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年少轻狂 锋芒毕露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95字
  • 2019-07-14 12:30:16

“楚疯子,若说跨境这是小成绩,那你岂不是连小成绩都达不到?可见一斑小人嘴脸的大笑话。”

从远至近传来一道挑衅的声音,诸人转眸望去,只见柳生和另外一个英俊青年踏步而来,话语出口的正是那英俊逼人的青年。

那青年身着白衣,明目皓齿,英气逼人,属于颇有型的男子,举动优雅大方,可偏偏讽刺的话语出自他口,优雅清新,无任何的违和感。

“柳元。”一群女弟子惊呼道,眸含秋水,俏脸浮云,心撞小鹿。

世间怎有这般美男子。

耀星宗有两大才貌双绝的美男子,无数的光环加身,人间赞美之词恍若都为其诞生。

玉树临风,清新俊逸,气宇轩昂,美如冠玉等……

形容的是眼前的柳元,名副其实。

有的女弟子再将目光投向另一大美男子时,惊鸿一瞥,顾盼生辉,维持两息。

只见他身姿挺拔,剑眉星目,黑色劲装,头发倾斜散乱在身后虎皮大氅上,看似疏狂打扮却在他身上表现如文人墨客,清雅脱俗。

但是。

事实他确实是疏狂之人。

高阳峰楚疯子,得过失心疯的男人。

他的狂不是因为无敌而狂,以前是修炼狂人。

后来是疯癫口出狂言,无知的狂言。

再将两大美男子比较起来,前者是绝大多数女子的首选,后者若非要选也是无奈之举。

此人,靠不住,没有安全感。

况且,真正意义上”才”字有偏差。

楚浪顺着诸人的目光望去,也微微惊讶此人的美貌,时至今日楚浪也不清楚自己的相貌如何?

他没有照顾镜子的习惯,更何况这个世界没有镜子,只有水晶境,他作为一个男人却无此物。

但从偶然遇到的女弟子花痴的表情来看,自己这副皮囊应该生得极美。

直到今天他确认了一件事,自己也是大美男子一个。

然而,柳元。

用小说里周大侠的话语形容。

貌胜潘安,一朵梨花压倒海棠毫不为过。

作为一个男人生的如此俊美,实在天理难容。

叹息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也为自己的俊美而苦恼起来。

“爷活不成你们喜欢的样子,活着是给自己看,若你们讨厌,那么爷便让你们越来越不爽。”

楚浪负手而立淡淡开口道,在虎皮大氅衬托下,如绝世高人对面千军万马般的那种淡定自若,气场十足。

似乎他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但事实是,诸人清楚这只是假象。

但不得不佩服,楚浪装神风范一流。

“哦?怎么个不爽法?柳某愿意身先士卒领教一番。”

柳元嘴角挂着一抹戏谑的笑意,却将目光投向楚浪身侧的莫语,硬生生的呆滞几息。

美,美若天仙的女子。

“人,若无自知之明,如一步一步的将自己推向万丈深渊。”

话语未落,楚浪轻笑一声挡在了莫语身前,与柳元正面相对。

“一语双关。”头脑灵光的弟子顿时听出楚浪话里有话。

一半是回应,一半是警告。

“你有何资格道出此等话语?”柳元嘲讽一笑。

“因为。”

“爷是华夏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天下太平,善莫大焉。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苍天有罪,虽远必诛。”

楚浪骄傲的说道,来自灵魂深处的骄傲,来自五千年上下文明浓缩精粹的骄傲。

我不主动招惹人,但并不是我怕事,而是不屑一顾。

人若欺我,不好意思,即使苍天有罪,一样诛灭之。

“华夏人?”

“霸气凌然。”

诸人一阵惊愕。

在场谁人不知。

天是大道主宰,是苍生之主。

故敬之,则昌,修道一帆风顺。

若逆之,则亡,修道艰难前行。

楚疯子太疯狂,扬言连苍天都敢诛灭。

此乃。

犯上作乱,倒行逆施。

罪孽深重,离经叛道。

大逆不道,死有余辜。

狂徒!疯子!无知!愚昧!败类!

“苍天在上,请降下神罚之光,将楚疯子诛灭得一干二净,灰飞湮灭,万世不得超生。”

望着一群同门怒目圆瞪,还有鄙视,参杂不屑,无尽嘲讽等等目光,楚浪心中好笑。

这算什么。

有人都敢日天。

爷在那些大佬面前,着实太善良了。

楚浪深知,这是两个世界的理念不同所碰撞产生的效果。

不足为奇。

然而,柳元作为当事人。

面对楚浪的大逆不道,霸气侧漏的话语气势压迫。

在气场上已略输一筹。

楚浪伶牙俐齿不可怕。

可怕是,他口无遮掩,什么都敢说。

而且。

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语压倒狂风怒浪。

不失为一朵带刺的奇葩疯子。

惹不得。

又不得不想去弄死他的冲动。

此人,委实可恨。

“哼!柳某今天将话钉在此处,跟你楚疯子,势不两立。”

柳元神色阴沉,将狠话撂下,为挽回一些颜面。

而柳生从头到尾一句话未言,诸人习以为常。

不是柳生没有资格出话语,而是他一向都不会争了他兄长的风头。

奈何。

今天他兄长却一败涂地。

即使最后一句狠话在楚浪面前,更显得苍白无力。

就在诸人见柳家兄弟,准备重整旗鼓联手与楚浪再次交锋时。

一道声音如冷水将诸人的期盼激情瞬间浇灭。

“还不滚去测试,在这里尽说风凉话,不嫌丢人吗?“

“张口闭口要逆天,老天欠楚浪的?”

”再不走大板伺候。”

诸人侧目而视,顿时心生惧意。

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陶堂主,铁面人,宗主都礼让三分的人物,不是他还有谁啊!

霎时人人作散。

内门弟子中的宋哲,司马南,曹弛三人脖子缩了缩,近来最深有体会,至今想起依稀浑身发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绕梁百日不绝。

啪啪啪——

“朽木不可雕也。”

陶堂主恨铁不成钢骂道,再回眸看向高台上的上玄宗等人。

只见。

他们如看戏一般。

这楚浪和柳元太特么的会挑时间了。

平时宗门可以不管不顾,任由发挥。

今日。

有外人在场,更应该同仇敌忾才是,奈何两人却争风吃醋的干起仗来。

这不是丢人吗?

”两个混账东西。”陶堂主暗自骂道。

早知如此。

当初就不该将楚浪放出来,而且还大板伺候。

悔不当初啊!

本长老一时眼拙,相信了楚浪这混账的豪言壮语,以为是人中龙凤,英雄少年。

如果苍天再给本长老一次的机会,定要将其再次放出来。

楚浪。

的确说话解恨。

面对柳元高一境的修为,依旧面不改色,敢与硬刚之。

有气魄。

果然英雄出少年。

只要稍加培养,朽木可雕,良木可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