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在使命的感召下,地质硕士毕业生薛嘉华即将踏上西行的列车。

深夜的京城,乍暖还寒,清冷的风在空旷的大街上横冲直撞,旋起了冬日残留的枯叶,也把角落里的尘埃令人厌恶地四处抛撒。

小巷深处,美丽多情的王至柔挽着薛嘉华的臂弯从昏暗的路灯下款款走来。没有言语,唯有默然的心声告诉亲爱的人儿,我多么想伴你一路同行去往远方,哪怕迢迢路上崎岖坎坷、布满荆棘,有风雨、有泥泞也无所畏惧。内心虽然这样想,但至柔知道这根本不现实,父母就她一个孩子,无论如何他们是不会放她走的,就连她和薛嘉华的恋情也一直处在秘密状态,不敢有丝毫的透漏,更不要说陪伴他浪迹天涯了。每每想起这些都让她分外苦恼,很是纠结。她甚至无法预测将来和他会怎样,倘若未来的某一天由于父母干涉,导致和亲爱的嘉华分手,她不但会伤心、难过,而且会痛不欲生。但愿不要有那一天,相信父母是通情达理的人,他们不会做出蛮横、粗暴的举动。假如生命里没有他,她真不知日子该怎样过下去。

想多了凭空增添烦恼,她多么希望这脚下的路永远不要有尽头,如果和心上人就这么相依相偎走下去,那是多美好的事。爱一个人,或许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只要喜欢了,心动了,根本就不要什么山盟海誓的诺言,也不要地老天荒的信誓旦旦,只要彼此相亲相爱,哪怕粗茶淡饭,柴门耕织,也甘之如饴。当有那么一天,彼此都老了,回头看看一起走过路,无怨无悔就好。这辈子过完了,当生命的魂灵脱离躯壳,羽化成蝶,比翼双飞,在无边无际的花海里寻觅一方温暖的巢穴,那是多么地悠然自得。

但这只能是庄周梦蝶,转眼他就要别离远去,自此以后她只能梦里牵了他的手,独自承受那份难耐的寂寞。

可人总是要行走在路上的,如同这幽深的胡同,终究要通向大街。

在灯火阑珊里站定、作别,眼眸渲染下的是千回百转,撇不下的依旧是这多情的丝丝不舍之绪。

“就要走了,真不想离你而去,但我不得不走。”这是他的肺腑之言,满怀都是无尽的留恋,目光滚烫。

至柔轻轻接住他灼热的情怀,就如同当初被他俘获了心一样,一旦燃烧就从没想过要熄灭。

“我知道,我何尝不是这样。”她攥紧了他的手,“但我不能因儿女情长羁绊住你跋涉的足迹,就像搏击长空的雄鹰不能被束缚住翱翔的翅膀,你的志向在远方。”这是她的真情,也是豁达的告白,让生命立于一道绝美的风景,愿他在且歌且行中赋写斑斓的华章!等将来有那么一天,掬一捧岁月的沧桑,回眸漫漫红尘,或许伴有凄风苦雨,但心与梦丰盈的不仅仅只有风花雪月,还有灿烂的阳光、秋日的金黄。

“至柔,我抛下你去往大西北是不是太自私了?”

她摇头:“不,不是这样的。好男儿就该志在四方。这辈子不管缘来缘去,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

薛嘉华倍感温暖:“谢谢你,至柔,我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那就什么都别说,只要我们心里想着对方就行了,我很知足。”

“这一去我不知何时是归期。”

“那一定是在大雪飘飞的季节,在接下来的每一个日子里我默默为你祝福,等你归来!”

爱,是一种惦念,魂牵梦绕。人还未走,彼此已经牵挂上了。

夜色下顽皮的风儿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梳理她的发梢,她已是情迷意乱。最美人间四月天,捻馨香一瓣,所有的情怀在一杯月色里温婉,隽永成美丽的芳菲嫣然、春韵盈袖。

面对她的含情脉脉,他猛地将她拥入怀里,在无人的树阴下给她一个滚烫的吻,背上行囊转身离去,不敢回头。

静夜里远去的脚步声重重地敲击在至柔的心上,泪夺眶而出。

自此,她搁浅了伤感,开始独自漫步,淡望半弯月色,一人守候这悠远绵长的寂寞。

午夜的站台上,灯光昏暗,泼洒的光团下到处都是西行的军人、干部和学生来往的身影。他们背着行囊,与家人挥手说再见,或与恋人话别,誓要把最后的缠绵进行到底。眼眸里充满深情,伴随着转圈的泪花,那柔肠百结令人不好受,正因为这个缘由,薛嘉华没有让王至柔前来为自己送行。

终究是要别离的,哪怕心上隐隐难过。但路在前方,不得不走。有些是情愿的,为了召唤,义不容辞;有的出于无奈,不知这一去归期是何年。为了理想与事业,薛嘉华义无反顾地登上了将要西行的列车,把爱留在了身后。回眸一望,红尘中的情愫同样是那样无法割舍,魂牵梦绕的是心中至深的爱恋,自此后,一腔思念伴他行走天涯。因心中盛装了她的笑容,她的倩影,在别后的日子里,晨光与夕阳交替下的岁月,思念也多了份美丽。

一声汽笛,跌落在旷野,远行的人心绪不宁……

列车向西……

原本他去年夏天就该启程的,由于在实习中不慎摔断了肋骨,这一拖就是大半年。他的毕业论文都是在病房里写成的,答辩也是等他稍微好些后,校方破例单独给他进行了安排。而今在这春天的季节里,他向至柔作别,远行了。

当点点灯火逝去后,窗外沉入一片黯淡。他收回目光,静静地坐在车窗边,慢慢平息依旧起伏的心潮。但脑海里回旋的全是至柔的影子,她的微笑,她的妩媚,她的亭亭玉立,更有她的楚楚动人……

甜美的温馨留在了身后,坐在西行列车上的薛嘉华仍旧沉浸在甜蜜的追忆中,是车厢里低旋起的一首歌将沉思中的他拉了回来。那是献给母亲的歌,如泣如诉从肺腑流淌而出,同时也是倾诉给水木年华的高山流水……

我们再见了亲爱的妈妈,

请你吻别你的儿子吧!

再见了,亲爱的故乡,

胜利的星会照耀我们。

再见吧,妈妈,

别难过,莫悲伤,

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