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剑乎枪乎 一决生死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10字
  • 2019-07-14 12:35:41

诸人惊愕,神情一抽。

楚浪被吓傻了吧!

居然拿出两根挠痒痒的黄金棍子出来。

太奢侈!

难道凭借其能砸死柳生不成,莫非临死之前失心疯又犯了。

大可笑!大可笑!

但是。

随后诸人看到楚浪手中的两根挠痒痒棍子喷出数条火蛇,伴随着听到不大不小的“砰”声连连。

锵锵锵——

刹那间击碎了柳生的道道罡风剑气。

长剑从手中脱飞出去后。

有几道火蛇以无以伦比的速度击在柳生身体后,血光爆溅,人倒飞出去。

“啊!”

柳生痛苦的面部肌肉扭曲成麻花,跌落地上连滚十丈之远。

诸人瞠目结舌,大惊失色,神色古怪。

这挠痒痒的黄金棍太神奇吧!

居然有如此的威力。

不过。

很奇怪。

透露着诡异莫测,射出的力量恐怖异常。

令人费解。

这是挠痒痒的黄金棍?

还是什么神奇的灵器?

骇人不已,闻所未闻。

此间。

柳生痛苦的从地上爬起来,身形有些摇摇欲坠,努力下终究站了起来。

脸色痛苦发紫,心间惊骇无以复加,楚浪的灵器似箭非箭,威力恐怖,古怪无比。

若不是突破到筑基境巅峰肉身如铜皮铁肉般,早被楚浪怪异的灵器贯穿了。

即使这样。

剧烈的冲击力依旧洞穿到肉里,震创全身五脏六腑,经脉筋骨,自己受伤不轻。

该死的楚浪!

“楚疯子。”

柳生沉声道,冷眸死死盯着楚浪,被眼前的情景一滞。

只见楚浪怡然自得的做着怪异的动作,一指划着挠痒痒黄金棍中的轮子旋转,往孔中填装一枚枚如大拇指宽长的金色东西。

柳生和所有人一样,凝目盯着那一枚枚金色的东西,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

“这不就是凝固的灵气吗?”柳生惊讶道。

但是。

灵气怎能长时间在空气中凝聚?

这太匪夷所思了。

众所周知,灵气从体内导出,虽短暂能凝聚停留空中,但绝对不能如楚浪这般,任意停留之。

这太变态了。

“楚疯子,你手中是何鬼物?”

柳生好奇问道,似乎忘记了两人是生死之战。

“孤陋寡闻。”楚浪不满回道,这都没能打死柳生,他的皮粗肉厚简直恐怖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不愧是筑基境巅峰!

零级的左轮枪穿透力有待提高!

刚刚的确是心急如焚下。

枪射偏了。

若射中心脏,脑袋等致命之处。

柳生铁定十死无生。

“好了。”

楚浪双手帅气一甩狂蟒左轮,如抓着青蛙两只大腿往墙上一拍头。

啪啪——

抬眸望着对面的柳生,心情复杂,要说杀人?

作为守法好良民,楚浪没想过。

是个文明人。

怎能干那种事。

那可是砍头的事。

杀人偿命,古有之。

今天?

要破例了吗?

这个世界的人太疯狂,你不杀人,人要杀你。

圣母心的人活不长。

但是,仁兄怎能白死?

此刻,柳生的冷冷声音从对面传来。

“楚疯子,将你手中灵兵交出来,等会让你留个全尸,不然,哼哼!”

威胁之意十足。

“呵呵……”楚浪无奈笑了笑,双手抬起狂蟒左轮对准柳生脑门,吓得本能的挥剑作势抵挡,心地猛紧。

见状,楚浪傲然笑道:“常闻剑为百兵之君,棍为百兵之祖,刀为百兵之帅,戟为百兵之魁,都贼厉害。”

说完,楚浪话锋突然一转沉声道:“那是世人不知爷的手枪厉害,今日爷告诉尔等,爷的手枪是兵中帝皇,万兵之主。”

诸人神色古怪,原来这玩意叫“手枪”。

没听说过。

什么时候在楚浪口中成百兵之主了。

狂妄自大!

这是要推翻众人根深蒂固的理论?

楚浪这人有点不一样。

“疯言疯语。”

柳生怒不可遏,让楚浪多活一刻,仿佛要被他疯语活活气死,提剑冲杀,“楚浪受死。”

“枪乎?吾剑与汝,一决生死。”

柳生构造密不透风的剑网交织,遮天蔽日,杀伐之息蔓延八方,狂风肆掠长空,剑气纵横天地,可攻可防的杀来。

“再见了!”楚浪叹气一声,身体爆发出金光闪耀涌入狂蟒左轮内,不忍心说道:“我的朋友,记住,下辈子不要与我楚浪为敌。”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响炸破虚空,条条火蛇贯穿密集剑网,击在柳生身上。

噗噗噗……

柳生身体戛然如落叶倒飞出去,楚浪不紧不慢的移动脚步,忘乎倾斜狂蟒左轮剩余的灵弹。

移动点射。

当楚浪停下脚步时,柳生重重跌落地上。

嘭——

满身是血,气绝身亡,至少有十几枚灵弹贯穿其身体。

看到柳生死了。

楚浪心生惧意,四肢发抖。

我……杀人了?

诸人愣神之际。

一道歇斯底里的悲怒声向八方响起扩散,惊醒了诸人。

“弟弟。”

“楚浪,我要你死。”

只见柳元冲去战台,大掌印遽然拍向楚浪,无限放大遮住楚浪头顶的阳光,此刻楚浪显得渺小在掌印阴影下,眨眼间镇压将至。

“不。”台下莫语悲声喊道,上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楚浪心地猛沉,从柳元大掌印中传来恐怖气息,足以压迫自己,生不出任何的反抗之力。

开光境到底有多强,楚浪不知道。

但是。

目前自己绝对不能抗衡。

我是不是装的有些过头了?

还没闯荡天下。

就死了!

心有不甘又如何?

如果上天卖给爷一次活的机会。

再也不敢了。

楚浪苦诉道。

猛然闭着眼睛,向高台方向夺路狂奔。

即使是死,也要做最后的挣扎。

来吧!混蛋!快弄死爷!

轰——

一道震耳欲聋的在声音传到楚浪耳膜里,几乎失聪,失神之际。

一股强劲的轰击气波将楚浪推出十丈之外,如一随风摇曳的树叶,任其浮沉。

“放肆!”

随后从高台上传来一道沉怒声,一道身影降临在战台中央。

“柳元,这是耀星宗,不是你家。”陶长老愠怒朝柳元沉吟道。

“陶长老。”柳元停下脚步,恨恨盯住被莫语接住的楚浪,悲声道:“楚疯子,他……杀我弟弟,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哼!”陶长老冷厉一声将怒火中烧的柳元气势驱散,开口道:“生死战台,生死由命。”

渐渐的。

柳元冷静下来,清醒不少,抬着沉重的步伐将柳生抱起,消失在诸人眼中。

“唉!”

陶长老叹气一声,朝楚浪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