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漫长的夜总是太过寂寥,吃过晚饭,柳絮站在树下望着星空静静地聆听每一个角落的声音。已经入冬了,树叶斑驳了一地。

不知啥时候母亲站在她身后。

“想什么呢?”黄云香把一件呢子大衣披在她身上,“天冷了,当心受寒。”

“没想什么,院子里空气清爽。”

黄云香不会相信就这么简单,她盯着女儿的眼睛问道:“孩子,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怎么会。”

女儿长大了,有心事很正常,但她不好问得太多,说多了反倒惹得她不高兴,只好说:“夜晚不好在外面呆得太久,回屋去吧。”黄云香微微叹口气,转身离开了。

渐渐地仿佛听到阵阵悠扬飘逸的琴声的耳边回响,如泣如诉,直叩人的心底。

仰望漫漫星空,浩瀚无边,隐藏了太多的奥妙,无与伦比的神奇令人几乎难以想象。老人们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哪个是属于自己呢?尽管这种说法是不对的,但柳絮还是希望找到属于她的那颗星。

洪荒时代,没有人类,脚下这颗蔚蓝色的星球是多么寂寥啊!茫茫水域覆盖,偶尔有几声恐龙的喧嚣。大板块的撞击,隆起了亘古高原,让海啸退却、作古,只留下水的灰烬在哭泣,最后连泪都干了,唯独把无边的苍凉永远呈现在了世人面前。

她问过叶老师,“那人是怎么来的呢?”这个时候已经有了一定科学知识的她不再相信人是传说中的女娲娘娘拿黄土捏的,更不是猴子变的。

叶尔康回答说:“依照进化论的观点,人类由已经绝迹了的类人猿逐步进化而来的,距今不过几百万年。至于生命的起源,这是科学界的难题,许多说法都是靠推测、假说,目前还没有令人信服的科学定论。在过去,先哲们也在不停地探索、阐释了自然现象,却又在社会伦理法则上禅精竭虑,被人私下推崇,使之渐渐失去本来面目,这便出现了造物主的观点。譬如西方世界产生出了上帝,这就有了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偷食禁果,诞生了人。而我们中国的传说则是华胥踩雷神脚印,有感而受孕,生伏羲、女娲,人面蛇身,是他们创造了人类。”

柳絮听得惊叹,也提出质疑:“伏羲女娲是兄妹,这不是乱伦嘛!”

叶尔康笑了,说道:“这只不过是神话。不过人类最初是没有婚姻和家庭观念的,那时的两性关系也是杂乱的。随着古人采集、狩猎经济的发展,经过漫长的演变,人类终于排斥了杂乱的两性关系,形成比较固定的血缘群团,又称血缘家庭或血缘公社。其实,按照我的理解,古人创造神话的本意就是伏羲为太阳神,属阳精;女娲为月亮神,属**。只有阴阳结合才能诞生万物,在阳光雨露滋润下万物才能茁壮成长。”

柳絮似有所悟,点了点头。就因为他的博学让她敬佩不已,但同时她又感觉要想走近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随着一天天的熟知,她少女心中那种迷恋式的崇拜渐渐变成了青春的萌动,可她却浑然不知。她更不知的是,心若不相通,即使近在眼前,也觉相隔万里,锁上心门,就成了永远无法走近的远。

这世上的缘分,不是有心了就能遇见,那需要彼此间的靠拢。像离枝的叶片,信手拈来,却又丢进风里,任飘摇而去,从此再也不会有交集的一天。这么看来,柳絮的确不曾把少女的心扉向叶尔康表白。也许她清楚这终究会是个无言的结局,她惟有在叹息里深深埋藏了。

