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朵朵的执念

  • 诡秘神探
  • 残剑
  • 2640字
  • 2019-10-29 22:46:11

红色的灯笼,高高挂起,像是两只血红色的眼睛。

灯笼出现的时候,苏夏莫名的觉得,这灯笼,真的很像是那如月站外荒山深处的灯笼。

但他并没有深入去想。

这时候,他与朵朵,处于一种很微妙的平衡状态。

这种平衡状态,靠的是聪明的朵朵呈现出‘蛮不讲理’的一面,才让月使者曜暂时没有发现。

红色的灯笼笼罩了过来,包裹住了‘朵朵’之后,同时也包裹了月使者曜。

很快,四野变得一片静谧。

虚空,恍若梦幻泡影,在短暂的朦胧幻影之后,便已经开始变得清晰了起来。

灯笼一点点的消失,曜那一身蓝褐色的衣袍,迎风飞舞着。

他整个人,仿佛有着一种源自于岁月的沧桑感,一闪即逝。

随后,与之相伴的,是一种古老而悠远的神秘气息。

这无比短暂的一刻,苏夏其实是有所感应的,他的心中,再一次的有些震撼。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却足以让他印象深刻的感觉。

就仿佛,曜的存在本身,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哀与不幸。

苏夏收敛心神,此时他是朵朵,所以他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异常来。

他看向了前方,就如同他前一次看到的那样,光怪陆离、色彩斑斓的浩瀚世界,在他的眼中呈现出了冰山一角的轮廓,却足以给人一种源自于心神和灵魂上的震撼。

一缕缕淡金色的火焰,燃烧成了一朵朵莲花的形状,在地面不断的绽放。

一只只如同萤火虫般的氤氲光芒,星星点点,在虚空飞舞之后,逐渐的变化成为一只只的蝙蝠。

或者说,那不是蝙蝠,而是蝙蝠形状的莲花。

蝙蝠,一向是黑暗之中的生物,代表了嗜血与邪恶。

可,莲花却一向代表了高洁,代表了佛性。

当这两种结合在一起,原本该十分怪异,可此时非但不怪异,反而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拥有灵性,那么的令人赏心悦目,令人舒适。

没有压抑,也没有阴森与恐怖,有的只是一种源自于心神与灵魂的宁静,就像是梦境之中的安详港湾,充满了和平与温情。

月使者曜没有立刻前行,而是目光幽深的看向了远方。

苏夏也没有行动——他原本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兴趣,可他此时是朵朵,所以他不可能对这一切表现出丝毫的兴趣。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莫名的,月使者曜开口说了一句话。

随后,他随意的看了苏夏一眼,道:“幽冥古堡之行,不要多说话,适当的收敛一些灵魂气息。”

这话说的,让苏夏的心,微微一凛——月使者曜,这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吗?

或者说,只是单纯的在‘诈’他?

心中有诸多念头生出,可明面上,苏夏却没有任何破绽呈现。

或者说,他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就仿佛,月使者曜的话,他没有听到一般。

“快到了,不要有任何想法,保持你唯一的执念就好。在幽冥古堡,堡主是能知道你的一切状态的。”

月使者曜低声说了一句,随即转身,朝着前方行去。

苏夏的心,再次生出了一丝淡淡的涟漪。

以他的判断力,他已经确定,月使者曜,恐怕有七成的概率,察觉到了什么。

但这时候,既然剧情还在推进,他也就没有迟疑,用心与‘朵朵’的执念融合,并保持着‘朵朵’的心态,跟了上去。

脚下,每一步踏出,都会有如莲花般的涟漪荡漾开来。

在这样奇幻的经历中,苏夏跟着月使者曜,来到了幽冥古堡之外。

古堡之外,飞舞着巨大的金色蝙蝠,每一只,都逸散出无比神圣的光芒,令人生出顶礼膜拜的冲动。

月使者曜来到了此地之后,一身气质立刻变得格外的冰冷,那一股股冷冽的寒意,足以令人望而生畏。

这是一种实质般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

“嗡——”

