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气势压迫 首战失利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258字
  • 2019-07-14 12:34:53

星耀广场,三号战台,烈日当空。

万众瞩目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剑拔弩张,对峙而立,所有人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安静观望。

微风,扬起了两人的三千青丝。

日光,压摧了两人的挺拔身影。

柳生嘴角噙着略微嘲讽的笑意,双眸藏不住的玩味之意溢出,以胜利者高高在上的姿态朝楚浪说道:“后悔吗?”

楚浪听闻后剑眉微挑,古井无波的黑眸激不起任何的波澜,越到这个时候越异常的平静,骨子里深埋的傲气不允许楚浪在强敌面前堕了气势。

“后悔?是什么东西,爷没听说过。

楚浪轻轻抚摸虎皮大氅上柔软的毛发,轻轻笑道,说不出悠闲的惬意,仿佛这并非一场生死决战。

“不。”柳生黑眸似乎看穿一切,讥笑道:楚疯子你掩藏不了内心的焦急不安,刚刚的动作明显是心虚的表现,你……终究后悔了。”

楚浪定睛看着柳生自作聪明的揣摩他人心思,并未在意道:“如果说后悔的话,决斗可以作废?”

“哈哈!楚疯子。”

柳生遽然大笑起来,盛气凌厉道:“没有死的觉悟,何必来触犯我的底线。”

台下诸人脸色古怪看着两人,这是生死决战吗?

楚浪笑了。

爷可是文科生。

跟爷比言辞犀利吗?

即使死了气势也不能堕。

“每一个人都拥有生命,但并非都懂得珍爱生命。每一个人都拥有头脑,但并非用头脑去思考活着的意义。如果连自己都如此轻贱生命,何必需要他人来怜悯?今日你我都是那个不懂得珍爱生命的人,那么,混蛋来吧!战个痛快。”

楚浪句句掷地有声,恍若直击心扉。

柳生脸色一抽,怎么忘记了,想要在言辞上压倒楚浪似乎办不到,微微皱眉,突然脑中灵光一闪,遂笑道:

”世界本清净,肮脏的不过是人心,多了你楚疯子此等败类人渣,连空气都污浊了不少,我柳生今天替天行道,为人道奉献绵薄之力。”

然而。

高台上诸位长老脸色精彩无比,这两人一个比一个能说,平时怎么看出来这两人有此等本事,越说越离谱,说的天花乱坠来美化自己。

实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实则,更不是什么省油灯。

楚浪微惊讶,柳生这人渣有点东西,装神起来跟自己不相上下,脸不红心不跳。

可惜。

一山不容二虎。

更何况是两个装比风范一流的人,更容不得,必须有一人去死成就另一个人的威名。

楚浪负手而立,抬眸四十五度望向长空,觉得太阳有些毒辣,遂平视前方淡淡开口道:

“这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莫过于缘分,缘起皆因果,缘灭皆因果,生死离别,无不是因果,有人说它美好,有人说它可恶,爷说它算什么东西,惹我楚浪,万古无人可救!”

抬眸看对面。

柳生一时惊愕几个呼吸,神色阴沉,顿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反驳。

怒从心生,双眸再也淡定不了,燃烧着火苗越来越旺。

右手拳头猛攥,骨节发紫。

“无耻之徒。”

台下诸人见状。

刹那间瞠目结舌,装神的修炼者不可怕,就怕有文化的修炼者。

装神起来最为致命防不胜防,不信但看楚疯子便知。

“楚疯子,你这张臭嘴真该撕烂。”

柳生冷怒道。

右手从腰间猛然拔剑,金属“锵”响一声荡漾在空气中,烈日温暖不了的寒光闪耀在空,锋刃骤然划破了空气呼呼作响。

纵然剑指楚浪,剑尖遽然旋转着一股风之漩涡,遂冷嘲道:“能死在我的剑下,是你的无上荣幸。”

楚浪无视柳生的挑衅,朝高台上诸位长老拱手开口道:“诸位长老,还请做个见证人,我和柳生乃生死决战,不希望半途有人插手。”

“本长老来做这个见证人,绝无他人打扰。”高台上的陶长老开口道。

这好气又好笑的两人,死一个倒也清净。

“多谢长老。”

楚浪拱手示谢,下一刻黑眸骤然一冷扫向柳生,喝斥道:“来吧!混蛋!”

“找死。”

柳生大怒,法力狂涌,长剑舞动,周身刮起阵阵大风,恍若一口暴风漩涡的中心无限放大,刹那间扩散到百丈之外。

“狂风剑法大成。”

台下弟子惊叹道,天元峰能领悟到此境界不过双手掌之数,这可是能御风攻击的剑法,异常恐怖,楚浪活不过几息。

“撕碎他。”

柳生长剑一挥,暴风漩涡风驰电掣刮向楚浪,霎那间就要撕碎楚浪。

柳生冷笑连连,楚疯子吓傻了?

“破。”当暴风漩涡里还有一丈之距时,楚浪随手拉起虎皮大氅扬挡在身前,霎时闪耀出璀璨的光辉,伴随着一声撞击声炸响整个天际。

砰——

虎皮大氅毫发无损的将袭来暴风漩涡尽数挡住震散。

诸人惊愕。

“新月长老的虎皮大氅,不知何种等级。”

台下极少弟子知道,心中骇然,居然能挡住筑基境巅峰的一击,着实了得的防御宝甲。

“即使有乌龟壳也难逃一死。”

柳生提剑冲杀过来,一道道剑光交错在身前,形成大大小小的凛冽罡风之剑袭向楚浪,整个战台只听闻罡风剧烈的呼呼炸响声。

楚浪神色微变。

不拿出真本事。

今天铁定要交代在这里,体内法力陡然间狂涌运转。

“九星烈焰。”

随后。

九颗脸盆大小的火球突然出现在楚浪身后,发出炽热的气息使空气形成一股热浪扑向八方,台下离得最近的弟子纷纷狂退开。

“破。”

楚浪大手一挥,连续三颗火球砸向袭来的罡风之剑。

砰砰砰——

没挡住?

似乎那罡风之剑没有什么可以挡住,继续凛冽袭来,下一刻就要来个穿心透。

“灵技圆满境界又如何。”

柳生冷笑,不过下一刻笑容凝固在空气中。

只见。

楚浪身后的剩下的六颗火球遽然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颗更大的火球,燃烧着熊熊的烈火染红半边天,轰碎罡风之剑。

柳生急忙再挥出一道罡风之剑横扫冲击而来的剧烈气浪,趁势近身一剑直取楚浪胸口,杀伐寒芒先贯穿空气,一闪而逝将至。

所有人瞪大眼睛,即使楚浪有虎皮大氅在,但近身同剑者搏斗,十死无生。

“师弟。”

莫语心中一紧,急忙喊道。

砰——

楚浪扯起虎皮大氅挡在胸前拦截了那道恐怖的杀伐寒芒,冲击波瞬间将其震退十米之远,虎皮大氅脱手而出。

“死。”

柳生冷剑平刺朝跌飞在空中的楚浪而去。

此刻。

楚浪在诸人眼中如占板上的鱼肉,动弹不得,必定任由柳生宰割。

“狂蟒左轮。”

在绝境必死情况,楚浪亮出了最后的底牌,陡然间两把金色布满蛇鳞片的左轮枪出现左右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