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被迫害妄想症

  • 诡秘神探
  • 残剑
  • 3105字
  • 2019-10-27 23:17:08

苏夏仔仔细细的将进入阡陌山脉隧道中的一幕再次回忆了一次。

但他依然没有发现异常。

直到,他将两次失败的过程全部在脑海之中罗列出来,然后在每一个细节上进行对比,才隐约发现了问题。

在第二次‘全部死光’的时候,因果尘缘镜没有了那句提示——冥府隧道,因果尘缘。

同样的,也没有那句说明——你的灵魂得以升华。

也就是说,第一次的做法虽然错了,但是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偏差,反而是第二次,出错的很严重。

“苏言和苏婵的出现,代表的是我曾经看到过的那一幕场景。

而那一幕场景发生之前,还有一个前置条件。”

“那个前置的环境场景是——有很多人挖开了石碑所在之地的某一处墓地,忽然墓地地面坍塌,有人摔进了墓地之中。

接着,墓地里喷出大量的鲜血。

随后苏婵出现,然后才是那个苏言出现……”

在搜索脑海深处的记忆、同时对比记忆之中的隧道中的环境后,苏夏隐约知道了这一次该怎么去面对了。

有些条件,其实存在,也有着一定的因果联系,只是,他潜意识的会选择忽略这些东西。

比如说,看到隧道之中出现那诡异而略微有些熟悉的场景的时候,他应该第一时间意识到,曾经见过那种场景。

那坟墓坍塌、向外喷血的场景。

而原本那一幕,是苏婵先出现,然后才出现的苏言。

如今却是相反的,这证明,这一幕,反过来,就是剧情的正确走向。

有了这种判断,尽管并不知道真正的剧情走向如何,但苏夏却有种很难形容的感觉——这次的判断,应该不会错了。

他选择了第三份存档,重新进入因果尘缘镜中的世界,再次出现在阡陌山脉的那条隧道里。

这时候,依然是叶语素和陈建淞的一番交流。

随后,隧道前方出现了一片亮光。

就在亮光出现的刹那,苏夏从叶语素的怀中跳了下来,向前走了几步,确认了地面的方位之后,它的脚猛然用力,踩踏在了地面上。

“嗤嗤——”

远处的亮光之中,灰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将叶语素和陈建淞都吓得一愣。

此时,叶语素便连急忙呼唤‘朵朵’回来,都没有能喊出来,像是被憋住了一口气般。

“轰——”

随着苏夏两脚踩下,前方的地面一震,整个隧道如发生了大型地震一般,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空间摇晃,原本刺眼的亮光仿佛瞬间断了电,忽然间就熄灭了。

“轰隆隆——”

接着,地面猛然坍塌了一大片。

苏夏哪怕是知道会发生什么,也没有办法逃脱这种忽然爆发的‘天坑’。

地面猛的一沉,苏夏陷进了巨坑深处。

而同样的,叶语素、陈建淞也陷了进去。

空间里,传来了大量的压力,这种压力,压迫得两人十分难受,七窍根本不受控制的喷血而出。

但,两人却还是咬牙支撑了下来。

天坑不是很深,只有十来米。

叶语素和陈建淞都是御魂者,掉落下来,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那种压力爆发,让他们有种被碾碎的难受感。

但落在天坑内部之后,这种感觉也很快就消失了。

这时候,一切的异象已经消除。

“朵朵!”

叶语素目光四顾,第一时间看到了一身泥土的黑猫,惊呼一声,立刻跑了过去,将黑猫抱在怀中。

“朵朵,你又感知到了危险吗?朵朵你真好!”

仔细检查黑猫,发现没大碍之后,叶语素染血的脸上满是劫后余生之色。

陈建淞也松了口气,出了一身冷汗。

随后,他目光四顾,同时释放御魂者的能力向着四方试探之后,才长呼出一口气。

接着,他打开腕表,发现腕表已经有了信号,这才终于松懈了几分。

“这地方,好像已经没大碍了。”

陈建淞说着,他看到了他腕表上另外的一道阴暗而微小的红色印记,眼瞳微微定格了刹那。

他略有些担心的抬头看向了天坑上方,上方有一层黑云覆盖,看起来有些诡异而恐怖。

可,下层天坑之内,却并不是一个狭小的空间,而是洞壁有不少通道口,每一道通道,里面都有着微弱的光芒,同时有着一缕缕带着潮气的气流吹拂而来。

这种气流,甚至带着一股淡淡的青草芬芳气息,和上面那种阴冷压抑情况,完全不同。

“嗯,这一层,各方面感官好了很多。上面,反而非常危险。”

叶语素帮黑猫清理掉了毛发上的尘土,抱起黑猫,这才同样打量眼前的环境。

“一些凶魂,释放魂域或者攻击手段,都有一定的规律,魂域也有一定的界限。恐怕,那种界限,笼罩了上方,而我们这下方,是无比安全的。”

陈建淞判断道。

“是的,不然朵朵也不会来这里了。建淞,我们现在……是继续,还是申请上面的帮助?”

