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你相信爱情吗?

相信吗?

一场久违的雪飘飘洒洒从天而降,一早起来,雪霁天晴,一派银装素裹。柳絮满脸兴奋,系上围巾跑向户外。

在林子外边的空地上,她奔过来时,杜峰正在用雪擦脸。

她愣在了那里,继而有了笑容,又用几分责备的语气说他:“不冷?呈英雄?”

“越擦越热,你不信?”他捧雪在通红的脸上傻呵呵擦着,“真是这样,试试就知道了。”

那会她感觉他浑身放射着青春的勃勃英气,一瞬间,她的眼睛似乎发生了错觉,哦,他是叶尔康,全身披着晨光的他好像从初升的太阳里走下来……

杜峰突然扔过来一个雪团,在柳絮胸前开了花,“喂,想什么呢?”

猛然回过神来的柳絮脸红红的,不好意思看他一眼,撒腿往野地里跑去。

杜峰心中欣喜,分明觉出了她的羞涩,抬脚追撵了上去。

美妙的大自然能使人忘记一切人间的纷忧,奔跑、雀跃、欢唱。跑着,跳着,旋转,起舞,一切那么美好。他扯开嗓子吼一声,麻雀叽叽喳喳飞走了,抖落树上一阵雪花纷纷扬扬。旋转中的她不慎掉进一个并不太深的雪窝,他伸手去拉,脚下一滑,整个身子也跌下去,压在了她身上。

那是多美好的瞬间啊,就那么附身怔怔地望着她,连她脸上细微的毛孔都看得真真切切。她那葡萄般黑亮的眼眸,那弯弯的细眉,那高挺的鼻梁和小巧的唇……如果他勇敢地把唇压上去,或许会换来她的回应,还有她的芳心……

她其实已经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了,但由于他胆怯、懦弱,唯恐冒犯了她,就那么傻兮兮望着,不敢有任何非分的举动。一缕失望从她明亮的眼睛里划过,她轻轻推开他,翻身坐起,扑落了头发上沾染的雪,极力爬出雪窝,头也不回地穿过那片树林,消失了身影。

躺在雪窝里的杜峰没觉出柳絮情绪上的微妙变化,依旧沉浸在心花怒放中,看朝霞夺目,心神摇曳,兀自醉意朦胧了。

这就是杜峰的自我慰藉,难怪柳絮对他始终若即若离。在这雪地柳絮分明想与他牵手了,是他的愚钝,还有他的怯懦,绝佳的良机轻易被他错过了。可后来意识到了,却又不看时机是否合适,盲目地大着胆子胡乱表白,换来的只能是适得其反的无为神伤。

那是之后的一天傍晚,树林里,晚霞俊美,光影婆娑。柳絮信步独自走来,她已经看到杜峰站在那里,想转身又觉不妥,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杜峰神情激动,脸上挂着极其亲切、极其温柔的笑模样迎接柳絮。

“你也在这儿?”柳絮淡淡说一句。

“我在等你呀!”他满脸热忱,看似在开玩笑,实则是吐露真情。如此突兀地表白,没有任何铺垫,只能让柳絮皱眉。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她抱歉地说了,然后又说:“我并没有和你有约呀!”

“但我预感你会来,所以我就等着了。”

柳絮淡然一笑。

相信爱情的杜峰禁不住内心的激动,鼓足勇气,轻轻拉住了柳絮的手,指着自己的胸口说,“我这里一片火热,这颗心在为你而跳跃。柳絮,你知道吗?”这般冒失,柳絮很吃惊,也很反感。

“别这样!”柳絮极力把手抽脱开。

杜峰不好受:“怎么,你不相信?”

柳絮看着杜峰眼睛,声音清晰:“我承受不起。不去想,就不必承受。”

杜峰感到黯然:“你心里有人?”

柳絮摇头:“怎么会。咱们从小一起上学,你还不了解我?除了曾有的那段崇拜英雄的情结,我真的再没想过,真的没做好准备。”

杜峰略微有点释然:“好吧,既然这样,我等着,我会一直等下去。”

“你千万别,别耽误了你……”

杜峰哪里听得进去,目光分外坚定:“我们难道不能往前走一步吗?”

柳絮:“咱们只能是好同学、好朋友、好同事。”

杜峰:“但我希望我们也会是好爱人!”

此话一出,两人都愣住,柳絮声音很轻:“不,我们之间从来不会有那种关系。”

杜峰难过地说不出话,柳絮也难过,两人一时无语,杜峰声音发哽:“告诉我,为什么?”

