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回到柳宅,叶尔康把今天的事悄悄向江薇叙说了。江薇听得惊诧,天哪,怎么会这样。鉴于柳熙荫与钱敏君的关系,叶尔康嘱咐江薇别对柳太太声张。

傍晚的时候,巷道里传来“水客子”的叫喊声:水来了,卖水了!

黄云香提着两只桶出去了,江薇跟过去帮忙。

“不用了,路太太你歇着,送水的人挺好,他帮着就挑进来了。”

门外停着一辆驴车,黄云香对“水客子”吩咐道:“这一车我都要了。”

卖水的看了江薇一眼,随口问了句:“柳先生家来客人了?”

“是啊,家里的亲戚。”黄云香说:“这天气太热,费水,你明天上午再给送一车过来。”

“好勒,不会耽误的。”卖水的一边往桶里放水,一边往江薇身上瞭。

出于职业的习惯,江薇感觉那人的眼神并非见了漂亮女人想多看几眼那么简单,在她把目光直视过去的时候,那人迅速躲开了。瞬间江薇观察出,尽管此人是个下苦力的,但草帽下的那张脸白白净净,特别是那双修长的手指根本就不是干粗活的人。江薇感觉到了危险,抬眼望去,巷口那边,柳絮和几个孩子在玩耍。

返身回到厢房后,江薇装作随意地问黄云香:“这个‘水客子’在这一带卖水多长时间了?”

黄云香说:“不长,也就十天左右,人倒挺勤快。”

江薇又问:“原先送水的人呢?”

“那是个老汉,腿脚不好,这个年轻人顶替了他。”黄云香说:“我去看看,别让他把水倒混了。”

看黄云香出了屋子,江薇躲在门后暗暗观察,见那人挑着担子往厨房走,眼睛却四处乱瞄,差点被脚下的一根木棍给绊着了。

“你走路看着点,这水撒了一地。”黄云香数落了一句。

“这算我的,到时给你少算一桶。”

少顷,挑着空桶往外走的“水客子”仍不忘回头打量,那举止让江薇更加断定此人是有目的在这一带活动的。

待外面的驴车走后,江薇把叶尔康叫到自己住的屋里,直接告诉他:“这里不安全,我们得马上转移。”

“出了什么事?”叶尔康紧张起来。

江薇把自己的怀疑对叶尔康说了,“赶紧走,事不宜迟。”

叶尔康问:“那给柳太太怎么说?”

江薇说:“就说我去同学家,我们先去菽萍家。”

叶尔康说:“那行,我送你过去。”

江薇问:“那你呢?”

叶尔康说:“我你不用担心,这几年我是柳宅的常客,巷子里人都知道。再说他们是冲你来的,我没有把柄被他们抓住,没事的。如果此时我和你突然都进了乔家,反倒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行,我们先走吧。”

在给黄云香说了江薇要走后,黄云香认为是自己招待不够,这样走了柳先生回来会怪罪的。江薇说,嫂夫人别多心,你待我像亲姐妹一样,怎么会招待不周呢。叶尔康接话说,她同学带话要她过去,等柳先生来我给他解释。

黄云香见留不住,只好为江薇送行。江薇要她留步,说等过几天她会回来看望的,就在这告别吧。

叶尔康从江薇怀里接过孩子,出了院门,从巷子的另一头急匆匆离去。

江薇回头看看,那边几个孩子还在玩耍,倒没有发现有形迹可疑的人。

穿过几条街巷,在乔家门口,叶尔康说:“我就不进去了,你带我向菽萍问好就行了。”

江薇点点头,接过孩子说道:“你要当心。”

叶尔康微微一笑说:“放心,我没事的。你进去吧,我走了。”

看叶尔康离去,江薇回转身抱着儿子走进了乔家大门。

幸亏江薇去了乔菽萍家,就在叶尔康回到柳宅没多久,街门被拍得山响,黄云香不高兴地应着,“谁呀,这是要打劫呀!”门外不耐烦:“快开门,我们是侦缉队的。”

气势汹汹进来几个人,说是有人通报这里藏了共产党。

黄云香说:“怎么可能,我们哪会有,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特务指着叶尔康问道:“他是干什么的?”

黄云香回答道:“这是叶先生呀,我家先生的朋友。”

“还有个带小孩的女人呢?”

叶尔康顿然明白了,看来江薇的判断是对的,那个“水客子”果真有问题。

知道瞒不过去,叶尔康告诉他们:“她走了!”

“去哪了?”