叶语素询问道。

“我们……先看看吧,嗯,我们去那边?”

陈建淞已经将腕表上的红色印记点牢记,所以,选定了印记所在的那个方向。

“嗯,那我们去看看先。”

叶语素也不再反对。

之前,他们仅仅只是感受到了一股恐怖气息,还没有看清那一道灰色身影,那刺眼的光芒就熄灭了,然后地震发生,天坑出现,他们掉落了下来。

虽然过程种他们吐血不少,样子很是狼狈,但是实际上受创并不大。

因此,他们也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瞬间脱离的是什么恐怖的凶险。

也正是如此,陈建淞才再次的对他定下的‘计划’蠢蠢欲动。

“冥府隧道,因果尘缘。”

“所有的一切,果然都有关联。”

“只是,苏言和苏婵为什么又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呢?这代表了灾难性的结局吗?”

化作灵猫的苏夏,心中依然在不断的思考。

他在心中给出了一种又一种的结论——在科学上,需要做的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先将所有能想到的可能列出来,然后一个个的去推翻,那剩下的、无法推翻的,往往才最接近真实的答案!

尽管,那样的答案可能和最初的想法相差极远。

苏夏在一次次的计算之中,心情渐渐变得更复杂了起来。

通过陈建淞的言行举止以及叶语素的心性变化,它甚至已经想到了陈建淞接下来的某些小动作,神态、语气、以及落下的步伐的轻重等等,也想到了叶语素会怎么回应,心中会怎么想,会和陈建淞怎么说。

它一边判断,身边的陈建淞和叶语素一边给出了‘答案’。

然后,根据这些‘答案’,进行适当的微调之后,苏夏对于两人的一切,又有了更深层次的‘计算’,对于两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又有了更多的判断。

如此往复,渐渐地,苏夏脑海深处,仿佛出现了一幕很奇怪的画面。

尽管,这一幕没有发生,但是他,似乎开始越来越超前的将两人的一切行动‘计算’了出来。

很快,苏夏计算到了一只被镇压过的三阶凶魂出现,并对叶语素发动了突然袭击。

关键时刻,陈建淞冲了上去,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击的同时,自身受伤,但是‘救’了叶语素的命。

叶语素见陈建淞受伤,和三阶凶魂拼命战斗,反而让被镇压过的三阶凶魂激活了凶性,战力增长不少。

叶语素陷入死亡危险之中,陈建淞见事情似乎超出了掌控,一咬牙,拼死冲了出去,暗中使用克制之法制约凶魂的同时,与叶语素联手,终于‘镇压’了凶魂。

随后,两人在重伤状态,相互拥抱……

苏夏推算到了这里的时候,身边的陈建淞,才刚刚将叶语素带到了那一只他布置好的‘凶魂’所在之地。

而这时候,凶魂还没有开始对叶语素进行攻击。

可,就在苏夏算出叶语素即将与陈建淞那啥的时候,它眼中的世界,忽然变成了一片混沌。

【因果尘缘镜:冥府隧道,因果尘缘。因果终究已注定。你感觉自己要被绿了,不忍心见这一幕发生,所以你选择了逃避。】

【因果尘缘镜:你心中很不是滋味,心道那因果尘缘镜真不是个东西,像是叶语素这么极品的女人,肯定是属于我苏言的,怎么能让这种人渣得手呢?这不是纯粹的在恶心我苏言吗?】

【因果尘缘镜:因此,你特别的仇恨因果尘缘镜,你想要毁灭、或者是彻底掌握因果尘缘镜。】

【因果尘缘镜:紫罗兰水晶项链,初始章,完毕。】

因果尘缘镜的声音,在苏夏的心中响起。

苏夏闻言,顿时集错愕、荒谬,无语于一身。

“因果尘缘镜啊,虽然我知道你喜欢给我加戏,但是你这说法,也太瞎闹腾了吧?

那叶语素,和我有半毛钱的关系?

她有没有怀孕,和我有屁的因果?

我现在心怀博爱,热爱全世界好吗?

更遑论,我对于我在地球上的妻子菲菲,有一颗忠诚不二之心,曾为渣男我都没出|轨,现在更不会了!

还有,我什么时候仇恨你了?

我感恩你对我的帮助还来不及呢!

至于说毁灭你,彻底掌握你……

大佬啊,你大概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苏夏心中颇为无语。

这因果尘缘镜,都成戏精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