“对不起,没有为什么。”

杜峰还想做最后的努力:“给我说实话,从前你心里有过我吗?哪怕一点点。”

柳絮眼眶有些湿润:“我们是好朋友啊,我心里当然有你呀!我什么话都跟你说,我什么心思你都明白,我们是一辈子好朋友,不是吗?”

杜峰明白了。

柳絮在反感的同时,也为自己的绝然感到内疚,伤了他的心,她也不好受。望着他失望的眼神,她在心里对他说,几天前的那个雪天你的勇敢哪去了,优柔寡断了这多天,才对我说这些,不觉迟了点?真的对不起,你倒是想好了,可我实在还没做好准备。

她默默转身离去,把背影留给了神伤的痴心人。

那些日子杜峰心情灰暗,像霜打的茄子萎靡不振。他老子骂他,瞧你那点出息,那个小老婆养的有什么好的,至于吗?他不敢骂“婊子养的”,否则儿子会和他急眼。

杜娟问柳絮,你们到底怎么了?

柳絮无法回答真实的想法,总不能说,你那个兄长性格太腼,没有男子汉的果敢与坚定,不是我喜欢的人。那样太伤人,她婉转说道:“毕竟我才十九岁,不想过早考虑个人的婚姻,我不想把你哥给耽误了。”

“这不是理由。那是迟早的事,等等也无妨。”

“可我真的不想这事,有可能我会选择独身主义也说不上,真的不要误了你家传宗接代的大事。”依柳絮的性格这话绝不是随口说说。

“莫非你还在等张耀昌?他给你来信了吗?”

“没有,你说哪去了。”柳絮摇头:“他怎么会给我来信,我已经让他有了麻烦,还是少来往或不来往最好。”她知道杜娟一直喜欢张耀昌,她也没有问他们之间有无联系,与自己既然无关了,还是不打听得好。

盈一抹领悟,浅行静思,往昔对英雄的仰慕的情结,现在想来,张耀昌只能是很好的邻家哥哥,做恋人或许并不适合自己。而杜峰也令她很纠结,在关心、体贴人方面,他没的说。但由于杜峰的怯懦,让柳絮暂时无法向他敞开心扉。不久前她着凉感冒了,他的着急,他的殷勤,他的嘘寒问暖,让和她同一个宿舍的苏芩都感动了,说杜峰挺好的,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的。柳絮没说杜峰不好,就是总觉得离爱上他还有距离。真正的爱是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周末的时候,柳絮照例坐杜峰的单车回去。由于通往市区没有班车,到了周六下午地调队会安排一辆卡车送进城的人。自拒绝了杜峰后,柳絮以为他不会搭理了,没想到他照旧等候在宿舍不远处的白杨树下。从内心来说她不想再麻烦他,但又不好弄得太难看,犹豫间还是随他去了。

一路上没有太多的话,与其没话找话,还不如沉默的好。

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随人愿,有时候山是水的故事,风是云的伴侣。但有时候星不是夜的传说,情不是爱的主题。在生命的旅途上,擦肩而过不一定没有故事,萍水相逢或许就能相携一生。茫茫人海,许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也有许多事情看着看着就淡了。就如同做梦,突然间醒了,梦也就断了。花开花谢,回眸一望,早已是沧海桑田,生活的阡陌中,没有人可以改变纵横交错的曾经,那些哭过的,痛过的,不忍遗忘的,到头来都被岁月的年轮风干了。

到了槐树巷口,他停下来与她告别,不管是客气间的轻言淡语,还是礼节式的挥挥手,彼此心里都不那么好受。走在小巷的青砖路上,她甚至在想,如此绝情一个从小就喜欢他的人,是不是太决绝了?

镔铁张看到了她的背影,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在心头。如果当初不那么干涉反对柳姑娘和儿子来往,说不定她就不会去地调队,不管是她父亲柳熙荫的人脉还是儿子耀昌的光环,她都会很容易在政府部门或文化单位谋得一份差事,既体面又安逸,何苦要做一朵马兰花,在山野里经受风吹雨打,想想都觉得心疼。但这些话他永远都不可能说出来,唯有叹口气,收回散淡的目光,微微摇了摇头。不经意间,他看见杜峰落寞地调转自行车往对面驶去,恍然有所明白,莫非杜家小子是有意于柳姑娘?倒是便宜这猪蹄匠的小子了。不过看那情形似乎又不像,难道柳姑娘还在念念不忘耀昌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