古堡的门忽然开启,成群的金色蝙蝠,排山倒海般倾泻而出,仿佛一片金色的洪流。

月使者曜朝着幽冥古堡躬身行了一礼,才语气淡漠道:“朵朵,进去吧。”

他说完,一如上一次那般,身上流淌出一道道水银色的光芒,并立刻化作一只水银色的蝙蝠,飞向了远方。

而此时,苏夏本能的感觉到,他的喉咙有些干涩、他的嗓子有些刺痛。

“咳咳——”

忍不住,他干咳了两声,那声音,就像是小孩子感冒严重的时候的难受咳嗽声一样。

在这一刻,他心中的疑惑更多,但所有的疑惑和想法,全部被压下。

他的心中,有且只有一个执念——要一直陪在妈妈身边。

“朵朵,欢迎来到‘幽冥古堡’,现在,请说出你的心愿。”

神秘的声音很是飘渺和梦幻,仿佛从梦境深处传来,却又极为清晰的呈现于苏夏的灵魂深处。

那一刻,苏夏甚至于有种‘因果尘缘镜’苏醒了、并在与他交流的错觉。

可,苏夏几乎本能的摒弃了所有杂念!

因为他清楚,一旦他确定了这种‘熟悉’的感觉之后,将引来致命的危机!

他以朵朵的心态,直接抬起头,带着一丝冷漠、倔强和不信任的眼神,看向那未知的‘首座’之地,质问道:“你是男人?值得信任?”

这种质问,可谓是非常的大胆。

但,幽冥古堡堡主似乎并没有生气,反而道:“本堡主可以先给你你要的,然后,你再献出你的预知天赋。说吧,你想如何?”

苏夏低下了头,脑海之中闪烁出‘叶语素’怀孕期间的一系列经历——这记忆,不是他要回忆,而是朵朵在此时主导了一切。

“我想一直陪在妈妈身边,爱她,保护她。”

朵朵开口道。

“你已经死了,现在是以鬼魂的形态存在。而你妈妈叶语素,现在还活着,所以你要陪她,你只能选择一个载体依附,而且,那个你依附的载体,还必须得愿意才行。

另外,一旦载体死亡,你,将永远不得解脱。

载体,倒是有与你的情况颇为契合的存在,而且处于濒死的状态,你若选择,刚好可以形成完美的依附。”

幽冥古堡堡主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神秘而熟悉。

“是黑猫朵朵吗?我若依附它,它也会活着吗?”

朵朵再次开口询问。

“是黑猫朵朵,你依附它,它的身体活着,灵魂却会被你吸收,或许你是它,它也是你。但如果你不依附它,它也会死,灵魂会消亡,烟消云散。

它虽是灵猫,觉醒了一些能力,但太低微,远远不足以凝聚出魂来,形成最低级的鬼魂。”

幽冥古堡堡主倒是给出了详细的说明。

“那,只需要交出预知天赋吗?”

朵朵又询问了一句。

她主宰意志的时候,实际上苏夏发现,其思路和心性,甚至于远远比他更加纯粹、更加的镇定。

苏夏在面对这神秘的堡主的时候,还很是忌惮。

但是他无比清晰的感应到,朵朵面对这堡主,简直是肆无忌惮,百无禁忌,没有半点儿敬畏之心,也没有一丝一缕的忌惮、畏惧之意。

以朵朵的聪明,显然是知道凶灵古堡的恐怖的。

可,对于她而言,她有且只有一个执念——就是陪着妈妈。

其余任何事情,都并不重要。

如果不是切切实实感应到了朵朵的心性,苏夏绝对无法相信,一个才猴儿大小的婴儿,会有这么恐怖的思维能力。

“是的,有预知天赋,就足够了,因为,太值了。”

幽冥古堡堡主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嗯,那行吧。”

朵朵轻轻点头。

“因为价值不对等,这样,本堡主额外给你一个‘星使者’的特殊职位吧,这样,一旦将来你的载体死亡,你便可以直接成为凶魂,并晋升为幽冥古堡的‘星使者’。”

那神秘的声音,很明显生出了招揽之心。

朵朵一点儿都不吃惊,反而莫名的沉默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