

这样的师姐可以来一箱,多多益善,一个来双修,一个烧菜做饭,一个出去做宗门任务……

“话不多说,师姐助你一臂之力,接下来靠你自己了。”莫语美眸透出些许担忧,开口道。

“师姐,你且相信师弟岂是池中物?一朝逢雨便化龙的存在。”楚浪笑吟吟说道,顺手牵羊的将五枚聚灵丹拿到手里。

“好柔软。”

当触碰莫语细腻的玉手时,传来的柔软质感犹在余绕,让楚浪忍不住轻声道。

“楚浪,你能不能改掉这坏毛病,哪一天死了也是莫名其妙的。”莫语急促抽回手掌,不悦道。

“师姐且放心!”

“那什么柳生只不过是小角色而已,说不好听的就是个跑龙套的。”

楚浪傲然说道,挺拔的身躯如剑如峰,灿烂的星眸如宝石般璀璨,流畅的五官线条勾勒出俊美若妖的脸庞,嘴角挂着淡淡自信迷人的笑容。

“好俊俏。”莫语心中忍不住嘀咕道。

“哼!和师尊一样,油腔滑舌的,没一个是正经的。”莫语突然想起那不着调的师尊,不满冷哼道。

“若爷能打败柳生呢!师姐可敢赌一把?”楚浪笑吟吟的看向莫语,不怀好意的说道。

“赌什么!”

“我们初吻都在,何不赌初吻,如何?”

“不行!坚决不行!想的美!”

“师姐若不答应,师弟修炼便没有动力,十日后必死无疑,看你怎么跟师尊交代。”

“哼!你……”

“唉!想想我楚浪好歹是十里八村的美男子,居然混得如此不堪,还不如死在柳生手下,一了百了得了。”

“想当初师尊从山脚捡来“我的”时候,被冠以天才之名,修为一路高歌猛进,刚突破到开光境便“走火入魔”,尘世间的悲惨命运不过如此。”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来的机会,爷还是那句话。”

“师姐,可否给师弟一点希望,不,是生命延续的动力。”

楚浪口若悬河,几乎声泪俱下的说道。

将自己描述得如何悲惨,天道如何的不公。

“师弟莫再说,师姐答应你就是了。”

莫语霎时面红耳赤,几乎疯掉,骤然开口答应道。

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是摊上这么一个无耻的师弟。

嗯?

不对啊!

师弟似乎同以往不同了。

或许是……十八岁长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