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 漫威之我是剑齿虎
  • 遗忘的水手刀
  • 3090字
  • 2020-05-08 18:36:45

熟睡中的卫柯被脑部突然传来的剧痛所惊醒,原本以为只是噩梦的疼痛却在醒来后变得更加剧烈,并且还伴随着刺鼻的血腥味。

“头好痛......!呃啊......这是...血?!”

他下意识伸手试图抚摸后脑勺疼痛的位置,却不曾想摸了一手的鲜血。但是却没有摸到伤口,而且原本剧烈的疼痛也开始迅速消退。

随着他抬头看向四周,目光所及之处,除了一盏昏暗的蜡烛灯和一个破碗以外别无其他。

昏暗笼罩着这个狭小的房间,一截短短的向上的楼梯说明这是一个地下室。楼梯的尽头是两块紧紧合上的木门。

而自己的双手则被铁链拴在了墙上,铁链的长度只够自己在身下石床一米左右范围内活动。

拉了拉铁链,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从重量到质地都是货真价实的铁链,并且卫柯还注意到一个问题。

自己的手似乎变白变小了,而且刚刚他就觉得自己的视角有些问题。似乎自己变成了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而且从肤色来看,好像还是一个白人少年。

我这是穿越了?但是这个情况来看似乎不太妙啊。

不过,显然是他想的太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记忆的碎片逐渐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维克多,美国德克萨斯洲人,还在读中学。父亲克利德是一名退役军官,曾经参加过第二次塞米诺尔战争,虽然不是功勋卓著,但是也当了一个小军官。

退役后,靠着当兵时候的积攒的钱财来到了佛罗里达州,成了一名当地的庄园主。结婚后生了两个儿子,也算是人生圆满的赢家了。

虽然饱受战争导致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折磨,但是他还是深爱着自己的孩子和妻子。

直到小儿子卢瑟13岁生日那天,一切都改变了......

原本只是两个孩子争夺食物的打闹,却激发了大儿子维克多潜藏的变种人基因和兽性。

最终狂性大发的维克多咬死了自己的弟弟,并且说这只是在‘玩’而已。本就饱受创后应激障碍折磨的老克利德彻底崩溃了。

他将自己的小儿子埋葬后,把大儿子维克多用铁链锁在了自己家地下室中,并且拔掉了他那口咬死自己弟弟的利齿。

但是,已经被激活的变种人自愈因子的维克多很快又长出了同样锋利的牙齿,这让老克利德更加相信自己的儿子被恶魔附体了。

于是,他每天都来地下室用老虎钳拔掉自己儿子的牙齿,并且相信只要拔的足够多,那些该死的恶魔就会离开他儿子的身体。

“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我绝不会在失去另一个!”

在哪个没有麻醉针的年代里,每天被狂暴老爹用老虎钳拔牙显然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年幼的小剑齿虎自然奋力抵抗,然而尚且没有成长成为日后匹敌金刚狼的大反派的小老虎自然是被狂暴老爹血腥镇压了。

先是被拴上铁链限制了活动范围,随后又因为强烈挣扎导致老克利德每次都选择打晕他之后再开始拔牙。也算是减少他的痛苦了。

而这一次,就是因为拔牙之前的物理麻醉下手太重。导致小剑齿虎维克多·克利德被他爹用铁锤物理麻醉的时候失去了意识,然后被主角给穿越了。

老克利德给失去意识的维克多拔完牙以后,就离开地下室准备喝点酒,结果发现家里的酒喝完了(卢瑟死后,老克利德就开始每天酗酒)。

本想下来照顾维克多的克利德夫人就理所当然的就被老克利德叫去镇上买酒了,不敢违抗几近疯狂的酒鬼丈夫命令的克利德夫人只好怀着对儿子的担心跑去镇上买酒。

因此也就有了这一章开头那一幕的出现,醒来的卫柯眼前除了一支破蜡烛什么都没有。也避免了维克多的死亡以及卫柯穿越后导致的诈尸被发现。

已经全盘接受了维克多的卫柯呆坐在石床上,双臂紧抱着卷曲的双腿。双眼无声的看着地面。

自己突然莫名其妙的穿越了,家中的父母还不知道怎么着急呢。卫柯穿越前是家中的独子,父母好不容易将他养大送他读完大学。

等到他工作了,可以开始赡养父母,让父母能够颐养天年。却被突如其来的穿越却改变了这一切。

“也不清楚爸爸妈妈知道我出事了么?还有他们以后应该怎么办呢?!失去了独子,还不知道怎么伤心呢。”

就在卫柯还在担心自己年迈的父母该怎么面对失去独子的悲痛的时候,地下室原本紧闭的木门传来一阵响动。

木门打开后,与皎洁的月光一同进入地下室的还有伤心的克利德夫人。

她难过而又恐惧的看着自己仅剩的儿子蜷缩在狭小地下室的角落中,他的双眼无神的望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上帝啊!是我们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要让这样的惩罚落到我们的身上,如果我们有罪,请你惩罚我吧,放过我的孩子吧,他还只是个孩子!”