“刚才有个男人过来,说是她的朋友,把她接走了。至于去哪了,那人没说。”叶尔康只能硬着头皮答复。

显然这是糊弄不过去的,特务手中的枪对准了叶尔康。

“你耍小孩子呢?是你带她过来的,这错得了嘛?说吧,她去哪了?”特务的枪指向了叶尔康。

“妈呀,这咋说着就动上枪了呢。”黄云香急忙帮腔:“叶先生可是好人,那个女的的确被她朋友给接走了。”

“她去哪了?”

“这我哪知道,她又没说。”黄云香显得战战兢兢。

特务对叶尔康说:“那你就得跟我们走一趟了,到了地方不相信你不说。带走!”

“走就走,怕你咋的。”

黄云香拦住了:“你们不能这样,你们把叶先生带走了,等我先生回来我没法交代。”

“那你就让柳先生到侦缉队来找。走,少啰嗦。”

此时天已经擦黑,外面玩耍的柳絮跑了进来。

黄云香在求情:“这怎么说抓人就抓走啊,求你们别这样,一定是你们搞错了。”

“你们干嘛要抓走叶叔叔?你们是坏人。”柳絮伸开双手挡住了去路。

叶尔康说:“絮儿,听话,到妈妈那边去,叔叔过几天就回来了。”

可柳絮不听,“我不让你走。”

“小孩子家的,再挡连你们母女一块抓走。”特务不耐烦地一把拨开了柳絮。

“絮儿!”黄云香扑过来揽住了女儿。

“走吧,带我们去找那个女共党。其实我们已经知道,是你把她送走的。”特务亮出了底牌。

叶尔康一惊,看来巷子里还有监视的眼睛。他同时为江薇担起了心。

“是我送她走的,那又怎样?”叶尔康打定主意,要想从他嘴里知道江薇的下落根本不可能。但倘若刚才送江薇走时被人跟踪上,江薇怕难逃了。又一想,应该没有被跟踪,不然他们早去乔家抓人了。

此时叶尔康哪里知道,在特务来柳宅之前早已把乔家搜查过了,根本就没有见到江薇母子的踪影。但叶尔康不知究竟,他就是想拖延时间,如果到了侦缉队拖过今晚,说不定因自己被抓,江薇能听到风声,那就能逃脱了。

走出巷子,叶尔康径直往警察局方向走去,特务问他:“你放老实点,别耍什么花招。”

“你们不是要带我去侦缉队嘛,我跟你们去就是了。”

“你还嘴硬,到时看你还能不能硬到底。”

大街上行人稀少,偶尔有人力车从昏暗的灯下驶过。

就在特务押着叶尔康走进另一条巷子的时候,突然三声枪响,特务应声倒下。叶尔康猛然转过身,看见江薇和两个男的手里提着枪。

原来江薇根本就没有去找乔菽萍,她在进到乔家院门后,在照壁那儿略一思忖,认为这会来找乔菽萍并不明知。特务在暗处,如果身后果真被盯梢,这里一样危险。她稍事停顿,从大门口往外探查了一会,倒是看见有个拉人力车的人边回头边急匆匆离去了。路边有人挥手要搭车,那车夫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拉着空车往警察局那边跑去了。江薇顿然清楚,自己还真被跟踪了,事不宜迟,得赶紧走,太玄了,想一想都惊出一身冷汗。

当下,江薇抱着孩子往后街走去,在拐了几条巷子后,确信后面没人跟踪,这才往南街的“陇烟坊”走去。

在和交通站的负责人通报险情后,经过简短的商议,江薇说,“他们一定会去乔家搜捕,一旦落空,肯定会到柳宅,那样叶尔康就麻烦了。”

此时派人去给叶尔康通知撤退显然来不及,负责人说,“看来只能从街面上见机行动。绝不能让我们的同志在黎明到来前落入魔掌。”

于是,他们借着夜色掩护,这便有了神出鬼没的一场射杀。

就在叶尔康惊呆中,江薇喊了一声:“快走,还愣着干什么!”

为保险起见,显然“烟坊”他们也不能去了,那儿的人在江薇他们出行前带着涛涛都撤离了。叶尔康跟着奔跑,至于到了哪里,他也是稀里糊涂,根本就没看清。在敌人警报响起时,他们已经躲进了一家民所。

“甚好,大功告成!”

直到这会,叶尔康不得不佩服江薇的警觉与机智,一个弱女子这些年在敌后斗争中锻炼的如此神勇,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了,他简直难以想象。

接下来江薇嘱咐叶尔康,最近几日他哪都不能去,外面依然充满了危险。她说:“烦请你帮我照顾好涛涛便是。”

可江薇化妆后却出去了,这一去等再次见到她,已经过了好些天。

叶尔康不知道江薇在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和同志们守护在河都电厂,如果遭到敌人破坏,河都的夜晚将会变成一片漆黑。好在敌人也没料到解放军仅几天时间就攻破了城池,即使想运送炸药也来不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