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尔等垃圾 月闲应战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502字
  • 2019-07-14 12:38:21

内门弟子排名战如火如荼持续两个时辰结束告一段落,激烈程度让人咋舌。

新一轮的内门弟子名单出炉。

第十名是一位新晋升开光境的弟子力压群雄稳居其位。

原第九名的刘雄在楚浪退居外门后,不战而自动占据第九名。

其次前八名在柳元离开后,一直维持现状。

情况属殊,长老承诺任何人只要随时击败柳元便可替位。

这才平息了曹骏挑唆。

第五的莫语击败司马仲后,未冲击第四。

这时,上玄宗的十几名弟子从观礼台上走向广场。

目的不言而喻。

为首的俊秀少年风度翩翩,从台上下来眼光在莫语身上流转,顿时惹怒了耀星宗一群内门弟子。

莫语是耀星宗第一大美女,是他们心目中女神,怎能容忍外人亵渎。

排名第二的洪涛越众站在最前方,与那名俊秀少年针锋相对,面目森寒,冷冷开口道。

“你想怎么玩?”

那名俊秀少年无视洪涛话语,迈步朝莫语走去,拱手含笑道:“在下上玄宗李如靖,刚在台上看到姑娘精彩对决,甚是仰慕,不知怎么称呼姑娘。”

语气温文尔雅,一副文质彬彬的公子哥模样。

被无视的洪涛脸色青白相交,怒道。

“你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吧!”

那名俊秀少年回眸看了洪涛一眼,傲然神色淋漓不屑道:“有实力为何不能目中无人?”

洪涛一时气绝,从来没人对他这样说话,在宗门一直是所有弟子敬仰的存在,“哼!你也配大话罢了,我们战台见。”

莫语美眸厌恶看向走来那名俊秀少年,沉默不语。

这也符合了她冷淡的性格,宗门除了楚浪,几乎很少同别的弟子有交流。

那名俊秀少年罢了罢手,嗤笑道:“你不是我对手,何必自取其辱。”

说完。

继续朝莫语温和问道:“姑娘还没回答在下问题呢。”

“没兴趣。”莫语冷淡说道。

“姑娘……”莫语的态度让他一脸惊愕,神色阴沉,不悦道:“未免太看不起李某了吧!”

莫语美眸微凝,准备开口反驳,却被洪涛抢话。

“哈哈!”洪涛大笑道:“就是看不起你,又如何?”

洪涛笑的很放肆,耀星宗弟子也暗暗给莫语点赞。

楚浪也走了过来,横呈在莫语身前,是男人此刻不站出来待何时,实力强不强是其次。

关键是男人尊严不可堕。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知道我师姐的名字。”楚浪凶狠说道。

诸人惊愕。

楚浪一个筑基境中阶都敢站出来,果然被莫语迷的神魂颠倒。

达到神志不清的地步了。

可敬勇气,可悲愚蠢。

听闻楚浪的恶狠狠的话语,李如靖黑眸一冷,如飞刀激射在楚浪脸上。

筑基境中阶都如此放肆了?

不知死活。

“你没有资格与我对话。”李如靖冷冷说道。

“呵呵!”

楚浪轻笑一声,抬手指着李如靖身后的弟子说,挑衅道:“恕爷直言不讳,你们都是垃圾。”

一语激起千层浪,霎时,炸开了锅。

两边的人都骚动起来,特别是上玄宗弟子怒目横对,小小的耀星宗哪来的优越感,该嚣张的主角怎么反过来了?

“好大的狗胆。”

一名背负一柄剑的上玄宗弟子越众而出,盯着楚浪冷道:“战台见,可敢否?”

“什么修为?”

楚浪打量背负剑的青年,二十来岁,面目普通,应该是一名剑修,看不透修为。

“怕了吗?”背负剑的青年讥笑道:“你刚刚的嚣张气焰呢?”

“非也。”楚浪罢手笑道:“你的对手不是爷,说说你的修为。”

“筑基境巅峰。”背负剑的青年回一声,然后傲然扫向耀星一群弟子,嚣张道:“你们筑基境的弟子随便来,全部来也可以。”

“狂妄。”

耀星宗弟子愤怒骤然骂道,有一人提黑色长枪出列走了过来,诸人定睛一看。

月闲,天痕峰弟子,筑基境巅峰,排名第十二名。

“战台见。”月闲沉吟道:“我一人足矣!”

