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送你一程

  • 诡秘神探
  • 残剑
  • 2284字
  • 2019-10-21 19:07:25

很快,时间到了四分四十秒。

“啊——”

一只青面獠牙、长着蝙蝠肉翅的诡异怪物,从隧道里飞了出来,发出无比瘆人的惨叫声。

安云毅的双眼,无法控制的滚落了下来,浑身的皮肤开始严重溃烂。

他原本逐渐稳定的伤势,猛然加重。

显然,他忍不住再次的动用了天赋灵眼。

现场更加混乱。

大量的阴冷气息以及一片片惨厉如恶鬼的绝望嘶嚎声,更是令人精神崩溃。

安沐凡亲眼看着安云毅背后闪烁着如氤氲灵光的‘两只灵眼’忽然从魂兽虚影的眼中滚落,在空中熄灭灵光,爆碎成血雾齑粉。

那一刻,他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不好,我们,我们退,退,退!”

他高声惊呼着,尖叫着,心中支撑的信仰、源自于对儿子的骄傲自豪,全部在这一刻崩塌。

“嗡嗡嗡——”

大量的青面獠牙的异兽从隧道里飞了出来。

现场,开始传来大量的工人们的惨叫声,以及一些随同的御魂者与这些异兽战斗的打斗声。

安沐凡已经不敢多想,近乎于本能的将外围昏迷的杨延淮弄醒。

杨延淮醒后第一时间,看了看他的腕表,五分钟了。

他又本能的看向了安云毅——哪怕是以他低等的御魂者能力,此时也已经看出来,安云毅,彻底废了。

本来,安云毅之前是没有严重到当场眼珠滚落的,显然,他刚刚一定是又看了一次。

一次,已经是无救的结局。

两次……

接下来,和苏夏预料的一样。

杨延淮将后续的御魂者调了过来,猎杀那些青面獠牙的剧毒异兽。

这次的营救安沐笙宁紫萱的工作,算是彻底的失败了。

这一次参与的所有工作人员、包括参与的御魂者,都因为长时间聆听那惨厉的惨叫声,而深度的感染了凶魂魔音魂毒,被强制隔离。

杨延淮和安沐凡二人,相对还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

安云毅的情况,则非常的不乐观!

安沐凡苦苦哀求杨延淮——毕竟杨延淮之前似乎已经提前知道了会发生什么。

杨延淮没有多说,带着两人急匆匆调取了一辆专供的悬浮车,直接飞往月灵镇。

八分二十一秒后,安沐凡来到了苏夏的楼下,见到了正在门口等着他们的苏夏、苏尘、叶婉菱和苏婵。

见到苏尘的第一时间,安沐凡跪了下来,苦苦哀求苏尘治疗他的儿子安云毅的眼睛——杨延淮看了看时间,正是苏夏之前所说的‘八分二十三秒’的时间点。

八分四十七秒,苏尘仔细检查之后,深深的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说安云毅没救了。

八分五十二秒,杨延淮心中五味尘杂,亲见才十四岁的孩子彻底废了,生不如死,忍不住狠狠的扇了自己三个耳光,悔不当初。

“对不起,如果,如果我不是那么自以为是,如果我以我的生死威胁、或者拿出‘总部令牌’,强制命令你们撤离,就不会有这种事情了!对不起!”

杨延淮原本已经满头的黑发,忽然因为强烈的悔恨、愧疚,而染上了一层白色。

只片刻,他便明显苍老了不少。

“不,杨教授,是我,是我救人心切,是我太依仗小毅的能力,是我们之前处理的凶魂事件都太顺利,导致我生出了轻浮之心……”

安沐凡痛哭流涕,说着他也狠狠的抽自己的耳光。

“你们够了,我还没死呢!不就是瞎了,废了吗?那又算得了什么?!没有眼睛,我安云毅,一样镇压凶魂如屠狗!”

安云毅声音尖锐,情绪很是烦躁。

“将他关起来吧、封镇吧。中了两次魔音,估计……以后想杀凶魂,都杀不了了。甚至,有很大的可能化作凶魂。”

苏夏盯着安云毅看见了一眼。

他算对了,但是也算错了。

安云毅不是看了一次,而是看了两次。

在已经受伤很重的情况下,在第五分钟,又看了一次……

苏夏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苏夏,我知道你嫉妒我,嫉妒我的绝世灵眼天赋!但我安云毅,意志坚定,又拥有大毅力,是绝不会化身凶魂的!”

安云毅说着,忽然感觉强烈的眩晕感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狂躁、暴戾情绪陡然滋生起来。

他浑身,立刻生出了强烈而恐怖的杀意。

他想要杀光现场的所有人,杀!杀!杀!

安沐凡在那一刻,忽然止住了痛哭,他浑身剧烈的颤抖,眼神之中充满了极端的痛苦与绝望之色。

他的手捏紧了拳头,忽然猛的一拳朝着安云毅的脑袋砸了过去。

“小毅,爸送你一程。”

他的声音,无尽悲凉。

“嗡——”

这一拳打出,苏尘却忽然出手,如一片白云瞬间笼罩而来,挡住了安沐凡那一拳。

“他已经即将化作凶魂,必须得立刻格杀!苏尘,你是要知法犯法吗?还是说,要让小毅活在化身凶魂的罪孽之中?!”

安沐凡朝着苏尘怒吼。

他就像是狂躁暴怒的狮子,却又显得极为的悲哀和无助。

“爸……杀,杀了我……我,我不想……不想化作凶魂……”

忽然,安云毅浑身剧烈的哆嗦了起来,双手狠狠的撕|扯着头发,浑身剧烈的抽|搐。

他的口中,鲜艳的血水如泉水般喷涌了出来,淌在地上,触目惊心。

他空洞的双眼里,血水同样不断往外冒,那般模样,又是狰狞,又是恐怖。

“稍等片刻!”

苏尘语气格外冷静。

叶婉菱和苏婵,则已经不忍心看了,默默的转过了头。

“夏夏,有办法吗?”

苏尘眼中充满了希冀、恳求之色。

那种眼神,仿佛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苏夏身上。

苏夏从来没有看到父亲这样一双充满期望的眼神。

他的心,微微一颤。

“因果尘缘镜,是不是,我取下两颗紫罗兰水晶项链上的水晶珠子,放在他眼睛里,就能缓解?就能破解他的凶魂感染?”

苏夏心中询问。

因果尘缘镜:“你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但是不确定,而且,这样的风险很大——一旦不能有用,不仅会浪费两次宝贵的存档机会,而且会因为紫罗兰项链的不完整,而无法将项链戴在叶语素的脖子上,从而导致无法完成凶魂魔音的因果任务。

怎么办呢?

从大的方面来说,安云毅只是区区一条人命而已,和四百万人命比起来,微不足道。

但,你已经无数次让父亲失望,所以,不想再让父亲失望。

你很纠结,你很茫然,你的心情很沉重。

你找不到答案……”

因果尘缘镜说了一堆,实际上,就是一堆废话,而且,还给苏夏加戏——至少,苏夏的心情其实一点都不沉重。

苏夏微微沉吟后,直接拿出紫罗兰项链,取下两颗,走向了安云毅。

随后,他将两颗紫罗兰水晶珠子,直接塞入安云毅染血的眼眶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