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隧道中的凶魂

  • 诡秘神探
  • 残剑
  • 3343字
  • 2019-10-26 23:30:14

苏夏获取的这份视野来得很奇怪,其所在的地方,很像是在检查舱旁边。

只是,奇怪的是——这个地方,一旦有‘特殊的存在’,一定会出现严重的警报!

而且,还会第一时间就被现场的四人发现。

可,汪长老、颜长老、魏长老和陈建淞四人,却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妥。

“这个视野,是怎么回事?之前已能确定,能获取的视野,依然是我自己的视野。我现在不是已经历经了这次的剧情任务吗?

莫非,剧情任务还会重来一次?

那么,推测而言,我现在的任务是已经失败了?”

“不对,目前看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剧情之中的任务失败。”

“那,我需要做什么?”

苏夏心中的疑惑加重了不少。

再联系之前在冥罗镇的时候,安沐笙和杨教授进行腕表通讯的时候他忽然获得的视野,苏夏心中的疑问更多了。

他仔细分析之后,得出了一个颇为清晰的结论。

在这次的剧情任务之中,他应该行走了三次时间点。

第一个时间点,就是此次的任务时间点;

第二个时间点,会重复这一次剧情任务的时间点,很可能,会以一个不同的身份。

通过之前因果尘缘镜的剧情说明——他作为一个渣男,要做一件很渣的事情,这意味着,他灵猫的身份,会被取代。也就是说,他重复这段因果尘缘镜中的剧情的时候,可能会以第二个角色来进行任务,重复一次这种剧情!

第三个时间点,就是之前在冥罗镇与安沐笙、宁紫萱察看苍山冥府的时间点,到时候他会化作一只灵猫,观察安沐笙和杨教授的通讯?

“如果是这样,那么化身灵猫朵朵,暂时要做的,就是了解‘剧情走向’,为第二次重新来过,进行铺路?”

苏夏心中若有所思。

哪怕是以黑猫的状态存在,它的分析、思考能力,也变得格外的缜密。

如果不是担心被御魂者关注,它甚至可以通过气味、对方的微表情、呼吸频率、心跳频率、眼神变化、脸色细微的波动、浑身肌肉的绷紧、松弛等情况,来做一系列无比详实的判断。

“噗嗤——”

苏夏正思量着的时候,身边的叶语素,忽然‘噗嗤’的一声轻笑了起来。

苏夏没有看叶语素,却通过她的一系列表现、行为习惯等,在脑海之中直接浮现出了叶语素俏脸含羞、全身心投入了‘美丽’回忆中的‘幸福’模样。

这种‘投影’,甚至如同一份很真实的‘视野’在苏夏的脑海之中显得格外清晰。

可实际上,这仅仅只是通过分析而计算出的结果。

苏夏抬起头,微微眯眼,看了叶语素一眼——毫无疑问,和它脑海之中计算出来的模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

“这是我智商极高,还是我的某些特殊能力导致六识变强?算了,这种问题,没多想的必要,真是无聊且枯燥。”

苏夏没有再次去运用这种能力,而是收回了目光。

这时候,它的头又被叶语素温柔的揉搓了好几下。

“朵朵,你也为我开心吧?建淞他对我真的很好呢。我们御魂者……生命其实都很短暂,所以,如果真选定他的话,我很希望,早些为他生下一个孩子。

这样的话,我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朵朵,你知道吗,我其实真的很喜欢小孩子的,特别是男孩子。”

叶语素有些害羞,却因为没有人听到,而悄悄的和黑猫吐露心声。

“女儿难道不好吗?”

苏夏心中想着,却只是‘喵喵’叫了两声,随口回应。

它的叫声没有特定的含义,只是随口附和而已。

“你也这么认为么,之前,可真是多亏了你,不然,唉,我多半这次就没了。不过,虽然当时很生气,可于大是大非上,其实也不是他们的错。

凶魂一旦真蜕变成魔灵,那是天下之灾啊。

这种情况下,我若是他们,我多半也会这么做的。

所以,过了那一刻,我其实也挺理解他们的。

正是如此,建淞对于我的信任,才显得格外的难得。”

叶语素还是很感动。

苏夏倒是想将之前看到的那一幕让叶语素知道,但他基本可以肯定,黑猫存在的意义,就是提前走一次剧情——这绝不是这次剧情世界进程的真正版本。

所以,它只是安安静静的躺在叶语素的怀中,并没有再喵喵叫。

恋爱中的女人,有一种蜜汁自信,很难保持真正的冷静。

苏夏甚至确定,一旦它写字或者以某种能力让部分真相呈现出来,结果不会是叶语素对它更信任更爱护,反而有极大可能被当成‘凶魂’给干掉。

很快,另外一边的视野里,陈建淞和汪长老、颜长老、魏长老四人的交流完毕,一切也准备妥当,陈建淞也走出了执法堂。

这时候,叶语素已经来到了伽罗镇城南站,已经在等待悬浮舰了。

随后,陈建淞的腕表通讯传来,叶语素便在站点等待着陈建淞的到来。

十来分钟之后,陈建淞来了,同时拿出了一块令牌,道:“语素,任务流程,都已经处理好了。”

叶语素脉脉含情的看了陈建淞一眼,柔声道:“建淞,他们没为难你吧?”