克利德夫人一边祈祷一边小心翼翼的开始靠近还在发呆的维克多(卫柯),虽然维克多从来没有伤害过她,但是曾经目睹了维克多咬死卢瑟的记忆还是让她不可避免的对自己的大儿子产生了名为恐惧的情绪。

但对于儿子的爱与责任,又让她无法抛弃自己的儿子。即使他咬死了自己的弟弟,即使他变成了一只野兽。

在维克多被锁在地下室,饱受父亲虐待的同时,也是因为克利德夫人的照顾让他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变成一只疯狂的野兽。(虽然也差不远了。)

但是,她也不敢将维克多释放出去,一方面是出于对丈夫的恐惧,但是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因为她对维克多本身的恐惧呢。

就这样日复一日,她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相互折磨伤害,自己也被愧疚和恐惧所折磨。

“维克多,你还好么?妈妈来看你了,我给你带了食物。”

“妈妈?”

克利德夫人的声音打断了正在发呆的卫柯的思绪,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正在朝着自己走来的克利德夫人。

在融合了维克多记忆的卫柯眼中,克利德夫人的身影和他自己的母亲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看着克利德夫人担心中略带恐惧的眼神,继承了维克多所有记忆和情感的卫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终究我已经不是纯粹的卫柯了,从今天起我就是维克多·克利德了。前世的一切和记忆先暂时封存起来吧。不过维克多·克利德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往下主角改称维克多)

“放我走,母亲。”

维克多一边回忆着以前和克利德夫人的相处方式一边谨慎的保持自己的动作表情,避免让克利德夫人察觉到异常。

不过显然维克多想的太多了,常年处于愧疚和恐惧状态的克利德夫人几乎已经失去了正常人的判断能力。

“我...我办不到。他太强壮了,他会...”

面对维克多所说的话,她并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她只是略显慌乱的回答道

“不,母亲。不要怕他。你要害怕的,是我!”

说着维克多再次抬起头看向了克利德夫人,他用冷漠无情的双眼注视着他可怜的母亲,并且露出了一个微笑。

克利德夫人惊恐的发现维克多原本因为被拔光了牙齿而沾满鲜血的嘴中,居然又长满了利齿。

被恐惧填满了内心克利德夫人手脚并用的爬上了楼梯,冲出了地下室。甚至连地下室的门都忘记关上了。

乘着克利德夫人慌忙逃走,忘记关掉地下室门的机会。维克多再次开始挣扎起来,希望可以挣脱铁链,逃出生天。

他刚刚故意利用克利德夫人一直以来的恐惧和脆弱心理吓跑了对方,就是想制造这样逃跑的机会。

虽然他有更好的选择,打晕克利德夫人。但是他却没有这样做,下意识选择了失败概率极大的惊吓。

显然维克多不想伤害到克利德夫人,不过虽然他成功吓跑了克利德夫人,而且对方也如他所愿忘记关上地下室的门。

但他还是遗漏了一点,束缚他双手和活动范围的铁链可不是轻而易举就可以弄断或者拔出来的。

虽然他竭尽全力的挣扎、敲打、拉扯,但是也仅仅只是让铁链有所晃动,丝毫没有断裂和被拔出来的迹象。

就在维克多还在地下室里折腾着想要摆脱铁链,逃出生天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挡住了射向地下室的月光。

维克多为了摆脱铁链花费了太长的时间,并且没有取得成功。而他折腾出的动静和带着惊恐表情跑回家中的克利德夫人最终引来了维克多的暴躁老爹:老克利德先生。

“看来你还没有学会吸取教训,恶魔!我只好给你加深一下记忆,这样你就会早日离开我孩子的身体了!”

“哦!该死的,这下可就糟糕透顶了!”

面对突然出现的老克利德,维克多迅速丢下了手中的铁链。双手按住石床,大腿弯曲,臀部翘起,双眼紧紧盯住对方高大的身影。

随着老克利德的脚步踏下最后一节阶梯,维克多朝着自己的父亲猛扑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