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一言难尽 峥嵘岁月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411字
  • 2019-07-14 12:29:14

天痕峰主司马竹转眸看了中年美妇一眼,点头说问道:“龙秋那丫头修炼颇为刻苦,应该突破到开光境中阶了吧?”

“刚突破不久,根基尚稳。”

朱玉略显骄傲笑道,龙秋是她最得意的弟子,能在二十岁突破到开光境中阶,在争渡城可排位天才之列。

“四师弟,六师妹,你们的弟子的确优秀,但是相对于师兄的弟子洪涛而言,却略逊几筹,需要继续努力啊!哈哈!”

天垣峰主清江引爽朗大笑,怡然自得起来,去年宗门弟子排名第二,除了那位谁人出其右?

两人无奈的苦笑。

不过。

在天清江引大笑过时,被另一道笑声打断,遽然而止。

“哈哈。”

天元峰主半宇神色傲然看着清江引,笑道:“三师弟莫得意过头了,且不看看师兄的弟子,排名第八的太平,第四的曹骏,第三的柳元,要说人才济济也非天元峰不可。”

清江引不怒反笑道:“二师兄未免得意过早,要知道排名上你的弟子可不如我弟子。”

“那是去年的排名,据说这次洪涛并未突破境界,可不一定能保住第二的位置。”半宇依旧傲然道,同时环睹诸人,那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庆东原作为一代宗主并未言语,目光一直投向那绿树成荫的宗门山路上,空荡婉转的山路上除了几只鸟儿叽叽喳喳,别无其它。

似乎等待什么。

“大师兄。”

朱玉注意到沉默不语的庆东原,幽怨开口问道:“她不太可能会前来观礼。”

“花芳菲。”

听闻诸人同时联想起这个名字,霎时安静下来了,那道多年前的靓丽身影,甜美的喊一声“师兄”犹在耳边萦绕。

是那样美妙!陶醉!温柔!

花芳菲。

六十年前耀星宗的烟云峰主,才貌双绝,修为直追大师兄,在坐的三人都曾是忠实的追求者。

为了博得花芳菲的芳心,几人使出浑身解数。

也曾刀剑相向,争的面红耳赤。

奈何苍天无情,三人无悔的付出都不曾打动花芳菲那颗如深渊无底洞般的心。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最为致命。

花芳菲对大师兄暗生情愫,怎么拆也拆不掉。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神仙眷侣。

屡次失败后,三人也曾一度这样认为。

但是在一次六宗大会时,由花芳菲代表宗门出席,回来后却渐渐冷落大师兄,让三人又看到了希望。

不过,这只是错觉而已。

此后,花芳菲出宗门的次数越出频繁。

再后,几人才得知她与上玄宗的五长老杜单眉来眼去,发展成了新的道侣。

让三人大跌眼珠后转为愤怒,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古有之,从侧面显出三人都不如上玄宗的那个混蛋?

乃乃个熊,这一下子刺激了大师兄可不得了!

盛怒之下。

孤身前往上玄宗与杜单酣畅淋漓大战一场,两人各自身负重伤几乎亡命。

花芳菲又差点成了无主之花。

趁机上玄宗的人要灭杀大师兄,被花芳菲保住了半条命,明言与大师兄只是师兄妹关系而已,并未生出男女之情。

可想而知,大师兄伤心欲绝加奄奄一息的被人抬到耀星宗,惨不忍睹,几度欲以命殉情,被朱玉拦截下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安抚下来。

三人气的肺恍若都要炸掉,朱玉师妹也是宗门的一大美人,对大师兄倾心相付,奈何又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花芳菲也就算了,三人退而求其次追求的朱玉也被大师兄迷住,此乃天理不容。所以半宇暗地里的煽风点火企图加速大师兄的殉情步伐。

情有可原,人心所向。

另外两人装聋作哑。

但是却被朱玉强横的拦截下来。

一个对前任的情痴心不改,一个非情郎不嫁。

两人这一耗下去便一发不可收拾。

六十多年过去了,火花没擦出来,却成就了两个单身的中年男女。

直到十八年前,新月携带一岁的弟子莫语加入耀星宗,大师兄深知其实力极强,便将荒废的烟云峰交给其作为修炼之地,并继承五长老之位。

“高阳峰”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一年之后,新月又带来一名男婴弟子,也就是宗门弟子排名第九的楚浪。

“楚浪。”

这个名字陡然出现在三人脑海里,遂将目光在人群中搜索他的身影。

只见楚浪和莫语在耀星广场中谈论风生,有说有笑,又想到十五天前的一个事件。

楚浪修炼时走火入魔,修为尽失后在高阳峰上疯癫乱语,仿佛得了失心疯。

骤然察觉了楚浪身上的变化,三人不淡定了。

“筑基中阶,这?”

楚浪短短十五天修为怎么重修回来得突飞猛进?

如同吃了神丹妙药,但是耀星宗哪来此等神丹,也未闻曾有此类神丹。

怪哉!

在几人思绪乱飞的时候,庆东原注视到宗门山脚下依旧没有任何一道身影时,皱眉朝司马竹开口道:“四师弟,给五宗发出的邀请观礼函,都发了吧!”

“都已发了。”

司马竹点头,顿了两个呼吸后又补充道:“上玄宗高层置之不理,她却表示要来。”

“到现在五宗连个毛的影子都没有,他们眼里还有耀星宗吗?”清江引不满道。

“这不是很正常吗?”庆东原苦涩反问道。

霎时,几人都沉默不语。

“她人来了。”

朱玉注视到宗门山脚下有一群人朝山上走来,慢悠悠似游山玩水,走在最前方的是一名女子,碧衣淡妆,身姿傲然。

看不出步入中年女子的任何状态,风韵不减当年。

不难看出年轻时是何等的绝美女子。

“花芳菲。”

司马竹等人皆将目光聚集在那一道身影,顿时百感交集,自从六十年前的那场事件发生后,几人都未曾见到她。

“大师兄,我有一事不明。”清江引开口问道。

“是芳菲师妹为何前来是吧?”庆东原目光久久停留在那一道身影上,神色激动。

“大师兄多少年过去了,你还一口一口芳菲师妹的叫,我等没有这样的师妹。”清江引骤然怒道。

“我半宇也不承认这个师妹,她花芳菲是上玄宗的人,跟耀星宗早已界限分明。”半宇开口道。

“你们不承认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庆东原永远承认这个师妹。”庆东原断然说道。

“无药可救。”清江引怒气未消,挥袖道:“恐怕她来者不善,为什么偏偏是她。”

“为什么就不能是芳菲师妹,她六十多年来曾有加害于耀星宗吗?”庆东原反问道。

朱玉起身咬牙连连质问道:“她对你的伤害还不够吗?难道要她一剑插进心窝才觉得是伤害吗?醒醒吧大师兄!”

此间。

广场中的弟子注意到高台观礼上的诸位长老吵得面红耳赤,几乎动起手来,都不由的好奇问旁边一名瘦小的青年。

“瘦猴,长老们这是为何?”

“我怎么知道。”瘦猴回道。

“你不是号称顺风耳吗?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你的耳朵吗?平时偷听女弟子洗澡时哗啦的水流声最为积极,此刻比那等事更为迫切,你说不知道?”

“这不一样。”瘦猴面露为难之色。

“有什么不一样?”有弟子不解追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