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灵魂出窍

  • 诡秘神探
  • 残剑
  • 3388字
  • 2019-11-07 22:36:33

苏言的誓言立下,黑暗的隧道空间里,瞬间被填满了一片片紫罗兰色的光芒。

光芒带着奇幻而梦幻般的色彩,一如叶语素那双美丽的眼睛眼瞳里的颜色。

光芒呈现之后,整个隧道原本有些阴冷的气氛,也仿佛忽然变得格外的舒适。

那仿佛雨后的森林里,呼吸到新鲜空气后的那种宁静惬意感。

只是,这种情况,仅仅只是持续了片刻,就消散了。

随后,苏言隐约觉得,那些消失的惬意与宁静,化作了一缕隐匿的无色无形光晕,没入到了他的眼瞳深处。

“这誓言,还真生效啊!!!不过,不要紧,我有‘幽冥之力’,无敌!”

苏言表面上当然是不会怂的,但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异样感生出。

毕竟,他的确没有什么坏心,但是他也非常的馋叶语素的身体啊!

至于感情——如果算的话,那也算;如果不算的话,也可以不算。

不是有首歌说了——爱要越做越勇嘛。

苏言想了想,他立下的这个誓言,并没有毛病。

“哼!你先祈祷,你明天没事吧!”

陈建淞的心情很糟糕,但还是没有发怒,只是冷哼了一声。

随后,他的目光往隧道四周看了看,这一看,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是以他心中很是遗憾。

其实,之前的异常情况出现的时候,他心底深处是很高兴的——誓言生效,只要这苏言有任何异常,就会被誓言反噬,灵魂崩溃当场惨死,灰飞烟灭!

可惜,这苏言竟是真的真心对叶语素好,竟是完好无损!

这样一来,他不仅没有看到能令他幸灾乐祸的那一幕,更是在这一场交锋之中,完全落在了下风!

“不行,明天的提前动手了。父亲虽将赵如月的事情遗忘了,但是因为他要进行突破、他要继续对这叶语素施行天赋剥离,还需要人帮忙完善计划。

这件事,我和被他暗中控制的三位心腹长老都知情。所以,明天如果强行提取天赋不成的话,就只能设立一场危机,我上演一场苦肉计来冒险救她。

这样,我再趁机拿下她!

只要她能诞生下一个儿子,天赋传承,就极有可能传承给那个婴儿。如此一来,从刚出生的婴儿体内提取天赋,效果就要好很多,成功率也可以大幅度提升。

若是女儿,那就只能强行对苏婵动手了。

苏婵算是苏家目前天赋最好的女性传承者,其血脉之中,很可能蕴含着‘预知天赋’的天赋种子……

所以,最重要的,就是明天,要想办法干掉叶语素那个表哥!”

“明天,让他进检查舱后,直接开启‘究极净化’功能,将其当成感染者,直接弄死!”

“到时候,他一死,叶语素自然也不会有心思关注我是否表白于她,刚好我也能借着这样的机会安慰她,更进一步接近她……”

陈建淞在沉思的刹那,心中便已经想好了明天的应对方案。

随即,他收回看向四周的目光,就仿佛是在检测、分析这片环境是否有凶魂存在一般。

他却并不知道,他沉思的时候,那无比细微的表情、情绪变化等等,全部被叶语素一丝一缕的、详细的‘记录’了下来。

……

离开阡陌山脉的隧道之后,因为有‘感染’的可能性,所以,苏言和叶语素居住在了阡陌站外的临时驻地,进行暂时的‘隔离’。

第二天,黎明破晓之后,昨晚末班悬浮舰失踪的事情,才忽然间轰动了整个伽罗城。

与此同时,陈建淞的一系列安排,也完全的水到渠成,一切,也几乎完全的准备妥当。

只是,陈建淞也没有想到,原本已经对他很有利的局面,忽然变得更加的有利了!

昨晚叶语素和苏言乘坐的末班悬浮舰,舰上总共116人,全部失踪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而苏言和叶语素,则是其中唯二的活口!

这下,便连逮捕两人,都名正言顺了!

“有趣,这下,你插翅难飞了!苏言?你拿什么与我斗?

其实,如这样的牺牲,你该很荣幸才对!毕竟,一旦我父亲成为伟大的御灵者的话,那么,联邦夏国乃至于整个世界,又要减少多少凶魂、魔灵级的灾难呢?

这又可以拯救多少无辜的人呢?

你们根本不知道,那次我父亲推算出的‘无尽迷失域’的危机,有多么可怕!

所以,苏言,你跳出来捣乱的话,我便只能从大局出发,让你去死了!

所以,叶语素,抱歉了。

等到将来某一天,若天下太平、若世间不再有凶魂魔灵,我会去你坟前……亲口道歉的——如果那时候,我还依然活着的话。

不过现在……我只能将恶人进行到底!

我,陈建淞,莫得感情!”

