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梁上君子 宋哲倒霉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291字
  • 2019-07-14 12:33:44

诸多弟子低语传入柳元耳里,他顿时神色微变,冷眸环扫四周,触者鸦雀无声,遂开口道:“闭嘴。”

然而,楚浪却饶兴趣的看着诸人,突然笑道。

“何为君子?”

“半夜草丛野战?”

“调戏女弟子?”

“偷听女弟子洗澡?”

“为了赢得女弟子的交配权?哦!不,是芳心,大打出手。”

“瞧瞧!这该是君子干的事吗?”

“朗朗乾坤,悠悠大地,爷楚浪行的端坐的正,堂堂七尺男儿,自认为没有此等本事,也不会干着偷鸡摸狗的事,如果世上有真君子,非爷不可。”

楚浪仰扬顿挫的嘲讽,铿锵有力的一番话,令诸多同门低下头去,有前科的人顿时觉得不自在。

“师弟真男人也。”

莫语认真点头道,认同楚浪的说法,想起往事,师弟做事还真的如说的那般。

唯一的毛病是口无遮掩,但是总比那些伪君子强不止百倍。

楚浪的优良形象在莫语心中瞬间拔高。

直耸入云。

“楚师弟,是谁偷听女弟子洗澡的。”在人群中被群花拥簇的龙秋满脸怒气,朝楚浪问道。

“瘦猴。”

楚浪指着人群中的一名瘦小青年,顿时人群分开留下愣在原地孤零零的瘦猴。

“你大爷。”瘦猴低声骂道,暗觉不妙。

“瘦猴,你找死。”

龙秋暴脾气爆发,拔剑朝瘦猴劈开,吓得瘦猴拔腿狂奔。

这一幕落入高台上诸位大人物,霎时脸色难看。

今有外人在场,这群弟子一点都不安分,平时放养太松散了。

如今。

尽是这般丢人现眼。

然而。

上玄宗一群人如看戏一般,嗤笑不止。

“住手!”

突然高空传来一道愤怒的声音,一道身影降临在广场中。

“一群混账东西,有力无处使是吧!等会战台你们纵情任意发挥,只要不出人命,随便你们怎么折腾。”

商昆长老指着一群弟子怒声道,吹胡子瞪眼。

这一代的弟子比起以往弟子更无法无天,个个桀骜不驯,风度全特么喂狗吃去了。

特别是那獠楚浪。

到哪里都能惹出事来,仿佛天生的惹祸大神,弄得如火如荼的,满城风雨。

一会儿最好柳生将其斩首。

死了一了百了得了。

省的将来酿成大祸,同商昆长老有此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再后。

商昆长老环睹八方,眼中怒火未消,骤然开口道:“第一环测试完毕,楚浪修为跌一阶,从此划到外门弟子之列。”

“长老大人英明。”

柳生等人附和道,心情畅快无比,扬眉吐气。

“一群小人嘴脸。”莫语低声骂道。

“本长老再次重复排位赛比试规则,低位者可对高位者发起挑战,胜之替位。高位者不能主动挑战低位者。不敌可认输,莫得杀人。”

顿了顿,商昆长老高声道:“本长老现在宣布第二轮的内门弟子排位赛比试正式开始。”

随着商昆长老宣布完毕。

一群弟子蠢蠢欲动早明确自己的对手,纷纷指名道姓上战台,一决雌雄。

“杨明,我要挑战你。”

“宋哲,我要挑战你。”

“瘦猴,本姑娘要挑战你。”

……

霎时,十座战台阵法开启,里面刀光剑影,厮杀声,短兵相接声,力量碰撞声不绝于耳。

“楚浪,马上轮到我们生死战了。”柳生摩拳擦掌高声朝楚浪说道,生怕诸人听不到似的。

“期待已久。”

楚浪实话实话,言毕不再理会,将目光投向台上的比试,这个世界他还未真正融入过。

只见,战台被一道淡淡光晕罩住,那是阵法开启运转楚浪知道,作用是避免战斗时发出的力量乱窜出去。

宋哲所在战台有三人,有一名裁决者,一名芳龄二十女子,两者修为都是筑基高阶。

但是。

那女子攻势凌厉,逼得宋哲只能被动防守,仿佛有旧仇。

楚浪笑吟吟看着。

估计宋哲这个十足的人渣平时作恶多端了,引得天宫峰女弟子不满,早有教训一顿之心。

“宋哲,去死吧!”

蒋霏霏扬手纵刺一剑,陡然间剑尖爆发出一道剑光划破空气激射过去,寒光森冷,如毒蛇盯着宋哲不放,令人寒毛卓竖。

“妈呀!”

宋哲心头狂跳,这道寒气逼人的剑光气机锁定他,避无可避,唯有硬撼。

“厚土玄盾。”

宋哲骤然喊道,稍胖的双手飞速在身前划成圆形,从玩掌中狂涌出土色的灵力,顿时形成一口圆盘土盾无限放大挡在身前虚空。

“走。”

宋哲喝道,双手一堆圆盘撞上那道袭来的寒气剑光。

砰——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形成一股冲击气浪将两人推开十米之远,两人脸色煞白。

“旗鼓相当。”

观战诸人惊讶道,蒋霏霏擅长突刺剑法去年排名四十五名。

宋哲擅长防御土道排名四十,看起来蒋霏霏进步很大。

宋哲自进入内门弟子之列后,整天游手好闲,进步甚微。

“哼!”

蒋霏霏不退反进,提剑欺身杀来,长剑骤然脱手贯穿虚空,寒芒吞吐,化作一道残影穿杀而来,人追其后。

砰——

宋哲一拳轰在长剑寒芒上,又是一道爆炸声,剧烈气浪荡漾八方,长剑被轰飞。

“去死。”蒋霏霏只身穿过气浪,玉手劈出掌剑袭向宋哲脑门。

“不好。”宋哲暗觉不妙,已经来不及蓄力反击,下意识的横手挡住身前,形成一道防御灵力盾牌。

砰——

蒋霏霏的杀伐掌芒势如破竹般,将防御盾牌切开一道口子袭击在宋哲手臂上,人仰马翻跌倒在地,霎时血液如泼水飙洒虚空,艳丽凄美。

“疼!”宋哲遽然歇斯底里痛喊道,手臂深见骨的伤口触目惊心,血流不止。

“我认输。”看到蒋霏霏提剑复杀来,宋哲在地上慌忙喊道。

这姑奶奶不好惹!

“真没种。”蒋霏霏骂道,遂离开战台。

“宋哲就这么败了,真丢人。”诸多弟子骂道,平时嚣张气焰荡然无存。

听闻。

宋哲捂着受伤的手臂,脸色青白相交下了战台。

“蒋师妹,好样的。”

龙秋朝蒋霏霏含笑说道,出关后听闻不少关于宋哲的事迹。

可谓恶迹斑斑,没一件是好事。

十足混蛋加浪子。

早萌狠狠教训一顿之心。

“只恨那混蛋认输得早,不然非得致残他不可。”蒋霏霏怒气未消,出声骂道。

远处听闻的宋哲,忍不住打个寒颤,脊梁骨生寒,这群女子太狠了。

“楚疯子上来受死。”

不知什么时侯柳生跳上战台,指着楚浪喊声,气焰嚣张无比。

“怕你不成。”

楚浪纵身一闪跳到战台,虎皮大氅飞扬长空,三千青丝飞舞身后,宛如飞侠一般,威风八面留世人敬仰。

“两人终于开战了。”

诸多弟子翘首以盼的一场战斗即将爆发,霎时激动起来,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战斗。

生死各一人方能结束。

恩恩怨怨在这一刻终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