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我不用等明天!

  • 诡秘神探
  • 残剑
  • 2379字
  • 2019-11-06 22:47:16

“言哥,建淞,你们别吵了!言哥是我表哥的事情,我可以通过血脉、灵魂的感应上确定。

至于在联邦没有记录这件事,我舅舅、舅妈也都是御魂者,他们是失踪而并非是牺牲!

表哥与我说过,舅舅和舅妈他们被困在了一处古老的魂域、古遗迹里。表哥是在其中出生的,这次能出来,舅舅和舅妈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建淞,你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再者说了,别人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建淞你莫非不了解?以我的心性,我能容得下什么魔灵凶灵在我眼前?

更何况,如果连血脉感应和灵魂感应都无法相信,那么这世间,又有什么值得相信的呢?”

叶语素脸上显出了一抹失望之色的看了陈建淞一眼。

这眼神,让陈建淞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你所说的,很有道理,但这件事,即便我相信你,也相信你表哥,执法堂那边,也依然是会严格审查的。到时候,恐怕结果也不容乐观。”

陈建淞压下了心中的怒意,保持了一定的风度。

“那就不牢你费心了,以我父母传授我的经验来说,我还觉得,你这人,对素素肯定居心不良。”

苏言走了过来,伸手将叶语素一搂,暗中加了点力,示意叶语素注意的同时,挑衅的看着陈建淞。

陈建淞闻言,眼瞳明显的收缩了一下,但恢复极快。

“你放屁!我对语素,乃是真心实意,天地可鉴!”

陈建淞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悸动的心,眼神无比真挚的看着叶语素。

两人之间,本来已经彼此有意,但还是差一些火候。

但到了这一刻,陈建淞没办法,立刻就准备表白,以免夜长梦多。

同时,他也准备在回执法堂之后,立刻布置后手,无论如何,也要尽快将叶语素拿下!

“语素,你别听他胡说,我看他是故意要拆散我们,我对你如何,你难道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吗?我这样的真心,又岂会有假?退一万步来说,以我的身份地位,又需要图谋语素你什么呢?”

陈建淞似乎极为的愤怒,像是受了天大的冤屈一样,脸都涨红了。

这演技,自然是炸裂的。

苏言阻止了叶语素说话——一旦叶语素开口,就会被感情左右情绪,无法形成真正的判断。

苏言站了出来,凝视着陈建淞。

陈建淞也没有后退,双眼蕴含着强大的魂力,隐而不发,毫不避让的盯着苏言。

“这样吧,你不是对素素是真爱吗?立一个魂道毒誓吧!若你是真爱素素,对素素没有任何居心叵测的企图,也没有任何的利用之心,那么我便将素素交托给你!

我是素素的表哥,素素能遇到她的幸福,自然也是我愿意看到的。”

陈建淞似乎绝没有想到,苏言能忽然这么发难,以至于,他愣了愣。

魂道誓言,这东西对于御魂者而言,是直接拷问本心的!

他即便是真的没什么目的,这种誓言也不敢随意立下——毕竟爱一个人可能这会儿爱了,下一刻就不爱了。

更遑论,他是真的别有居心,所以他又怎么会立这样的恐怖誓言?

但,若是不立下的话,那么,他将错过最好的拿下叶语素的机会!

为了这个机会,他苦心布置了几年!而他的父亲,更是只差一线,就能踏入御灵者的恐怖境界了!

这所有的一切,怎么可能就此前功尽弃?

“这苏言,实在是该死之极!”

陈建淞心中的杀机暴涨,却死死的忍住了。

不仅忍住了,他还表现出毫不犹豫的神色。

“立誓便立誓,我怕什么?!我对语素的心,天地可鉴,岂会被区区誓言所羁绊?语素,你相信我吗?!”

陈建淞深吸一口气,双眼饱含深情。

叶语素再次想开口,但苏言直接打断了,冷声道:“别废话,立誓吧!”

陈建淞差点气炸,但大脑,却飞速的思考着。

很快,他通红的脸色,恢复了正常。

“差点被你给误导了!你倒是好手段!”

陈建淞忽然说道。

叶语素将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任何一个细节都没有落下!

不仅如此,她还暗中启动了腕表的投影,将这一幕都记录了下来,准备仔细研究。

对于她而言,儿女私情固然重要,却远不及魔灵级的灾劫带来的影响巨大。

所以,叶语素之前表现出的‘想说话’、‘情|动’等情况,同样也只是表象。

若陈建淞对她是真爱,事后自然能理解她。

显然,叶语素远比苏言对她交代的要做得更好。

“哦?看样子,历经了最初的慌乱之后,你有办法避免立誓了吧?所以,镇定了?”

苏言戏谑道。

“呵呵,你逼迫我立誓,你自己可敢立誓?不过,你不要害怕,我无需你同样立誓,我只想说,你们在乘坐悬浮舰到达终点站之后,到现在,才不过半个小时,竟是从冥罗站来到了阡陌山脉的隧道?

这横跨了整个伽罗城!

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们很可能遭遇到了远远超过凶魂的强大魔灵,所以,你们,或许都有被感染!”

陈建淞给出了另外一个方向的答案。

苏言嗤笑道:“所以,在确定我们是否被感染之前,你一旦立誓,哪怕是真心对待素素,但是也依然会被誓言镇压,对吧?所以你觉得素素,也有可能会被凶魂甚至是魔灵感染,携带了魂毒,对吧?”

陈建淞很自然的道:“不错,若是如此,我哪怕对素素是真正的至死不渝,可御魂者和凶魂却完全是对立的,按照这种大是大非的条件计算,我的誓言,就会让我自己作茧自缚!

我死没什么,以死证明自己对素素的爱我也愿意!可因此而导致更严重的凶魂、魔灵事件发生,那我便是真正的罪人了!

更遑论,素素也绝不希望看到这一幕发生——因为我对于她的爱,反而将她最爱的人害死!

所以,我的答案很明确——明天,素素在执法堂检测完、在确定没有受到感染之后,我会当场立下生命誓言、魂道誓言,以证明我对她无比真挚的感情!”

陈建淞显然并非是愚蠢之人,瞬间就把握到了机会,来了一个翻盘。

苏言却不以为意。

他要的仅仅只是打草惊蛇。

而这一切,实际上,已经足够了。

叶语素心中只要生出了‘陈建淞’有问题的种子,两人短时间就绝不可能走到一起了。

更遑论,陈建淞,真的有问题!

苏言不屑的道:“我苏言,以我的本命生命、本命灵魂、本命魂道立誓,我真心对叶语素好,对她没有任何加害之心,对她没有任何利用之心,对她的守护之心发自身心、发自灵魂!

若有违此誓言,便让我苏言的灵魂永堕地狱,万劫不复!”

苏言说完,一指头点在眉心,眉心淌血,让身、心与灵魂同时形成誓言契机。

这一幕,不仅是陈建淞被震住了,便连叶语素,都在那一刻芳心巨震!

“我不用等明天!另外,我等你明天的誓言!”

苏言语气格外轻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