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寒风里,柳絮伫立在黄河边。

河心岛上荒草凄凄,前来过冬的鸟儿在水面翻飞。河水没有了夏日的浑浊,变得很是清澈。有羊皮筏子在送人过河,也有不怕冷的半大孩子在河滩上放风筝。柳絮站在河边望向铅灰色的天空,有雪落了下来,零零星星,没有形成漫天飞舞的景象。

只要有空,她喜欢到河边来走走。

再往前抬步去,她看见一个男子坐在轮椅上画画。她不懂绘画,但那人笔下的河水、山色、雪霁,充满了凝重。她深怕打扰了他,站在身后静静地欣赏着。在此之前她看见这个男人是被一个女人推了来,过了会,那女人似乎对他说了些什么就离开了。

他似乎没感觉到她的存在,专心画他的画。柳絮不好呆得时间太长,从他的旁边悄悄走开。她在想,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能不顾天寒地冻来黄河边写生,不管是他的事业还是爱好,就他的这股精神,实在令人敬佩。走过了,她不由回头又望了一眼,再往前走去时好像觉出了什么,莫非……猛然回头,天哪,是他!

显然他觉出了她的惊讶,抬眼看去,大红围巾包裹下的她那双眼睛依然那么明亮。

“是你……”她本能地往前跨了几步。

“你是……”他握着画笔的手悬在那里。

她大叫一声:“伍思宁……”

“柳絮……”他的神情有些冷漠。

相望中,他们决然没想到会在这落雪的黄河边不期相遇了。

水面上前来越冬的候鸟上下翻飞,那阵阵鸣叫把他们心底的珍藏一股脑翻腾了出来。

“你还好吗?”她微笑着向他询问,同时她不敢相信他坐在轮椅上,“你,怎么……”

他能存活下来简直是奇迹,先是负伤,在后撤中被美国大兵撵上,成了俘虏。由于伤势没能及时得到治疗,他的一条腿给截肢了。

当了俘虏,这是他永远的痛,尽管知晓的人不多,但他根本不想见熟人,不成想在这里遇见了柳絮。

此时柳絮蹲下身来,轻轻抚摸他的残腿,泪出来了。

“没什么,比起那么多牺牲的战友,我很幸运,还活着!”

“还疼吗?”

他摇头,想说心痛,但什么也没说出来。

“回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联系?”她站起了身。

他淡淡说:“我心静了,不想打搅。”

“不管咋说咱们也是同学、朋友不是?”

“听说你去了地质队?一定很辛苦吧。”看来他知道她的去向。

她明白了:“既然你啥都知道,干嘛躲着?”

“没有,怎么会。”他的话有些发虚,甚至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是残酷的战争摧毁了他的身体,也摧毁了他曾经傲视一切的雄风。在她的美丽面前,他的自信荡然无存。

“你经常来这里画画吗?”

“也不是。今天下雪了,看着大河奔流,群山素裹,机会难得。”

“是啊,这雪景真美!”

有句话一直藏在他的心里,“梦想着,有一天带着你远离城市的喧闹,到山野里去看属于我们的风景。”这话只能永远藏起来了,不要说当面讲给他听,即使心里也不想再泛起了。

风渐渐大了,雪花又纷纷扬起。

她说:“走吧,我推你回去吧。”

他说:“不用,你先走吧,我再呆会。”

“还是回吧,这么冷的天,你会冻僵的。”

“没事,没那么娇贵。”

她问:“刚才推你来的女的是……”

他回答:“那是我姐。你去忙吧,我一个人能行的。”

“走吧,别撵我,好吗?”她的言辞诚恳。

“怎么,你是可怜我?”

她急忙申辩:“不,怎么会。你是英雄,你在我心目中高大无比。”

他笑了,笑得有些凄楚。终究他还是听从了,与她一起走向回家的路。

夕阳拖长了他们的身影。

这个冬天,只要有空她都会来陪他。要么去河边,要么去郊外。远山含黛,长河落日。他的画布上总会留下她的身影。起初他很冷淡,慢慢他才态度温和了些。

有一天杜峰也来到了黄河边,他知道柳絮经常在那儿,和伍思宁在一起。要离开地质队走了,他来和她告别。他先是给伍思宁打了声招呼,然后说,我到那边和柳絮说会话,你不介意吧?伍思宁说,当然,你们是发小,尽管聊,我到那边看候鸟去。

伍思宁摇着轮椅往前走了,柳絮转过身来问杜峰,“你怎么到这来了?”

杜峰说:“知道你在这,我就来了。其实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柳絮看他一眼说:“我知道你调走了。挺好的,不用出野外那么辛苦了。”

“你没想过要离开吗?”

柳絮摇头:“不会,我既然选择了与山为伍,这辈子也不会去别的地方了。”

杜峰点头明白了:“我挺钦佩你的,一个女孩子能甘于忍受荒野的寂寞和辛劳,我自叹弗如。你对这份职业的喜爱,出乎我的预料。看来我当初的感觉是错的。”

“你当初是什么感觉?我脑子发热?”

“是这样。我觉得你无非就是想离开你那个家,我知道在你那时心里郁闷,不痛快,这是根本原因。看来不是,我理解错了。”

柳絮点头承认:“没错,起先我真是那样想的,你说得很准确。但现在我心里有了牧歌,我想去追寻,这是我的真心。说实在的,你不适合这工作,当初我鼓动你的确不应该,是我错了,对不起。”

杜峰摇头:“你没错,是我受不了那整天翻山越岭的辛苦,我就是想过安逸的生活,就这么简单。”

“人生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回头。”柳絮转而说道:“苏芩是个不错的姑娘,好好珍惜,我会为你们祝福。”

“谢谢。我走了,以后还能见你吗?”杜峰眼里充满期待。

“当然,我们离的又不远,想来就来,别忘了带苏芩一起来。”

杜峰看了一眼远处的伍思宁,转而问道:“你会和他吗?”

柳絮笑了:“你想多了,他不是咱们一个学校的嘛。”

杜峰明白了,“那好吧,再见,保重。”

柳絮经常和伍思宁在一起,张耀昌也曾问过她:“你和伍思宁走到了一起?”

她笑着回答:“怎么,不可以吗?”

“可他……”

“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一个学校出来的,陪陪他。”

她母亲也听闻了,“孩子,你可想好了,他……”

他打断了黄云香的话:“妈,别想那么复杂,我和他很纯洁。”

当春暖花开的时候,她到河边去和伍思宁告别,“我要出工了,不能再来陪你了。”

这一天迟早会来的,他早有思想准备,但一经到来了,能看出他还是有些神伤。

“谢谢你。这么多天陪我度过,很感谢!”

“千万别,对我还这么客气。”

“我会记住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

“应该的,这没什么。我会给你写信的,你会给我回信吗?”

他没有明确的答复,微笑着说了句:“同学,你该出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