陈建淞于检查舱中,一边观看着腕表上的轰动性的执法堂内部新闻,一边心中有所思量。

随即,他打开腕表,召唤了一台悬浮车之后,直接亲自驾驶,并飞向了阡陌山脉站的驻地隔离区。

“苏言,语素,相信你们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现在随我前往伽罗镇城的执法堂吧。”

陈建淞已经和他父亲属下的三位‘心腹’长老汪长老、颜长老、魏长老三人商议好了该如何做。

若成功,苏言叶语素两人都死,自是皆大欢喜。

若是失败,自然还有另外后手。

叶语素昨晚回来,已经将陈建淞在隧道之中的‘监控投影’,仔细观看了数十遍,她几乎已经相信了苏言所说的一切,心中也自然有了一些判断。

但此时,她却连半分的异样之色都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如非常想要证明自己没有被凶魂感染、非常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一般。

这,也符合她以往的性格表现。

苏言对于叶语素的表现,心中点赞——叶语素回来做了什么,他其实都是一清二楚的。

为什么这么清楚呢?

因为有灵瞳嘛。

这灵瞳不仅能看凶魂魔灵,也能看人,而且还能看得很透彻。

所以,昨晚其实苏言并没有怎么休息好。

“这叶语素,也并不是傻白甜,心思也不浅啊!明明已经完全的怀疑陈建淞了,却同样滴水不漏。啧啧啧,说起来,反而我苏言,才是最纯洁的。

果然,要是没狗系统,我在这个危险的世界,最多活一天。”

苏言这时候,心中还在胡思乱想。

唉,这看了一晚上的……他又是那么的年轻气盛,哪里能说静静就静静呢?

“嗯,我也非常想完成这次的检查!”

叶语素的声音打断了苏言的胡思乱想。

苏言看向了叶语素,却发现她说完这句话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立刻脸红着解释道:“建淞你别误会,不是誓言的问题,而是……你知道,我向来与凶魂势不两立,而且昨晚回来后我仔细想过,肯定是有堪比魔灵级的凶魂施展了带有‘真实空间’能力的魂域,不然我和言哥不会横跨整个伽罗城。

所以,越早检查,就越是好。

还有就是,我若是有问题,自然要严肃处理;要是没问题,我想尽快去调查悬浮舰失踪这个大案,毕竟一百一十六人都在那艘悬浮舰上消失了……”

叶语素说着,眼中还显出了几分担忧、不安之色。

她的话,绝大部分是真。

但也有一部分,却是为了麻痹陈建淞,不让陈建淞察觉到不妥。

“语素,你放心,能说这些话,反而恰恰能证明,你受到的影响不大!你放心,执法堂那边,还有我呢。”

陈建淞闻言,顿时露出了满意之色,随即还本能的、有些挑衅的看了苏言一眼。

“别得意,我们要是没事,我等着你立誓呢!到时候,你立下誓言后没事的话,我不仅给你道歉,还亲自牵着语素的手,将她交托给你!”

苏言一字一句,语气斩钉截铁。

不过他在心中补充了一句——那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好,那我就等着你将语素交给我了!”

陈建淞哈哈大笑,似乎非常非常的自信。

随后,他傲然的转身,进入了悬浮车中。

苏言和叶语素相视一眼,如心有灵犀一般。

莫名的,苏言便看懂了叶语素眼神中的想法。

“唉,虚与委蛇,挺累的。但为了正义,为了和平,为了打倒邪恶,揪出执法堂的蛀虫,言哥,我们要更加努力。”

苏言本能的点头,鼓励的看了她一眼。

然后,叶语素竟是害羞的脸红了。

苏言有些愣——有谁知道,这次叶语素是真的害羞,还是继续在麻痹陈建淞,故意的?

在线等,挺急的。

……

月灵镇,苏家。

转眼前,一天一夜便过去了。

时间,很快又来到了晚上。

苏尘和叶婉菱并不在家,依然还在调查冥罗镇的‘凶魂魔音事件’。

而苏夏,则和苏婵一起,回了家。

“哥,今晚你拉着我回来,是有什么事吗?苑苑找你你都不理她,你这样,是会没女朋友的。”

都回到家了,苏婵还在唠唠叨叨,满是怨言。

“要什么女朋友啊,女朋友哪里有镇压凶魂好玩。”

苏夏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回应道。

苏婵瞪大了眼睛。

苏夏继续道:“我今天的实力又提升了不少,刚看到冷青苑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要是调动起所有的魂气,一拳头打下去,以她的御魂者魂兽,可能会被直接打残。她应该会哭得很伤心吧?”

苏婵闻言,差点跪了。

我的哥——你你你你看到苑苑,心中就想的是这个???

一拳头下去?打哭她???

苏婵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哥哥这么聪明,怎么在感情上这么迟钝呢?

苍天啊,大地啊,这可该如何是好啊!

“别说这个了,晚上,我带你去个地方,我们以灵魂形态前往。

哥哥我研究出了一种灵魂出窍之法,然后通过特殊的‘魂器’,这样就可以避免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苏言认真的说道。

他说话之间,抬起右手,看了看掌心已经变成了浅灰色的镜子印痕,表情格外严肃。

“哥,你……我们才一阶御魂者啊,灵魂出窍?哥你没……没事吧?”

苏婵闻言,脸都吓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