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这些日子,十六岁的柳絮在夜色里有些神伤。已有好长时间接不到来自朝鲜的信件,不论是张耀昌还是伍思宁。

伍思宁从来就没有给她写过信,哪怕只言片语都没有。她知道是自己在他告别的时候那句不该说的话伤了他。静下下心来想一想,毕竟伍思宁出身于红色家庭,父母还是高级干部,自己何德何能指望人家来信。可张耀昌怎么也不写信呢?

伍思宁的离去,让杜峰感到释怀。原先张耀昌曾警告他离柳絮远点,后来又冒出个转学来的高干子弟伍思宁围在她身边,杜峰很郁闷。这下好了,他们全都走了,他的心定了。

杜峰流连在柳絮身上的眼神被妹妹杜娟捕捉到了,她问哥哥:“莫非你喜欢上了她?”

“她是谁?”杜峰故意装傻。

“别装了,你看柳絮的眼神不对劲。”

“你懂什么,别瞎猜。”杜峰显得不耐烦。

杜娟明白了,心里高兴,这样就好。如果哥哥能把柳絮的心给俘获了,那么柳絮就不会再惦记张耀昌了。当初得知张耀昌给柳絮写信来,杜娟心里很不平衡,酸意上翻。在出课间操的时候,她溜回教室,偷偷翻柳絮的书包,果然看到了张耀昌的信。他在信里说,“在战斗的间隙能看到你的照片,就好像你就在我身边,倍感幸福。”哦,他都感到幸福了,这怎能不让杜娟难过。原先杜娟看见柳絮和伍思宁走得很近,以为柳絮把张耀昌忘了,谁知她给张耀昌都寄照片了。杜娟很是愤然,悄悄骂道,这个贱货,居然脚踩两只船。

在放学路上,杜娟截住柳絮直言不讳,“你不觉着这样做很可耻吗?”

柳絮不明就里,“你什么意思,吃错药了?”

“你这资产阶级小姐看来骨子里就带的呀,吃着碗里的还霸着锅里的,你就不怕撑死?”

柳絮似乎明白了,杜娟这是为张耀昌吃醋了,“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又是占着霸着的?”

杜娟直言不讳道:“怎么,做了还不敢承认?你既然喜欢伍思宁,为啥还要给张耀昌写信、寄照片,敢说你地道?”

柳絮气得脸都白了,“我明确告诉你,我就喜欢张耀昌,怎么了?你着哪门子急,急也没用。他给我来信要照片,我寄了,怎么着,眼馋是吧,没用的。他的信就在我书包里……”柳絮从书包找信,却怎么也找不见了。她猛然意识到是杜娟把信给偷了,难怪她要找茬。“你下作,偷看别人的信。拿来,把信还给我!”

就在她们两个争吵的时候,杜峰走了过来。

“怎么了,你们这是?”

“她偷了我的信。”柳絮眼泪都出来了。

杜峰很惊诧,转而问妹妹,“是这样?”

“没有。”杜娟嘴上尽管否认,但心里发虚。

杜峰从妹妹的表情上看明白了,他对柳絮说:“你先回家吧,我会替你把丢失的信找回。”

柳絮狠狠瞪杜娟一眼,转身走开了。

后来信被杜峰给还了回来,但被杜娟给撕破了。

“该死的,太可恶了。”柳絮在家里流着眼泪,把信重新粘好。

这也罢了,杜娟居然用糖块诱惑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指使那孩子掏出***羞辱柳絮,“你不是喜欢嘛,这个给你看。”

天哪,她怎么这般下作,连这样的事也能做得出来。柳絮不忍了,在教室里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抬手就给了杜娟一耳光。柳絮知道理亏的杜娟不敢伸张,如果她脸都不想要了,自己又有什么可怕的,看谁臊得慌。

果然杜娟只是哭着跑出去了,柳絮冷眼傲视,也向那些不学好的学生以示警告,大不了谁也别好看,谁怕谁呀!

有同学们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柳絮从牙缝挤出几个字,她该打!

可后来长时间接不到张耀昌的信,柳絮纳闷,这到底出了什么事,莫不是有人把信藏了不成?她到学校传达室询问,值班的大爷说,柳姑娘,没你的信,有了我会叫你的。

她想问张耀昌的父母,看他们有没信来。可不等她问,镔铁张焦虑地先打问上了,“柳姑娘,你最近收到耀昌的信了吗?”看来他给家里父母亲也没写信,柳絮如实摇头。镔铁张失望地自言自语,“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给家里写信了。”儿女永远是天下父母的牵挂,看镔铁张那难受的样子,她一个女孩子不好劝什么,默默走开了。

院子里的刺玫花都谢了,窗台上的兰花正含苞吐蕊。夏天消失,秋来了,山坡上的野菊也绽放了,远方的人儿,你还好吗?

转眼天上飘起了雪花,冬又来了。

在黄河边,柳絮充满了凝神。

雪花落满了河滩,她依旧站立着。

“柳絮,你这是怎么了?”

杜峰走了过来。

柳絮看他一眼道:“你看这雪下得多好,漫天洁白。”

“是啊,雪姑娘总是纯洁、美好的化身。”

“你不觉得今年这雪来得早了些吗?”

杜峰仰头看看铅灰色的天空,不知道她说这话是啥意思。当然他更不会知道少女的情怀在远方,她牵挂张耀昌、伍思宁,冰天雪地行军打仗,他们该多艰难啊!

“等明天雪停了,咱们去郊外赏雪吧。”杜峰提议道。

柳絮摇头,转过了身,“走吧,我们回去了。”

她径直沿河滩走去。

杜峰顿觉无趣,不解地望望她的背影,跟了上去。

回到家,柳絮又站在窗前发呆。

她母亲见了问道:“絮儿,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她回过神来。

黄云香说:“饭好了,去吃饭吧。”

“知道了,我这就去。”

夜里睡下,柳絮是在怅惘中进入梦乡的。她做了个梦,在冰天雪地的战场上,士兵们在冲锋,一个战士倒下去,感觉那个战士似乎就是张耀昌。

被噩梦惊醒,柳絮吓得坐起。

“我这是怎么了?”她为这些日子的恍惚有了疑问。

后来黄云香似乎看出些端倪,提醒女儿:“孩子,你还小。”

“妈,我知道,我会好好学习的。”

到了期末考试,成绩公布出来,柳絮并不突出,有一门功课也就刚刚及格。心生愧疚的柳絮觉得对不起母亲,“妈,以后我会好好努力的。”黄云香点头:“只要你努力了就行,妈妈不会怪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