在结束课堂学习后,叶尔康带学员们到远郊的野外进行实习。

置身于乱石堆砌当中,那错落有致,悬崖峭壁,巨石嶙峋,漫山遍野的飞来石令人叹为观止。叶尔康指着河床里的石头告诉学员们,你们看,体积小的那些石块是被河流带下来的,那些重量级的石头只能是冰川作用的结果。当地球变暖,冰川消失后,这些巨石阵就原地留了下来。他叮嘱学员们,我们找矿,既要关注露头,也不能放弃河谷地带的岩石,往往有时候就是在不经意间发现矿苗的。柳絮发现,只有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当中时,叶尔康是愉悦的,连眼眸里都放射着光芒。

离开河谷,沿一条蜿蜒曲折的沙土路走进龙凤峡,渐渐沟谷呈现一片绵延的丹霞地貌,还有宛如神斧凿成的沙宫,布列在两侧。岩石突起,下方上圆,如楼台,土石皆红黄色。犹如恢弘的宫廷建筑群,使人不禁有“奇、险、美”的赞语。有了一些地质知识的柳絮问叶尔康,“老师,这些岩石裸露的丹霞山是不是就是风化运动造成的结果?”叶尔康说:“对,上面的土层被风雨搬走了,经过几千万年的剥蚀,就形成了这鬼斧神工的奇特景色。这些橘色红色砂岩胶结比较疏松,若再经过受流水、雨水和风沙的侵蚀、冲蚀、淋蚀、吹蚀作用,松软的部分又会逐渐脱离了山体,坚硬的岩石便形成山笋。”

没有了土壤和草木,山的筋骨直接暴露在风雨下,即使仍旧挺立,总有坍塌的一天。

郊区的夜晚总是那么宁静,漫长的夜总是太过寂寥,有的人窝在床上读小说或温习笔记,有的扯开嗓子唱上了新学的苏联歌曲,也有坠入情网的男女躲在沉沉夜幕下卿卿我我。

星空下,柳絮倚靠白杨树,静静地聆听每一个角落的声音。大河奔流,空谷回音,风吹枝条沙沙作响。

空寂里,阵阵悠扬飘逸的琴声传来,如泣如诉,直叩人的心底。霎时,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唯有琴声流水般缓缓倾淌。她从树下站了起来,相信所有的人都驻足或倚在窗前,聆听、陶醉在这天籁般的《牧歌》里了。不用想象似乎就能感觉到那舒展优美的琴弦下,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碧绿的草原上滚动一片片洁白的羊群。婉转的旋律如此富有浓郁的草原气息,更是妥帖地体现了那首极负盛名的歌谣《敕勒歌》的意境: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她是学过古筝的,懂得一定的音乐知识,特别是音律结尾处的弱奏令人产生遐想和回味,色调也更加温暖。如歌的行板甜美细腻,富于诗情画意、浪漫幻想。旋律出奇的舒缓、悠长,犹如游牧民族天作被地当床的独特生活体现,节奏自由,气息宽广。她没到过草原,却好似置身于纯净的大自然,像骑在骏马上,悠闲自得地漫游,情愫悠然而生,令人神往。

她想起叶老师曾说过的话,和阳光对酌,你会发现它离你那么近,却又如此遥远。近到和你无缝隙熔合,你的每一寸肌肤都被她亲吻,远到你一辈子也走不到头,却又时刻感受她带给你温暖,品不完它的滋味。他的这些话是针对学员们将要从事的专业而言的,大自然的瑰丽不仅仅让你陶醉,更能升华你的情操、素养。

在不久后的结业典礼联欢会上,柳絮没有演奏她娴熟的《高山流水》或《渔舟唱晚》之类的经典名曲,而是在叶尔康的指导下,师生共同演绎了悠扬的《牧歌》,琴筝共鸣。在她的手指下,流水般滚淌的音乐如风、如雨,人们仿佛看见广袤的蓝天白云下面,散布着零零星星的蒙古包,映衬着绿色的牧场上羊群尽情撒欢的辽阔、空旷景象。

她的思绪在幻化中飞扬……

掌声暴起,从沉浸中回过神来的柳絮脸色潮红地望叶尔康一眼,双双鞠躬谢幕。回到后台,她依旧抑制不住兴奋,用手轻轻摁住怦跳的胸膛,心神多了一番摇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