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两个疯子 盛会将启
  • 热兵器系统修仙
  • 南城红袖扶
  • 2180字
  • 2019-11-09 12:22:49

“哈哈!”

柳生仰天狂笑,用”疯狂”两字远远难以形容,眉飞色舞演绎到极致。

那种刹那间爆发的心花怒放,很真挚,如积压多年的火山一朝爆发,畅快淋漓。

柳生老笑声未消新笑又至,一连串交织回荡在封闭空间中,久久不散。

“柳生也疯了。”

有的弟子低骂道,之前是楚疯子,现在再添一人。

“筑基境高阶在内门弟子中,前四十几的存在,柳生一下子排名直蹿上十几名。”有弟子望着得意忘形的柳生说道。

“别忘记了,柳生是天元峰弟子,擅长剑术,在筑基境简直是所有弟子颇为忌惮的存在。”

“剑修攻击凌厉无双,柳生修炼的黄级高品狂风剑法,据说臻至小成之境,不知突破到大成了没。”

“灵技天地玄黄四级,灵技掌握程度分为境界入门,小成,大成,圆满等,想想我还在小成境界停滞几年了。”

在诸位弟子话音纷纷时,柳生收回了放肆的笑,白衣竟然无风自动,长发飞扬,抬起那高傲的头颅,睥睨天下的目光俯视着楚浪。

“楚疯子,事实证明与本公子为敌,是你这辈子最愚蠢的事,也是最后一件事。”柳生满面得意之色,以公子自居非常符合自己现在的身份。

楚浪静静的看着柳生装逼十足的风范,璀璨刺目,自认为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令人窒息,折服柳生深谙此道。

“的确,爷已非往昔的天才楚狂人,笑傲群雄的时代过了吗?如今连宵小之辈都能在面前跳来跳去,着实呱噪得紧。”楚浪唏嘘。

老虎牙口不好猴子称大王。

“不得不承认你过去天赋在宗门排名的确靠前,但是何时能称得上“笑傲群雄”了?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滑天下之大稽。”柳生讥笑道,神色深深鄙视。

“况且,如今本公子已是筑基境巅峰,以后也没你楚狂人什么事了,应该改为柳狂人,哈哈。”

柳生继续放肆大笑,回荡空气中弥漫着扬眉吐气之息。

往昔楚狂人何等的猖狂,以前没少发生冲突都是自己吃亏,如今他不过是苦苦挣扎的小人物罢了。

是将死之人。

“爷征服过无数座的高山,看过无数次的潮起潮落,也遇到过一只螃蟹横道而行,爷一脚将它镇压,不知道那只螃蟹下辈子还敢如此嚣张不?”楚浪也朗笑道。

“螃蟹横道是本性,可惜依旧死在爷脚下,你知道为何吗?”楚浪继续说道。

“那是螃蟹没有实力支撑它的本性,死不足惜,但是我柳生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你这个比喻无异于自欺欺人。”

“非也,爷要说的是不管是谁,只要在爷面前嚣张,横竖都是死。”

“笑话,你有这个实力吗?如那只螃蟹别无二致,只会白白断送自己的性命。”

“你柳生自诩天才?爷曾经放言,天才不过是爷的铺石路,天骄不过是爷的垫脚石,爷要做的是,天下佛度不了的人,魔撼不了的人,都由爷来度。爷要这地平起,要这天顺之,要世人知晓,万古谁最狂非楚狂人不可,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哼,我柳生现在放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偏不信,唯有多斩杀天才,敢叫日月换新天,自古天才算什么,风流不成惹人笑,堂堂柳生笑今古,脚踏楚浪上青天,谁人能及?”

“无耻。”

诸人看到这两人从开始的斗嘴演变成吹牛,两个都是吹牛放大话的强者,出口成章。

惊天动地!

“想当年爷意气风发,校园内风云尽爷搅动,左牵小黄,右挽弓,西北望,射天狼,何等的潇洒光芒直叫日月黯淡无光,在此界依旧不改凌云志,一枪在手,射穿万古流。”

“红口白牙的楚浪疯子,口口声声放大话,谁人不知这是你最后的疯狂时光,说一句少一句,这天地间你我只有一人活着,那个人必定是本公子。”

“智者不锐,慧者不傲。谋者不露,强者不暴。”

莫语在旁边突然出声道,实在看不下去两人越来越起劲的话语,大有誓不摆休的样子。

还没完没了,不过想想也释然,师弟今年才十八岁,正是年少轻狂的年纪,胸腔热血沸腾,不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理所当然。

“师弟,走吧!”

莫语朝楚浪说道,赶紧将两人分开,不然只添惹人贻笑。

“嗯。”

楚浪淡淡回道,寻一块空地盘地坐起进入修炼状态。

内视之下,丹田内有一口黑洞缓慢的旋转,吸收周围天地灵气并压缩。

那是神器兵工厂所在地。

但并不会影响楚浪的修炼,相反是有助于修炼,黑洞吸收的天地灵气当溢满了,自动将其提炼反馈到丹田中。

楚浪所使用得灵力是强于常人五成左右,储蓄的灵气之量也多余常人的一半有余。

再搜索记忆中寻到前任“楚浪”修炼的黄级高级灵技,”九星烈焰”便领悟起来,毕竟物是人非,总有适应的过程。

转眼过去了五天的时间。

柳生并没有再来找麻烦,一直在巩固境界。

但两人的一番对话却传遍了整个宗门上下,闹得人尽皆知,骂声不断。

无不是嗤之以鼻,让众人期待的是两人生死台的对决,生死各一人。

再之后期待的是宗门年末考核,这是许多外门弟子鲤跃龙门的机会,错过了再等一年。

而考核过后是内门弟子重新排名战,是弟子享受资源的重要考评标准。

据说,柳生的兄长突破到开光境高阶,也出关了,一直追查其弟被袭杀事件。

转眼三天即逝。

终于迎来了宗门的一年一度的盛会,九道洪亮的钟声炸响天际。

咚咚咚——

许多弟子从四面八方出来,昨晚洗洗就睡了,现在个个生龙活虎,精神抖擞,难掩激动的心情。

耀星宗诺大的广场中,立着两块成年人高的白色水晶石,很多弟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水晶测试石。

往前一步是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往后继续在外门苦修等待下一年。

宗门高层大人物准时入座在观望台上,宗主庆东原是一名清瘦的中年男子,满面红光的看着下方的弟子。

身侧是宗门高层列位而坐,以六大峰主为尊,唯独少了高阳峰新月长老,诸位长老皆习以为常。

“诸位师兄,这一代优秀弟子更盛往昔,宗门一派蒸蒸日上的景象,不出几十年耀星宗再创辉煌。”天宫峰主朱玉含笑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