“可以。”楚浪点头,给了月闲一个鼓励的眼神,笑道:“不要给我面子,把他往死揍。”

“这楚浪……”诸人嗤笑,楚浪还以为自己是内门第九的身份?

不过,没人傻傻站出来反对,想想没人比楚浪站出来更适合啊!

因为。

他是宗门言辞最张狂一个。

“噗嗤!”

莫语嫣然一笑,师弟比以前有趣多了,以前说是木头也不为过。

此刻,李如靖眼神灼灼盯着莫语,闪烁炽热光芒,诡异笑道:“比试十招之内不许认输,除非跪着,可敢?”

闻言,耀星宗弟子一阵鸦雀无声,钢针落地可闻。

所有人将目光投向洪涛,这里实力最强者,他有资格对话。

沉默片刻,洪涛咬牙回道。

“可以。”

“好。”李如靖满意笑了,朝背负剑青年说道:“张嵩师弟,你知道怎么做的。”

“是,师兄。”

张嵩回一声,同月闲迈步走向一处战台,各站一方。

“月闲,请赐教。”

“张嵩,请赐教。”

两人开场白后,气势在攀升。

战斗一触即发。

“杀。”

月闲暴喝一声,纵霸龙枪冲杀过来,雷电缠绕乱舞,噼里啪啦作响,平淡一枪贯破长空直取张嵩脑门。

“呵!”

张嵩冷笑一声,长剑“锵”一声出鞘,冷光爆射八方,剑气肆掠,极为刺目。

同样纵剑对刺长枪,剑尖对枪尖。

砰——

碰撞瞬间,雷蛇喷涌冲击过去,到一半时被一股更强的力量撕裂炸开,发出“噗噗”声响,霎时直袭月闲手臂。

“啊!”

月闲趔趄跌退五步,衣袖炸裂,手臂出现数道剑气肆掠的剑口,鲜血从中飙射出来。

耀星宗弟子骇然惊愕,暗觉不妙。

上玄宗弟子早料如此,讥笑不止。

“剑意?”

月闲咬牙问道,看都不看右手的伤口,霸龙枪换上左手猛握。

“哈哈,当然。”张嵩狂笑道:“说过,耀星宗筑基境无人是我对手,你这是找死。”

得到张嵩确认后,月闲神色盛凝。

内门弟子也就是柳元一人领悟出剑意,可见何其的难领悟。

万里出一。

实力至少增幅三层,非常可怕。

“你可以跪着求我。”张嵩狂笑过后,持剑指着月闲,步步紧逼。

“找死。”月闲沉怒道,厉眸冰冷。

左手横枪长空,一道手臂粗的紫色雷电瞬间蔓延五丈,弯曲躬弹,如一条长长的紫雷蛇爬行,强烈的电流肆掠空气,紫气生烟。

“破。”

月闲挥动霸龙枪轰了过去,与张嵩的数道剑气碰撞,瞬间剑气被摧毁散开。

“呵……”张嵩不紧不慢的冷笑一声,平静得让月闲暗道不好。

下一刻。

一道无可匹敌的剑芒从长剑中迸射过来,摧枯拉朽般将紫色雷蛇切割数道片,消散空中,激射不减袭向月闲。

“不好。”

月闲仓皇回枪横挡。

砰——

月闲被轰击直退十步。

脸色煞白,硬吞一口鲜血。

险险挡住了!

诸人松口气。

不过张嵩人呢?

“哈!”

一道声音从月闲左侧传出,寒芒袭来。

月闲觉察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杀来,猛然转身抬手一枪横扫。

砰——

绝强的轰击气浪将月闲震飞出去。

身形踉跄砸在地上连滚十丈之外,所到之处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太强了。”耀星宗弟子心沉谷底,脸色阴沉,眼神担忧。

这才第二招,难道真的要跪吗?

这可是丢的是宗门的颜面。

如何是好?

一群弟子焦急不安,就连高台的大人物脸色也不好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