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日使者‘炎’

  • 诡秘神探
  • 残剑
  • 2486字
  • 2019-10-30 22:10:35

叶语素的心,原本已经要彻底的沉入无尽的黑暗深渊,将万劫不复。

可此时那一声‘妈妈’的呼唤,却让她如遭雷击。

无尽的黑暗阴冷寒气环绕着她,形成了一股龙卷风。

可是,那一股龙卷风,却没有进入她一身黑暗的灵魂,而是又渐渐平息了下来。

“朵朵……”

那一刻,叶语素泪流满面。

她以为,她是世界上最痛苦也最绝望的人,但她如今才知道,还有那么一个人,一直默默的爱着她,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这不是她梦寐以求的爱情,却,也远远超过这世间一切的感情。

“朵朵……”

她喃喃出声,却在那一刻心痛得近乎窒息。

她的女儿,她还没有来得及出生就选择了死去的女儿,如今,却以一只猫的身份,一直陪伴着她。

这三年里,每一次遭遇凶险,都是这只猫提前预警。

可,在这三年里,她的心里,从来都只有一个宋书恒,而并没有真正的去爱过这只猫。

“我……我不配当你的妈妈,我……我不配……”

叶语素已经快说不出话来。

有人说,鬼是没有眼泪的。

但此时,明明是凶魂状态的叶语素,却泪如雨下,根本止不住。

“妈妈,您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朵朵生生世世,都要当妈妈的孩子。妈妈喜欢儿子,下辈子,朵朵再当妈妈的儿子。”

朵朵的声音很清脆。

她紧紧的抱着叶语素的大腿。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从灵魂里流淌而出。

这样的话,又再一次的击中了叶语素的内心。

她原本万念俱灰的心,忽然像是燃起了一道星星般的火焰。

“朵朵,不,妈妈喜欢女儿,不喜欢儿子了。妈妈就要女儿,妈妈就要你。”

叶语素蹲下来,将朵朵紧紧的搂在怀中,像是着了魔。

……

许久之后,叶语素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但,她变成凶魂,却也已经成为事实。

除了没有暴走、没有将这一片区域化作凶魂魂域、吞噬普通人的灵魂之外,她其实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化身凶魂的过程,从来都是不可逆转的。

如今,因为朵朵,她还尚且保持着一份清醒。

可,这份清醒,随时会因为无尽的仇恨、不甘、愤怒以及自身的实力极速成长,而逐渐消散。

当最后的一缕自我消散之后,她就会成为无比凶戾的凶魂,成为整个伽罗城的噩梦。

“朵朵,妈妈不会让你跟着妈妈受罪的。”

叶语素默默的看着朵朵。

在活着的时候,很多事情,她都无法看清,因此忽视了太多太多。

可,成为三阶凶魂之后,很多事情,在她眼中,已经一片清明。

甚至,为什么朵朵会变成黑猫,她于冥冥之中,也已经有了感应。

成为凶魂后,对于幽冥古堡,会第一时间生出感应,也会明白幽冥古堡的性质。

所以,叶语素知道,朵朵付出的,远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多得多。

“幽冥古堡!我要进入幽冥古堡!”

在叶语素无比强大的执念之中,很快,现场出现了一缕清风。

清风汇聚,化作一名浑身逸散出炽烈烈焰气息的灰白色衣袍男子。

灰白色衣袍男子出现之后,平静的看了叶语素一眼,道:“我是幽冥古堡的日使者‘炎’,你的心声,堡主已经聆听到了。

跟我走吧。”

他说话之间,屈指一弹,一朵火焰莲花陡然之间飞出,旋转着不断扩大,瞬息之间,便化作了一座直径约有两米的火焰莲台。

火焰闪烁着淡金色的光芒,显得十分的神圣。

可是这一幕,却又蕴含着非常邪恶的气息。

两种气息的混杂,让叶语素,都为之呼吸一滞。

但她没说什么,也没有忌惮,身影一动,直接的踏上了‘莲台’。

她的怀中,依然抱着已经陷入‘沉睡’状态的朵朵。

这之前,她并不希望朵朵还清醒着,所以,她通过强大的凶魂能力,暂时让朵朵陷入了‘沉睡’的状态。

她很希望朵朵一直陪着她,但,她却不能再那么自私。

朵朵一出生,就没有了未来,一直在承受着她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一切痛苦。

而她叶语素,却也根本不配当一个妈妈。

既然不配,就不要生下来的好,或者,让朵朵,有一个真正幸福美满的家庭,从小,衣食无忧。

从小,就可以有爸爸妈妈疼爱,有哥哥疼爱。

至于她叶语素这个妈妈——就当是,为女儿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付出吧。

两滴泪水从虚空落下,化作两颗紫色的珠子,忽然落入了火焰莲花深处。

“轰——”

火焰莲花猛然一震,竟是出现了一片片的裂痕。

虚空如梦幻泡影般的路面,竟是裂开了一片片如河床干裂之后的裂纹。

天地的颜色,忽然间都枯竭了几分。

日使者炎的身影一顿,忽然停了下来。

“你落泪便好,但……何必在我心中留下两滴泪?这份因果,纠缠不清了。”

日使者炎忽然开口道。

叶语素被说得一愣,随即眼神冷冷的看了日使者一眼。

她能看出,这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年轻男子。

但除了这一点之外,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看不清外貌,看不清身材,也看不出其他的一切。

除了那还算充满磁性的声音,以及约莫一米八的身高和那一身灰白色的衣袍之外,她的脑海之中,无法构建出关于此人的任何形象。

叶语素被陈建淞、宋书恒连续伤害,已经对任何男人充满了本能的厌恶。

哪怕,此时的这个存在,非常的特殊,却也不能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好感。

“这莲台,只是一个乘坐工具而已。而我落泪,与你无关!”

叶语素冷声回应。

她其实不想说任何话。

“呵,女人。”

日使者炎自嘲的笑了笑。

叶语素浑身的凶魂气息猛然暴涨,双眼陡然璀璨如紫色星辰。

她盯着日使者炎,声音寒厉:“你什么意思?”

日使者炎重新弹出一道火焰,化作莲花,汇聚出莲台,让那光怪陆离的环境再次呈现。

“人世间最难走的路,便是心路。等到那一天,你就明白了。”

日使者炎并没有在意叶语素的忽然翻脸,而是说出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

“一位幽冥古堡的使者,却与我谈心路?作为凶魂的你,没了女人也活不去下了?”

叶语素冷笑了一声。

这种笑,很不屑,却也很漠然。

这并不仅仅是针对日使者,而是除朵朵之外,她不会再给予任何人好脸色了。

“这是你女儿朵朵吗?她很可爱,就是命运太坎坷了。其实,不该她来赎罪的。”

日使者炎依旧没有理会叶语素的讥讽,反而多看了陷入沉睡中的朵朵一眼。

叶语素的心猛的一紧,沉声道:“你什么意思?拿我女儿威胁我?”

日使者炎没有再说话,他所站立的莲台,已经飞向了幽冥古堡所在的区域。

天地间的环境也立刻变得浩瀚而神秘。

叶语素强行忍下了好几次想要狂暴、杀戮的情绪,保持着冷静。

“到了,进去吧。”

日使者炎到了幽冥古堡大门口之后,神色变得严肃了几分。

他盯着幽冥古堡的大门看了几眼之后,浑身流淌出一道道淡淡的金色光芒。

随后,如黄金融化之后的金色溶液,从他身上一点点的淌出。

很快,这些金色的液体,直接化作了一只金色的蝙蝠雕像,并立刻变得栩栩如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