陈建淞呼吸微微一滞,表现出一丝不易察觉、却恰恰可以让叶语素察觉的‘委屈’,同时佯装镇定的道:“没,不会的,怎么会呢!我爸可是陈长老!是他们的上司呢!”

叶语素眼中的柔情多了几分,道:“建淞,谢谢你。”

陈建淞飒然一笑,柔声道:“傻瓜,咱们什么关系啊,谢什么呢!好啦,现在,我们去吃点东西,然后一起去阡陌山脉那边的隧道,再调查一番?”

叶语素柔声道:“嗯,都听你的。”

……

时间恍惚变化了一下,悬浮舰便已经到了阡陌山脉站。

陈建淞表现得十分谦谦君子,他的声音温和而充满磁性,颜值也非常的惊人,的确有着一种君子如玉的风范。

而且,苏夏也留意到,他的一呼一吸,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某种频率,无论是声音还是笑容,都有着固定的格式,给人一种非常强烈的如沐春风之感——可惜,这些都是表象,都是刻意‘练’出来的。

甚至,这种气质,都是刻意的。

但,这种自然纯粹的气质,没有任何人能察觉到那种‘刻意’。

“这陈建淞,有些可怕啊。这种能力,我若是没点儿特殊能力,恐怕怎么被弄死都不知道。”

苏夏心中更多了几分警惕之意。

到了阡陌山脉,时间也才中午。

可,进了隧道之后,时间仿佛忽然加速——天,很快便黑了下来。

这一次,并不是因果尘缘镜对于苏夏的时间加速,让它加快体验时间流逝,而是本身的环境忽然黑了下来。

“好像是魂域,但似乎又没有魂气气息?”

陈建淞神情凝重了不少。

这地方,他的确布置有后手,但,哪怕是有后手,也是会有意外的。

“这里的环境,和昨晚我们见到的,好像是一模一样,但好像是被……”

叶语素秀眉蹙起,语气也十分严肃。

“像是被鲜血浸泡、渲染之后一样,所有的一切,如同被蒙上了一层血光。而且这个隧道,昨晚看起来似乎并不大,可今天看起来,好像无穷无尽,能延伸向无尽的远方?!”

陈建淞仔细观察之后,声音有些变了。

苏夏察觉到,他浑身的肌肉明显比之之前绷紧了几分,一身魂气也凝而不发,显然是对于‘安排’,也不是太确定。

也就是说,他为了将叶语素弄到手,此次同样将自己受伤甚至于‘濒死’的情况,都计算在内了。

“这人,对自己也够狠!”

苏夏静静的看着。

“我们去前面看看,我在前面,语素你在后面。”

陈建淞道。

“我好像已经有些感觉了,我在前面,建淞你在后面。”

叶语素柔声道。

“这……这就有感觉了?”

陈建淞保持高度紧张的时候,本能的回了一句。

只是回应完后,两人都一愣。

叶语素心跳猛的加快,浑身逸散出一股热气,俏脸有些火辣辣的。

她回头给了陈建淞一个白眼。

陈建淞脸上的肌肉微微抽了下,脸上显出一抹惊疑不定之色。

“我刚才?怎么忽然说这话?忽然间释放出本性来,去调戏叶语素?”

他明显察觉到了自身的不对劲。

“建淞,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叶语素语气带点儿撒娇之意,嗔道。

陈建淞呼吸微微凝滞了一丝,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他摇了摇头,道:“我平素对自己要求很严格,这地方,怕是会勾出我们心中的负面情绪,加以扩大,不知不觉之中中招。语素,你小心些。”

“嗯?原来如此,我就说,建淞你不会这么坏的。”

叶语素恍然。

便在此时,隧道的前方,忽然传来一道刺目的亮光。

亮光中,一道灰衣身影,静静的漂浮在那里。

像是一个人形的轮廓,但是身影非常模糊。

可其唯一清晰的,是双眼的地方,有两个白色的白洞,白洞里,闪烁着如冥火般的幽冷紫光。

这一幕,的确是十分吓人。

就仿佛黑暗之中忽然出现的凶魂般,令人猝不及防。

“嘶——”

叶语素倒吸了一口冷气,忽然站定,将陈建淞挡在了身后。

苏夏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东西的存在,也同样本能的弓起了身体,尾巴竖了起来。

只是,在它的眼中,这个灰衣身影,完全超出了它的想象——此人,正是先前他在悬浮舰重新起航的时候,隐约看到的那一幕中的那个灰衣青年。

那一幕,在苏夏的记忆中十分深刻!(详见第15章)

因为,在那一幕中,那蓝衣少女骑牛牛一般坐在灰衣青年的肩膀上。

而他看过去的时候,那灰衣青年转过头,脑袋却掉了。

而蓝衣少女转头之后,苏夏当时看到的是妹妹苏婵的脸——而且还是一张十分凄惨的死人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